<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超級狂兵在都市 > 第674章黎明初醒
          昨天晚上他睡覺,仿佛睡得非常舒服,一個人在床上不管擺成什么姿勢,都沒有人來打擾他睡覺。

          所以他特地在自己睡得最香的時候,把身體擺成了大字形。

          第二天早上,丁遠在自己的最后一個淺淺的夢,做完了之后,自然而然的醒了過來,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這覺睡得可真好啊,雖然說昨天晚上做了一個那么奇怪的夢……啊……”

          他雖然說整個人現在已經從床上站起來了,不過他看起來好像還并沒有完全達到一種清醒的樣子,只是坐在床上不斷的伸著懶腰,打哈欠而已。

          他現在如果讓自己仔細感受的話,還是可以感受到那么一點困意的。反正自己今天也沒有什么事情。而且國王那邊也沒有給自己打電話,所以今天在家里休息,也是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今天那邊好像也沒有我的什么事情,要做,那么我今天就是可以在家里面多休息一會了吧!”

          丁遠臉上帶著一種非常安詳非常舒服的表情,在床上翻了個身又躺下去打算繼續睡覺。

          可是他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口渴,現在自己家里面也沒有其他的人,如果自己一直在床上躺著的話,也不會喝到水的,所以他只能站起來自己到客廳去倒點水喝。

          “啊……我現在已經懶成這個樣子了,那么再過段時間我不會不會考慮朝我家里面找一個保姆過來呢。”

          丁遠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后不太在意地看了看四周的景色。

          他房間的窗簾是半虛掩著的,所以還是差不多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現在好像已經亮了,但是只能說是黎明,因為外面天空還有一半是灰色的,所以并不能看的特別清楚,在現在這個地方。

          “天天這么早,我怎么會這么早就醒過來了呢……話說回來,昨天晚上做的那個夢還真是奇怪啊,難道不會又要發生什么事情了吧?看起來最近我要小心一點。”

          丁遠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小心翼翼的翻下了床。

          他現在的狀態,其實是有點煩躁的,因為最近自己的事情本來就很多壓在自己肩膀上的擔子本來已經就很沉重了,可是這種事情卻是一件又一件的發生。

          并且他還有點非常不甘心,難道他心里面一直向往著那個生活的自由的狀態,就不能達到了嗎?

          他從床上慢慢的坐了起來,然后有兩只腳,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地上,放著的自己的那雙脫鞋,然后把拖鞋穿在了腳上,緊接著扶著木頭床頭站了起來。

          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腿有點軟,好像是有點力不從心的樣子。

          “也許是因為前幾天。執行任務的時候,精神狀態從始至終都是一直保持在一種高度緊張的狀態的所以現在才會這個樣子,只要稍微休息幾天就會好的。”

          丁遠臉上露出了一點別人看不見的疲憊的笑容,他在這時候也只有用這種方法才能夠稍微讓自己感覺到安心一點。

          丁遠扶著床頭在黑暗之中站起來之后,突然感覺到一陣沒來由的頭暈,于是就只能在那個地方站了一會兒。等到自己感覺良好了之后,然后慢慢的往墻那邊走過去。

          “真是的,我都快煩死了,最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身體狀態好像一直都在下降,難道是因為我最近一直都在吃一些垃圾食品?”

          丁遠一邊非常不服氣的往開關那邊走著,一邊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他現在對自己這種狀態,其實是非常不滿意的,當他以前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么好之后,現在就覺得自己身體非常差勁,所以這種心理落差是可想而知的。

          “肯定還是太累了吧……”他從始至終好像都是在用這同一個理由來搪塞自己,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不管自己的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他都是用這同一個理由來搪塞自己。

          “趕緊去倒點水喝,我感覺我快要咳死了……”丁遠感覺到自己的嗓子眼里面都已經變得干澀,就像是一條很長時間都沒有碰到水的一條魚。

          他在黑暗里面看不見的地方,慢慢的移動到了房間的門口,用手摸索著找到了開關,然后便很快的把臥室里面的燈給打開了。

          突如而來的一陣強光照著丁遠的眼睛,非常的不適應,所以他下意識地伸出一只手去,放在眼睛上面,把光給擋住了。

          “真是的,早知道這樣,我就去把我的夜燈打開了。”他輕輕的做了皺眉頭,可是并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打開了臥室的燈之后隨即便向客廳那邊走了過去,因為現在自己已經可以看見路了。

          在客廳咕嘟咕嘟的,喝完了兩大杯子水之后,丁遠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現在清爽多了,而且不光是身體,太感覺到,現在自己的頭腦好像已經比剛才好用了很多。

          “難道就只是有兩杯水?就把我從那個極度差的狀態里面給拯救出來了嗎?”

          丁遠慢慢的把自己手里面拿著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抬起手來看了看自己的肌肉,他輕輕的收縮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肌肉還是強勁,有力和以前并沒有什么不同。

          “那么看起來自己之前的那些身體狀態差之類的事情,應該都是假象了……反正我現在自己是知道我的身體還是和之前那樣好,沒有任何的差別。”

          丁遠心里面出現這句話之后,便立刻突然變得非常有底氣。這種狀態和剛才的那一種狀態完全是天差地別,就像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乞丐,到一個百萬富翁。

          “雖然說現在天還并沒有完全亮,可是我放著這些時間去睡覺,豈不是浪費時間嗎?反正我現在起床都已經起來還不如去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最近的任務差不多都已經執行完畢了……我可以準備準備回國了?”

          他突然想到自己現在呆著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國家。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