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cbc0"><acronym id="wcbc0"><u id="wcbc0"></u></acronym></em><rp id="wcbc0"></rp>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input id="wcbc0"></input></object></em>
    <th id="wcbc0"></th>
  1. <em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em><s id="wcbc0"><object id="wcbc0"></object></s>

    1. <progress id="wcbc0"></progress>
    2. 比奇屋 > 極品女配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族長危險
          “哈哈!”魏晉長老冷笑兩聲,說道:“花鈴是我們部落的人,你有本事就試試看能不能把她帶走。”

          “魏晉長老說得好。”紅朱和花鈴大姐一向交好,聽到這話立刻叫好,說道:“這黑宗族才這么點人就敢跑來我們部落撒野,簡直就是找死。”

          “真以為我們部落無妖了,必須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鷹波站在旁邊斗志昂揚,迫不及待就要上去大干一場。

          楚瑤卻是緊皺眉頭,花鈴大姐都已經在神樹部落生兒育女,平常也時刻進進出出,哪里有個叛徒的樣子。

          就連紅朱和鷹波這些年輕妖怪都不知道花鈴大姐的過往,說明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現在這黑宗族貿貿然的跑來挑釁,絕對不是為了花鈴大姐這個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其中必定有陰謀,而且這個陰謀必定少不了巫族在里面作怪。

          就在這時,花鈴大姐卻是一聲怒吼,飛到了半空,對著那黑宗族的領頭妖說道:“定云老妖,你當年為了逼我和你兒子成親,陷害我全家,我還沒有和你算這筆賬,你竟然還敢跑來這里,今天我就跟你拼個你死我活。”

          花鈴大姐化為一只全身黑紋的大老虎,足有七丈長的身軀,背上長著一排猙獰的倒刺,四肢粗壯,卻長滿尖刺,牙齒也有兩條長長的獠牙,二話不說就動起手來,便和那定云老妖打斗在了一起。

          定云老妖帶來的手下也不甘示弱,和魏晉長老,青鱷,王霸等妖都交手了,頓時各色光芒亂飛,殺聲震天響。

          紅朱和鷹波看起來也想要加入戰場,卻被楚瑤叫住了:“慢著。”

          “怎么了?”紅朱站住,疑惑的問道。

          “族長在哪里?”楚瑤焦急的說道:“圣地的鑰匙是不是都歸他保管的?”

          如果是以前,楚瑤這個問題不會得到答案反而會引起懷疑,但是現在紅朱和鷹波都對她十分信服,所以紅朱毫不猶豫的說道:“族長應該在族中重地支持大局,圣地的鑰匙歷來都是由族長保管的。”

          “那糟了,黑宗族這是在聲東擊西,引開大家的注意力,然后讓巫族去襲擊族長啊。”楚瑤立刻抓著紅朱的手,焦慮的說道:“族長有危險,快帶我去找族長。”

          說來慚愧,楚瑤剛來神樹部落的時候,眾妖對她還是很提防的,后面她又一直出任務,還沒有摸清楚這個部落的情況,所以也不知道族中重地在哪里。

          “走,我帶你去。”紅朱還沒有反應過來,反倒是鷹波一拍翅膀,率先飛在前面帶路。

          一行三妖猶如閃電般飛馳在前面,一直站在高樹上面偷看楚瑤的昊天,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族中的重地就在最后邊的一棵千年大樹上,大樹頂端用木系的法術搭造出一個綠色的祭臺,周圍豎立著青龍、白虎、朱雀、玄龜四神獸的雕像。

          比起巫族那個氣勢澎湃的祖巫祭壇,妖族的祭壇更加貼近大自然,煥發著勃勃生機。

          此刻保衛祭臺的衛士全部倒在地上,而族長正在和兩個黑衣妖對峙。

          其中一個身材干瘦,黝黑的臉上畫著神秘的符號,眼尾布滿紋路,正是通天老祖化成的大祭司。

          另一個則是身材修長,一頭銀發,戴著面罩的男妖。

          “巫族的大祭司,你跑到我們這里來干什么?”族長淡淡的問道。

          別看族長表面淡定,但其實他心中感覺十分的不妙,以他的修為實力最多只能對付得了大祭司,但是旁邊的銀發男妖卻讓他感覺更危險。

          “我來這里當然是要拿回屬于我的東西。”大祭司冷笑道:“快點把開啟圣地的鑰匙交出來。”

          “大祭司,我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和黑宗族勾結在了一起,你給了他們什么好處,他們竟然愿意為你賣命。不過你別忘了,黑宗族可是墻頭草,當年我們三族聯合起來奪取神廟寶物的時候,就是黑宗族給神廟護衛通風報信,我們才會失敗的。”族長慢慢的說道。

          “少廢話,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在拖延時間嗎?”大祭司根本不上族長的當,他一伸手,手中紅光閃現,頓時出現了一根紅色的權杖。

          這根紅色權杖通體暗紅,仿佛有血液在里面流淌一樣,十分的詭異神秘。

          “偉大的魔神啊,請您祝我一臂之力。”大祭司陰寒之色一閃后,就揮舞著紅色的權杖,隨著驚人氣勢的迸發,頓時出現了兩個巨大的魔神。

          一個蟒頭人身,腳踏兩條黑龍,手纏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鱗片,乃是北方水之祖巫共工。

          另一個人身蛇尾,背后有七只手,前面也有兩手,握兩條騰蛇,乃是中央土之祖巫后土。

          族長見狀,立刻一拍天靈蓋,飛出一個拳頭大的綠色圓珠,頓時升起了漫天的綠光,一層深綠色的光幕浮現在了族長的頭頂數丈之處。

          接著族長口中念念有詞,兩手一掐訣后,身上綠色靈光一下沖天而起,形成了一個碩大的綠色光團,在族長頭上漂浮不定。

          同時族長的雙手如同車輪般的結出各種奇怪的手印,一道道五顏六色法決從他雙手間飛快射出,全打在了頭頂上那團靈光之中。

          那團綠色的靈光憑空急速飛轉起來,一道道綠色的細絲,從圓珠上飛旋而出,猛地射周圍的四個神獸的雕像里面。

          “神獸助我,護我妖族!”族長一聲大吼,接著那四個神獸雕像上面立刻爆發出了萬丈的光芒,接著四大神獸的化身也出現在了族長面前。

          威嚴的青龍,熾熱的朱雀,威猛的白虎,力量的玄武。

          族長臉目中厲色浮現,兩手朝大祭司一指,口中吐出一個冰寒的“去”字。

          頓時四大神獸咆哮一聲,和大祭司幻化的兩個祖巫打在了一起。

          而那個銀發男子只是默默站在旁邊,并沒有出手。

          族長驅使著四大神獸和大祭司斗在一起,卻是越打越心驚,這大祭司的實力怎么高了這么多,只憑這兩個祖巫化身就把他幻化出來的四大神獸壓制住了。

          最讓族長擔心的是,那個可怕的銀發男子還在旁邊虎視眈眈。

          族長知道自己的處境十分的危險,但是此刻強敵入侵,在外面護衛的妖怪又都死了,他就算想求救都沒有辦法。

          通天老祖此刻卻是憤恨無比,他原來的打算是像之前一樣偷偷潛入妖族,拿毒藥偷偷弄死族長,然后把族長煉制成血傀儡用來控制。

          但是黑宗族族那個老奸巨猾的定云老妖卻不放心讓他單獨前來搶奪圣地的鑰匙,硬是派了一個妖怪來監視,說要兩根鑰匙一人一半拿回去。

          如果黑巫族派出來的妖怪實力低下,通天老祖就打算干脆把他和妖族族長一起干掉,到時候就說他實力不濟,被妖族族長殺死了,但是沒有想到這個銀發男子實力高深莫測,就連通天老祖也不敢說自己能夠輕易取勝,只能繼續假裝和黑宗族合作了。

          “黑宗族的妖怪,你還不出手想等到什么時候,難道你不想拿圣地的鑰匙了嗎?”通天老祖看見那個銀發男子竟然就站在旁邊一幅看熱鬧的樣子,氣得夠嗆。

          銀發男子聞言神色冷厲,也不說話,只是兩手一揚,兩道手臂粗大的銀白閃電就朝那玄武和青龍的化身劈去。

          轟!

          那閃電發出萬道光芒,把玄武和青龍兩個神獸的化身全部擊散了,大祭司趁機指揮兩個魔神突破族長綠色光球的防御罩,把族長制住了。

          “老東西,你快點把鑰匙交出來我就饒你一命。”大祭司雙手掐著族長的脖子,猙獰的笑道:“否則我就殺了你,到時候你們妖族群龍無首,正好可以一窩端掉。”

          “前面就是我們族中重地了。”鷹波帶著楚瑤一路狂飛來到族中重地,遠遠就看見守護的侍衛倒在地上,立刻就知道族長果然出事了。

          “族長!”鷹波焦急的喊了一聲,全身紅光迸射,速度提升了一層,化為一道紅色的閃電就閃進了重地之內。

          紅朱也是瞬間就紅了眼睛,不管不顧的緊跟在后面沖了進去。

          “你們等一下,派個妖去通知魏晉長老啊。”楚瑤在后面焦急的喊道,但是這兩只都已經急紅眼了,根本聽不進楚瑤的叫喊聲。

          楚瑤想要去通知魏晉長老來救妖,但是又擔心這一耽擱族長和紅朱他們有危險,這時候剛好看見昊天從后面趕來,便急忙對昊天說道:“昊天,你快去通知魏晉長老帶妖過來。”

          楚瑤說完便化為一道金光閃進族中要地,沒有想到昊天也根本不聽她的吩咐,也跟著進去了。

          楚瑤還沒有沖進重地之中,就聽見一個沙啞的聲音喊道:“還不快點動手打死這兩個小妖,若是把妖族的人惹來就不妙了。”

          等到楚瑤沖進去,就看到族長已經顯出老虎的真身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而紅朱身上出現了神獸白虎的化身,而鷹波身上出現朱雀的化身,兩妖竟然和神獸化而為一,身體發生劇烈變化,最后化為兩只神獸,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朝大祭司和銀發男子撲去。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