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687章 離間
              <!--go-->    蘇荷聽到秦川的話一愣,看著秦川,她雖然相信秦川,但是看到對面的陣營規模之后還是沒有信心。

              畢竟雙方之間的差距懸殊,想勝出幾乎不可能。

              但她還是對秦川抱有很大的希望,是那種來自內心深處的信任。

              曾經云攬月,陽少,都是因為她,那時候秦川就能創造奇跡,這一次或許他依舊可以。

              秦川看著蘇荷,妙骨寶體,和寶獸的身體有的一拼,而且實力比起秦川要高,皇級九重圓滿境界了。

              百花宮的底蘊和蘇荷的體質,這么些年,達到這個程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秦川之前說讓蘇荷殺人,是認真的,因為秦川如今有能力讓蘇荷來一場復仇殺人。

              “百花宮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了,也沒有必要占著這么好的位置,是時候該讓出來了。”說話的是溫家家主溫安吉。

              溫家的實力在一定程度上最大的,他的實力也是隱約中最強的。

              “今天我百花宮和你們血戰到底。”蘇母冷冽的說道。

              “我說蘇宮主,你這是何必呢,已經必死之局了,何必讓大家陪葬,不如給他們一條生路豈不更好。”

              “就是,蘇宮主太自私了,百花宮的人,你們聽好了,現在出來,離開,既往不咎,你們沒有必要送死,百花宮要完了。”邊家家主向著百花宮的人說道。

              這些人居然來離間,居然來攻擊勢氣了。

              不過這些話還別說很有效果,因為現在誰都能看出來,這一次百花宮是九死一生,在生命真正受到威脅的時候,那一刻的忠誠、血性是脆弱的,在明知道前進一步是死亡,后退一步就可以生還,這個時候百分九十九的人都會退一步。

              這是本能,求生是一種本能。

              不過誰也不想當這個出頭鳥,但對方似乎也不急,就那么看著百花宮。

              但任何事情都有開始的時候。

              一個青年走了出來向著蘇母說道:“宮主,我只是一個外門弟子,上有老,下有心,我如果死了,一家老小就要餓死,我修為低,不知道可不可以離開。”

              這個青年剛說完,接著就是三個站出來,說出來的話幾乎一樣。

              然后外門哪里十個中不下八個都站出來了。

              這個時候蘇母看看周圍緩緩說道:“宗門平時給你們修煉資源,給你們供奉,是為了什么,為了宗門在有危難的時候你們離開?”

              “可是蘇宮主,明知道是死局,卻要他們送死,這樣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溫安吉說道。

              “好一個不近人情,溫安吉,當年你偷襲百花宮,殺死多少無辜之人,你現在有臉說不近人情四個字,你有這個資格嗎?”蘇母冷冷的說道。

              “我們是對手,這不叫偷襲,叫手段,我們之間是競爭對手,總要分個勝負,適者生存,物競天擇,蘇宮主你之前的話是氣話,你感覺說出來就有用嗎,還不如放大家離開,這樣你可以落個仁義名分,而我也不用殺那么多人,你要知道殺人是有負擔的。”溫安吉緩緩說道。

              他不慌不忙,優雅,從容,有毒。

              秦川實在看不下去,向著溫安吉說道:“我真好奇,你這種傻子怎么當上家主的,這么多人為什么就讓個傻子出來丟人現眼,還是你們這群傻子都不如你這個姓溫的傻子?”

              秦川開口直接就是傻子,不但罵溫安吉傻子,連其他人也罵了。

              “年輕人,不知道禍從口出嗎,你以為說別人傻自己就聰明了?我溫安吉不和你一般見識,現在離開,我不追究。”溫安吉淡淡的說道。

              秦川現在都想笑了,這個時候那些外門弟子再次說道:“求蘇宮主放我們離開吧!”

              “我現在宣布,百花宮的所有人,留下來依舊是百花宮的人,現在想離開的,抓緊離開了,從此以后和百花宮再無任何關系。”蘇母直接開口。

              嘩啦!

              外門直接走的剩下寥寥無幾,畢竟只是個外門,神仙打架,他們就是陪死的。

              另外就是內門哪里趁亂有人離開,而且一旦開頭,不少人都離開。

              畢竟留下來幾乎是死路一條。

              蘇母神色平靜,但百花宮還是有不少的忠義人,特別是那些百花宮的骨干,幾乎走了不到兩成。

              “蘇宮主,不知道你現在什么感受。”溫安吉笑著說道。

              “我很開心!”蘇母說道。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要進攻了。”溫安吉本來溫和的臉一下子變得冷冽起來。

              “大家準備迎戰。”蘇母說道。

              “殺殺!”

              “殺!”

              刷!

              光暈閃現,百花宮周圍大陣升起,如一個五彩水晶球一樣,將百花宮籠罩起來。

              陣法!

              八級陣法,還有神獸陣眼石、浩然霸體以及九宮的境界等。

              本來準備行動的百花宮人都停了下來。

              “伯母,今天你們看著,我和荷兒來,你看著我們兩個是怎么給您討回這筆債的,好不好?”秦川輕輕說道。

              蘇母一愣,看看被陣法阻擋居然進不來的敵人,點點頭:“好,但我要你和荷兒好好的。”

              “我發過誓的,不會讓任何人欺負荷兒,您放心。”秦川點點頭說道。

              ……

              溫安吉皺起了眉頭,這個大陣有點強,居然破不開,連他也破不開,這樣對方只要不出來,他們這些人白跑一趟,這說出去可就把臉丟盡了……

              “蘇宮主,莫非你們就打算在里面做縮頭烏龜嗎?”溫安吉直接連激將法都使用了。

              “老狗,你不用激將,很快你就會死掉的。”秦川的聲音響起。

              七花神位!

              圣佛五行陣!

              龍豹獸!

              寶獸金剛鼠!

              秦川直接開陣,將這些能力使用上。

              蘇荷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秦川,她不知道秦川有這么強大的能力,畢竟兩人沒有一起戰斗過,蘇荷離開的時候,他們兩個的修為都很低。

              蘇荷穿著流風神靴、水月仙衣,手上則是一雙無塵拳套。

              溫安吉看到秦川和蘇荷出來,臉上一喜,只要自己抓住他們兩個,就不信其他人不出來,到時候可以將百花宮一網打盡,斬草除根。<!--over-->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