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648章 神龍九位認主龍靈、龍丹

          第648章 神龍九位認主龍靈、龍丹

              秦川臉色一變,身影一閃。

              幻影分身!

              他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危險襲來,那是一股恐怖的禁錮之力,似乎有著一道詭異的氣息,霸道恐怖,仿佛要把人束縛住一般。

              刷!

              秦川感覺意識一暗,但很快就是恢復清醒,然后秦川發現自己到了一個獨特的空間。

              陣法?

              嗯,這里和曾經魔君所在的地方是那么的相似,鎖龍臺,縛龍索,這里就是個淺灘誅龍陣,這鎖龍臺就是個淺灘誅龍陣。

              秦川從鎖龍臺上消失了,瞬間消失了,只剩下了云間。

              周圍一下子安靜了,都是不明所以,只有堂長老知道,他臉色不好看,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秦川如果死了,他不會高興,因為他不希望秦川死,可是自己已經給他交易,告訴他了,他自己不聽……

              堂長老嘆口氣,有點迷茫。

              流云宗的宗主和老劉都是臉上露出了開心的微笑,金了鎖龍臺,必死無疑。

              但笑容只是瞬間,就要化作驚訝,因為他們要給別人看,不然讓別人知道這武臺是鎖龍臺,可以加害人,一定會惹起眾怒的,這種行為很是讓人不齒。

              “怎么回事?”

              “是啊,那個秦川呢,怎么忽然消失了,不應該啊,只要再次出手,云間必敗,這是什么情況?”

              “是不是秦川跑了,已經離開了,強者都有一些神通和特殊能力的。”有個人若有所指的說道。

              “不對,秦川沒有離開的理由,這種消失,一般都是觸動了某個禁制,你們沒看到秦川消失前臉上的變化嗎,那是驚慌,那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有的神情。”

              “確實啊,那他能遇到什么危險的事情呢?”

              “比如陣法,幻陣,迷陣,殺陣,或者是某種恐怖的機關,無形的,還有一些是禁忌之物,觸動了禁忌之物。”

              “這里沒有什么禁忌之物啊,也沒有看到什么陣法?”

              “據聞有謠傳,我也不知道,說流云宗和這個武臺傳承悠久,當初流云宗甚至是因為這座武臺才建在這里的,據說這武臺是個禁忌之物,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小聲說道。

              “不會吧,流云宗能做出這種事情?”

              “這有什么奇怪的,只要不發動禁制,那就是個不錯的武臺,如果需要可以發動禁制,就能除掉在上面的人。”

              “流云宗也是光明大宗,怎么會做這樣的事情,你不要侮辱流云宗。”有人質疑。

              “師父!”木彪喊道。

              風雪月城的人也是全部愣住,忽然出現了這種事情,實在是讓人不知所措。

              就在這個時候,流云宗的“老六”走上了武臺,向著周圍說道:“秦川先生忽然失蹤,按照比賽規則,是云間獲勝。”

              老六是來宣布云間獲勝的。

              云間此時臉上帶著微笑,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情況,他知道自己勝不了秦川,而且落敗的可能性很大,現在這般無聲無息除掉秦川,再好不過了,所以此時他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

              “你們要給我一個交代,一定是你們陷害我師父。”木彪大聲的喊道。

              “年輕人,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誰陷害你師父了,我們怎么陷害你師父了,這么多人看著,我們怎么可能陷害你師父?”老六的臉色陰霾著,冷冷的看著木彪。

              “一定是你們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我師父呢,你們把我師父怎么了?”木彪氣憤的吼道。

              “你了解你師父嗎,武者有很多辦法消失,你師父消失了,在比賽中,就這么消失了,根本就是對交流賽的不尊重,我們還沒有追究他的這種行為,你反而在這里取鬧,你要是再無理取鬧,可別怪我們不客氣。”老六冷冷的說道。

              白鸞和白虎公子等人攔住了木彪,但木彪卻是不為所動,沖上武臺:“我倒要看看你們把我師父弄到哪里了。”

              “木彪,你回來!”車四叔大聲喊道,此時他臉色沉重,秦川出事的話,他們這一行人或許要遇到大麻煩,甚至他們還會對自己一行人動手,加上木彪這般沖動,對方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一行人。

              “打下去他,擾亂交流賽!”老六看著沖上來的木彪直接說道。

              噗!

              動手的是云間。

              “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豈是你撒野的地方。”

              木彪直接被打的口噴鮮血,飛了下去,但是木彪站起來再次走上武臺。

              ……

              秦川看著四周,這是一個**的空間,就如淺灘誅龍陣一樣,這里一道縛龍索,想破陣,必須破掉縛龍索,也是因為這道縛龍索鎖住了這個空間。

              有了一次經驗,秦川反而平靜了,但是這里卻是被成為鎖龍臺,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里居然不能動用元氣,秦川不能動用浩然正氣。

              秦川拍打著四周,黃金神瞳可以用,尋找破陣的方法。

              吼!

              當秦川的手拍到一個地方的時候,神龍九位發出一聲巨大的吼叫,秦川的手被吸住了一般,然后身體中的龍靈似乎要離體而出,秦川能感受到龍靈的恐慌,這是縛龍索要吞噬龍靈。

              就是這個時候神龍九位發出了一聲龍吟。

              而龍靈仿佛找到一處避風港一樣,直接進入了神龍九位。

              神龍九位,就仿佛一條龍脈一樣,一條龍形,上面有著九個位子,這個時候龍靈沖進去。

              轟!

              忽然丹田的龍丹亮了,這個時候,秦川忽然才發現這龍丹的位置居然也在這條龍形中。

              秦川身體猛然一震,那一刻神龍九位整條龍形都發出了絢麗的光暈。

              龍靈和神龍九位融合了……

              龍丹也和神龍九位融合……

              在這一刻秦川璀璨之極,渾身金光閃閃,這可是神龍九位,身體中仿佛覺醒了一條神龍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秦川直接伸手,鮮血飛灑,直接抓住了縛龍索。

              神龍九位鎮壓!

              他要強行認主縛龍索。

              這是唯一出去的機會,只有認主了縛龍索,這是鎖龍臺的靈魂,沒有了縛龍索,這鎖龍臺也就算廢掉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