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754章 金長老的選擇
              <!--go-->    金剛熊是一種無比兇殘的強大妖獸。

              金剛熊血脈一族并不是金剛熊,只是身體中含有金剛熊的血脈,血脈達到一定程度才可以獸化。

              血脈越高,獸化程度就越高,自然也就會越強大。

              眼前的這個大家伙金剛熊血脈自然不是很高。

              但是能達到獸化還是不錯了,要知道獸化是個標準,這在大部分人眼中這是一個天才的標準。

              另外就要看獸化的程度。

              比如金剛熊,金剛熊,傳說中的金剛熊像小山那么大,身如金剛,恐怖無比,所以金剛熊血脈獸化是看大小,看身體的”金剛“程度。

              這個大塊頭十多米高,這個其實只能算是低級標準了。

              雖然在現階段已經是天才了,但還是無法讓秦川有任何壓力。

              吼!

              又大了一分,身體看起來有著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澤。

              “剛澤師兄的實力又強大了,讓他們知道我們金剛熊血脈的強大,讓他們知道什么是金剛。”

              “對,讓他們打,累死他們。”

              “我就喜歡這種強大的抗擊打力和恐怖的力量感覺,別人打自己就如瘙癢,自己打他們直接打殘。”

              “快看,剛澤師兄要出手了。”

              ……

              伴隨著一聲大吼,剛澤巨大的身子動了,沉重如小山一般,手中的巨大的錘子一個巨大的弧度,迅若閃電一般的向著秦川砸了過去。

              這氣勢,就是一座小山估計都要被夷平了。

              嗚嗚!

              空氣中的嘶鳴聲,破空聲。

              秦川看著這看起來無比狂暴的一錘,微微搖頭。

              巨大的錘子距離秦川是越來越近。

              忽然秦川抬起拳頭。

              鍛神錘!

              一拳轟出,直接迎向了對方那巨大無比,狂暴無比的錘子。

              秦川這個舉動讓很多人震驚了。

              以血肉之軀抵擋獸化的金剛熊血脈一族,而且還是這種情況。

              轟!

              每個人都是睜著眼睛,睜著大大的,生怕漏掉一絲一毫。

              一聲巨大的響聲,秦川紋絲不動,而剛澤卻是踉蹌后退,握著巨大錘子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虎口崩裂。

              剛澤的臉色很白,不知道是震得,還是嚇得。

              秦川的身體比起同等境界的寶獸都是有過之無不及,但這在其他人眼中驚駭欲死。

              之前的那些金剛熊血脈一族都閉上了嘴巴,一個個臉紅脖子粗。

              刷!

              秦川身影一閃,一個旋轉,直接沖向了剛澤。

              手中的鍛神劍錘出手了。

              轟!

              一招,直接將剛澤十數米大的大塊頭給轟了出去。

              口噴鮮血,一招。

              “這這,看來實力強大和塊頭大小沒關系。”有人感慨。

              “這這還是人嗎……”

              “亮瞎了,太狂暴了,這個秦川太帥了。”

              ……

              秦川看向對面那個為首的人說道:“今天是個好日子,不要耽誤良辰吉時,你來吧,我們一戰,不死不休。”

              金剛熊血脈一族的為首之人金長老,眼神一跳,秦川的話讓他都是一顫。

              秦川的表現的實力讓他看不透,讓他不安,如今又要找自己不死不休,他本來如今月狼一族是個軟柿子,可現在發現錯了,根本吃不下,他自己單獨戰斗秦川,并沒有任何把握。

              他膽怯了。

              他不想死,都說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秦川現在在金長老看來就是不要命的那種。

              金長老一時間進退兩難,帶著上百個強者來了,結果卻是出乎意料。

              來的時候很張揚,很強勢,現在卻是無法收場了。

              秦川微笑著看著他:“怕了?”

              “誰怕了?”金長老臉色變冷。

              “那就上來了啊!”秦川笑的很冷冽。

              “我為什么要上去,誰說要和你打了嗎?”金長老說道。

              這一下周圍不少人笑了,這種死撐,實際上就是不要臉,但是不要臉也怕不要命的。

              “不打了?”秦川不屑的看著他。

              “我們還有事,先離開了。”金長老說完轉身就走。

              “你不覺著這么走不合適嗎?”秦川的聲音響起。

              “你想怎樣?”金長老想打個馬虎離開。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這里是什么?”秦川緩緩走下武臺。

              “年輕人不要欺人太甚,不要以為我們怕你。”金長老眉毛擰的更緊了,他今天已經把臉丟大了,但是沒想到對方還不肯放過自己。

              “倒打一耙,我們欺人太甚,廢話我也不多說了,今天的事情,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讓你們全部留下來,你可以不信,但我還是希望你考慮好。”秦川冷冷的說道。

              周圍的人都是倒吸冷氣。

              秦川的口氣未免也太大了。

              這可是將近百人的金剛熊血脈一族的強者,他要全部留下來,這簡直就是說胡話。

              金長老也是怒了,他直接想帶著人斬殺秦川。

              但是他畢竟見過世面,咬著牙看著秦川:“你想要什么交代?”

              “我今天不想殺人,你自己砍掉兩個手指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秦川淡淡的說道。

              “年輕人,不要太過分。”金長老臉色越發難看了。

              “你可以不答應,兩根手指,或者死,你自己選擇。”秦川眼神死死的盯著金長老。

              周圍此時鴉雀無聲。

              金剛熊血脈一族一直以來和月狼一族對立上都是占盡優勢,如今這個金長老更多的是被秦川嚇住了。

              秦川的實力到底多強,金長老心里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不敢賭。

              賭輸了,肯定沒命。

              但是就這么掉兩根手指,心里不甘,而且還會名義掃地,但是現在該怎么做,拼?有可能沒命。

              不拼,不但掉手指還要掉面子,回到族內也會成為罪人。

              可是他怕拼輸了。

              在秦川驚訝的目光中,金長老拿出了短刀,直接削掉兩個手上的小指。

              “我們可以走了嗎?”金長老冷冷的說道。

              秦川點點頭。

              秦川本以為對方一定會找自己拼命的,但卻是沒想到會這樣,這個金長老是怕死,還是極度能忍?

              他不知道,不過如果讓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舉動造就了一個八指琴魔的話,會怎么想……

              接下來的一切很順利。<!--over-->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