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684章 最毒婦人心

          第684章 最毒婦人心

              無塵現在的心里很煩躁。

              她今天畢竟是來復仇的,每一次看到浪漫天她的心都會糾結無比,因為她不知道那個女人做的一切背后是不是有他的原因。

              這個仇她一定要報。

              她心中現在如果硬要說一個人還有影子的話,那就是浪漫天,小時候的情景還歷歷在目,那是她這么多年來最快樂,最懷念的日子。

              “國師來了為何不進來?”浪漫天走到了無塵面前微笑著說道。

              無塵看著浪漫天,好一會才說道:“浪宮主,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哦,你說!”浪漫天笑道。

              “辛家滅門一事。”國師看著浪漫天輕輕的說道。

              浪漫天臉色一變,凌厲的目光看著無塵:“你問這個做什么?”

              其實知道浪漫天和辛家關系的人不多,但也有不少人知道浪漫天的一個女人是辛家人。

              當初辛家滅門,這畢竟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已經沒有人提這事情了。

              “因為我今天來,就是為這件事來的,我代表辛家!”無塵輕輕的說道。

              “你是誰?”浪漫天現在無法淡定了。

              “我是誰,三十年前,我還可以抱著你的脖子叫你一聲爹爹。”無塵看著浪漫天輕輕說道。

              浪漫天身體猛然震住,看著無塵:“丫丫?”

              她居然是自己的女兒,那個自己認為已經死去的女兒,她長大了,她很優秀,怪不得之前她有那么一點錯覺。

              無塵的那句話深深的震在她心中,他愧疚,愧對,那時候她才幾歲,是他的小公主,粉雕玉琢,視為掌上明珠,那幾乎可以說是他的心肝,用生命可以去守護的存在。

              辛家出事之后,他也是心痛如絞,但時間可以撫平一切,但每次想起來依舊是痛徹心扉。

              “浪宮主,當年的事情我看在眼里,今天我有能力來為辛家,為我母親復仇,你會幫我嗎?”無塵看著浪漫天輕輕說道。

              浪漫天心中一跳,他已經意識到了什么。

              他自己肯定知道自己沒有做,他是愛她們母女的,但現在女兒來這里復仇,那么對她們辛家動手的,他已經想到了是誰。

              他不能相信,那個婉約的女人會做出這種事情。

              “丫丫,真的是她?”浪漫半天臉色陰沉。

              “我親眼所見,難道還會有錯。”無塵看著浪漫天說道。

              浪漫天臉色鐵青,渾身的氣勢迸發。

              “浪漫天,你居然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我?”

              一道清冷聲音傳來,一行人走了出來,同時走出來的人很多,直接將周圍的人都驅趕了,此時山門之上,天都宮門口已經沒有了外人。

              為首的是一個女子,雍容華貴,婉約賢惠,氣度不凡,他身邊跟著浪驚風,還有很多人。

              浪漫天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看著這個和自己生活了幾十年的女人:“真的是你做的?”

              “你心里已經相信了,為何還要問我?”女人淡淡的說道。

              浪漫天身體微微顫抖,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女人。

              “浪漫天,既然她找到了這里,也就是我們之間到頭的時候,對了,告訴你我真名字,我叫歌婉容,你也知道,天都宮、地昆宗和人皇宗是一派三支,我想讓他們重新融合,重現昔日三才陣仙門的風華。”女人輕輕說道。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在竊取我天都宮?”浪漫天也是梟雄人物,這個女人溫婉有能力,逐漸的相信她,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的野心會這么大。

              “對了,給你說一件事,你不要生氣,我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反目成仇,甚至兵刃相見,我為了不讓驚風難做,所以他并不是你的骨肉。”

              歌婉容緩緩說道,一字一字,但卻是字字誅心。

              為了這計劃他準備了幾十年,連她和浪漫天的孩子都在其中一環,而且至關重要。

              浪漫天身體顫抖,他知道這個女人說的是真的,辛家也是她滅的,一瞬間,一頭黑發中大半變白了。

              無塵站在浪漫天身邊,伸手扶住了他。

              這一刻浪漫天有種想哭的感覺,但他是個男人,頂天立地的男人。

              他回頭看著無塵:“丫丫,我對不起你們娘倆,對不起辛家,是我有眼無珠。”

              無塵微微搖搖頭。

              浪漫天一瞬間仿佛老了很多,看著對面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女人,最后看向他一直引以為傲優秀的兒子。

              浪驚風此時很淡然,他也看著浪漫天,最后說道:“我希望你放下一切,說實話,我不想對你動手,不管如何,我們也是名義上幾十年的父子,你不是我對手,也不要阻擋我的路。”

              浪漫天看著浪驚風,這是他從小養大的孩子,從出生一直看著長大……

              還有這個女人,這一刻浪漫天才知道什么是最毒婦人心。

              砍你一刀,刺你一劍,都沒有現在狠,讓你有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這一刻浪漫天有種心灰意冷,忽然就感覺這個世界了無生趣,這一刻他也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

              這一刻他孤獨無比,悲涼無比。

              無塵忽然感覺心中很難過,緊緊抓住浪漫天的手腕:“爹,別難過,你還有我,還有女兒,我是你最親的人。”

              浪漫天身體一顫,這一刻,猶如干涸大地遇到了泉水,黑暗中看到了黎明曙光,他之前一下子忘了身邊這個女兒,之前的那種打擊讓他萬念俱灰。

              他回過頭來,緊緊抓住女兒的手:“丫丫,爹愧對你們,這輩子還能聽到你再叫我一聲爹,我已經是心滿意足死而無憾了。”

              “爹,你不能死,女兒只有您這一個親人,你想讓我無依無靠嗎,我好不容易有能力來找您,不能再丟下我。”無塵輕輕說道。

              浪漫天心中感慨萬千,愛憐的看著無塵,她孤獨的生活了這么多年,自己之前并不認為自己是一個人,現在他也知道自己這個女兒是多么的不容易。

              背負著巨大的仇恨,一個人孤獨的前進,有如今的修為,這需要多堅強才能達到。

              “好,我不死,我要好好的陪著我女兒。”浪漫天這一刻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無塵笑了,這么多年來第一次感覺內心輕松很多。

              父親沒有參與那個事情,母親沒有愛錯人,只要今天殺了這個女人和參與那件事的人,也就可以讓母親和家人瞑目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