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726章 粉墨登場,人心險惡

          第726章 粉墨登場,人心險惡

              <!--go-->    “你怎么和沙王說話的,知道沙王是誰嗎?”青年憤怒的說道。

              “你多什么嘴?難道沙王聽不懂人話?需要你來翻譯?”秦川看著那個青年說道。

              青年直接被噎的一愣,結結巴巴的也沒說出個什么,這秦川這句話再次罵人了,聽不懂人話,那不是畜生嗎,這個青年能翻譯,那也是個畜生……

              沙王其實心中不爽,你一個小小的九玄太云宮也敢和自己這般說話。

              但是他表面上依舊溫和,看著北冥冰川:“前往雷云秘境很危險,大家都是自己人,一起可以有個照應,不知北冥小姐意下如何?”

              北冥冰川看著秦川。

              秦川點點頭笑道:“好,那就一起。”

              沙王并沒有在說什么,點點頭也就離開了。

              ……

              “沙王,這個九玄太云宮真是不識好歹。”那個青年氣憤的說道。

              “誰讓北冥小姐那么美麗,這也正常,不是有句話這么說的嗎,美麗的人犯錯,上帝都會原諒她的。”沙王微笑著說道。

              “沙王你也懂憐香惜玉了。”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一個穿著紅云服飾的男人走了過來。

              他是純陽宗的首席弟子,火云摯。

              “不是我不懂,只是有的女人不配,有的女人才配我憐香惜玉。”沙王笑道。

              “男人喜歡女人很正常,但是如果用一些非正當手段那就不好了,你說是不是沙王?”火云摯淡淡的說道。

              火云摯陽光帥氣,身材高大,散發著陽剛正氣。

              “我勸火云兄不要太正義,一個女人不值得,除非你想和我爭,九玄太云宮隸屬我五毒門的勢力范圍,這個范圍內的一切我都可以自由支配,包括北冥冰川。”沙王陰冷的說道。

              “恕我直言,北冥小姐似乎根本沒有看上你。”火云摯笑道。

              “我看上的女人,用不著她是否看上我,我不需要,我只要知道我想得到她就足夠了,我沙王看中的女人,還沒有能從我手心中逃走,今天也不例外。”沙王自信的說道。

              “那希望你好運,別到時候自己人爭的頭破血流,那到時候可就沒有力氣和我們爭了。”火云摯爽朗的笑著走開。

              沙王臉色有點難看,但是他沒有放在心上,五毒門最強的就是毒,而他在毒之一道上有著驚艷的天賦,他還真沒爬過神。

              “恩,對了,那個小子應該發作了吧!”沙王笑著看向秦川哪里。

              秦川自然之道這個沙王給自己下毒,但是這樣的毒根本沒被秦川放在眼里,當時他差點想直接動手,但最后想想現在沒有必要這么暴露自己。

              “秦川,你怎么了?”北冥冰川關心的問道。

              秦川牽住她的手,走向木屋。

              遠處的沙王看在眼中,一陣嫉妒,但是想到早晚殺死秦川,心里就平衡了。

              之前他是給秦川下毒了,但是不是致命的,甚至是沒有知覺的,在這里,這么多人殺了秦川,誰都能猜到是他殺的,所以他下的是慢性毒,等到了雷云秘境之后會發作,那時候死在雷云秘境中根本不會有人懷疑自己。

              秦川沒有說自己被沙王下毒,因為那毒對秦川根本沒有什么影響。

              “寶寶,那個沙王對你起了想法,對我起了歹意。”秦川笑道。

              “還笑?五毒門很恐怖,怎么辦?”北冥冰川嗔了秦川一眼。

              “放心吧,不會有事,你看上的男人是最強大的。”秦川笑著看著北冥冰川。

              北冥冰川也笑了,她喜歡看到秦川這般調侃的樣子,他好看,卻在自己面前有點無賴,飄逸出塵,那種自然的氣息讓她很喜歡,他的眼神清澈讓人迷戀,現在依舊清澈,但整個人已經看起來很成熟了。

              秦川看到北冥冰川又看著自己發呆了,忍不住笑著伸手捏捏那吹彈可破的俏臉,哪一張傾國神顏。

              北冥冰川臉紅了,伸手沒好氣的打開秦川的手。

              秦川捏住那粉嫩的臉頰,那感覺真的是心靈悸動,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心動,被捏的地方直接粉紅一片,不知道是羞得,還是因為太嬌嫩。

              北冥冰川紅著臉宜喜宜嗔的看著秦川。

              秦川紅著臉,慢慢湊過去,北冥冰川看看木屋還有周圍的人,也有人呢看向這里,微微瞪了秦川一眼。

              秦川訕訕笑著沒有湊上去。

              ……

              “開了!”

              “雷云秘境開了!”

              秦川和北冥冰川和五毒門等一些人站在一起,看著一道古陣閃爍,不斷的有人走上陣臺消失。

              “我們也進去吧!”沙王笑著說道,看了看周圍,落在秦川和北冥冰川身上的目光時間最長。

              秦川很平靜,他不是個吃虧的主,既然你不想讓我出雷云秘境,那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刷!

              秦川和北冥冰川跟著沙王等人走上了陣臺,然后進入了雷云秘境。

              這里是一片巨大的空地,遠處有山影,而且傳來霹靂不斷的響聲。

              可以看到遠處那連綿不絕的雷電。

              空中那一塊塊不計其數的雷云。

              這就是雷云秘境。

              雷云秘境有一處巨大的雷云山,哪里有著一道道關卡,也叫天關,在雷電之下,猶如登天一般,俗稱闖天關。

              此時這里聚集著上千人,大家各自為伍,看著遠處的雷云山。

              隨著里雷云密布,電閃雷鳴,不過闖雷云山雷電并不是最大的威脅,不然沒有人敢去闖了,雷云山上好久才會落下一道閃電,這么大的山,這么多的人,要是被劈中,那只能說你該死。

              “走了,闖天關了,哪里又天材地寶,有珍貴的妖獸,還有雷之晶石、運氣好可以直接找到一塊雷之神晶石,還有造化果……”

              “啊,我先去了,運氣好到哪可以直接撿到……”

              “我們也去,去晚了什么也沒有了。”

              ……

              這時候五毒門、純陽宗、月陰宗和金甲城都沒有動。

              秦川這一次才認真的看看另外幾個勢力。

              五毒門的人都是一身繡著五毒之物的袍子。

              金甲城則是一身金甲,武裝到只露出一雙眼睛。

              月陰宗穿著一身月白袍子,袖口哪里一排月亮圓缺的小圖案,全部女性,紫色不煩,比起一身金甲的金甲城人還要吸引人的目光。<!--over-->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