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魔帝寵妃:孤傲大小姐 > 第三十五章 依冬閣
          繁華的大街上,出現了兩個長相及其俊美的男子和一個不落下風的女孩,一瞬間,整個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直到三個人的背影消失,人們才開始討論起來“剛才那三個人都好好看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那個女孩好像沒有見過呢?”“我怎么感覺那兩名男子有一點眼熟呢?”“你們是蠢嗎,那不就是君家的那兩個。”“哎,對對對,那這么說來,那個女孩就是那個廢物大小姐。”“沒想到啊,那個廢物長的還不錯。”“你就別想了,都傳言說那兩個很寵愛那個廢物,你不可能的。”“切,我想想還不行嗎。”

          君羽風和君羽時自然可以聽到那些議論,君羽時咬了咬牙,正想沖回去找那些人理論,就被君羽風抓住了,君羽時不解的看著君羽風,君羽風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看了君思岑一眼,小妹應該還沒有注意到這些,你不要打草驚蛇。君羽時瞬間就明白了君羽風的意思,他是怕君思岑知道這些人這么說自己會傷心,于是不管再怎么不情愿,君羽時也只好忍了下來。可憐的兩個哥哥還一心為自己‘單純’的妹妹著想,卻不知道,她們眼中‘單純’的妹妹,將那些人的話盡數收人耳中,就連他們兩個人的小動作也聽的分毫不差。

          以君思岑現在的能力,聽到那些人的談話自然不是問題,一口一個廢物,君思岑已經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這么多年了,就算當年的名聲再差到現在也該平息了,看了是有人在背后煽風點火啊。呵,君思岑在心里暗暗冷笑了一聲,看了自己在君家的這些日子了,不會這么無聊了。

          這條路的盡頭就是君家的府邸,君家的守衛自然認識君羽風和君羽時,讓開了路,在看到君羽風牽著的君思岑的時候,眼里閃過一絲譏諷和不屑,卻隱藏的很好。不過他以為這可以躲過君思岑的眼睛嗎,不可能的,君思岑忍不住瞇了瞇眼睛,到底是什么人,這么處心積慮的和君思岑作對,不對,君思岑只是一個廢物,至少在別人眼中是,那么這個人,針對的就是君羽風和君羽時,又或者,他針對的,是自己那個不是很熟悉,甚至可以說是從未謀面的父母。

          走到大廳,外面周圍幾乎全是看熱鬧的人,不管是公子小姐還是下人。大廳里面坐在主座上面的,就是現任家主,君思岑父親的弟弟,君承奉。看見君思岑,君承奉皺了皺眉,說:“竟然回來了,就隨便安排一個住處吧,三娘,你來處理。”說完,君承奉就閉上了眼睛似乎看見君思岑都很嫌棄,多看一眼都對不起自己似得。而那個被稱為三娘的人應了一聲,從君承奉旁邊的上站起來,走到君思岑面前。說:“哎呦,這就是大哥的女兒啊,一轉眼都長這么大了,來來來,讓三娘好好看看。”說著就蹲下來,作勢要摸君思岑的臉。君思岑皺了皺眉頭,被三娘身上的脂粉味嗆得難受,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那個被稱為三娘的人尷尬的蹲在那里,君羽風連忙解圍說道:“抱歉,三娘,小妹剛來,還有一點怕生。小妹,不可以這么沒有禮貌,這是你三娘吳云溪,快叫三娘”話是這么說,君羽風的語氣里面一點責備的意思都沒有,君思岑也就懶得理會了,看都不看吳云溪一眼。吳云溪站起來一臉溫和的說道:“哎呀,沒關系的,誰不知道思岑是個傻子,都不會怪她的,對不對。”這話一出,周圍就響起一片哄笑的聲音“對對對,和傻子計較什么。”“就是說嘛,一個傻子有什么好計較的。”

          君羽時握緊了拳頭,恨不得沖上去把這些人揪出來打一頓,就聽見君思岑笑了一聲:“三娘說笑了,我,早就不是一個傻子了。”一瞬間,周圍的人都更見鬼了一樣的看著君思岑,就連一直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君承奉也睜開了眼睛。詫異的看著君思岑。吳云溪有一些尷尬,不過轉瞬又恢復正常了,假裝驚喜的說道:“哎呀,沒想到思岑恢復正常了呢,現在幾級了?哦,對不起,我忘記思岑你不可以修煉了。”這下,周圍的人又想附和,就聽見君思岑笑著說道:“不勞三娘掛心,現在已經是赤者五級了。”當然不可能,君思岑現在已經是赤者九級了,僅僅一步之遙,就可以到達赤師了,而且君思岑還是斗武雙修,現在已經是武師四級了。不過君思岑自然不可能把這些說出來。但是這足以讓所有人震驚了,就連一路陪同而來的君羽風和君羽時都有些驚訝,畢竟他們沒有問過。

          君承奉咳了一聲,說:“好了,三娘,你帶他們去安排住處,所有人都散了吧。”眾人才回過神來,皆是奇怪的看著君思岑,奈何家主發話了,所以還是散了,吳云溪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好吧,竟然這樣,思岑你跟三娘來吧,三娘帶你去尋個住處,別怕,和你大哥二哥挨的很近的。“君羽時看著吳云溪的眼里帶著不屑和憤怒,哼,敢欺負我小妹,看吧,吃癟了吧,叫你亂說話,活該。君羽風的臉色也不是很好,要不是君思岑厲害,估計今天君思岑就要被狠狠地嘲笑一番了,君羽風眼神暗了暗,看著吳云溪的眼神里多了一抹算計,敢欺負我小妹,至少也要付出一點代價不是。

          君思岑看著吳云溪自己一個人在那里自圓其說,沒有一個人搭理她,她竟然也不感覺尷尬,不停的找話題,突然,吳云溪停了下來,說道:“這里就是思岑你住的地方了,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不懂再來找我。”說著,似乎是再也忍受不了君羽風和君羽時的眼神,落荒而逃了。君思岑看著眼前的閣樓,依冬閣?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