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872.第872章 復仇,提親,求婚(第四更)
              戰斗狂暴,但是戰局卻是一面倒,這些毒神宗的人想跑跑不掉,很快就被韓檎龍等人斬殺。

              啊……

              韓檎龍仰天大喊,大叫,那是一種發~泄,那是一種釋放,如今可以說大仇已經算是徹底的報了,壓在心中的大山沒了,他以為自己會背著仇恨渡過一生,甚至也會死在毒神宗手中。

              天荒宗主也被秦川斬殺了,每個人都要為他選擇負責。

              韓檎龍仰天大吼,好一會才停下來,臉上已經是淚流滿面。

              清澹眼睛紅紅的,晶瑩一片,她走到韓檎龍身邊:“師哥,師父九泉之下也該安心了,這些人死了。”

              “師妹,謝謝你,謝謝你秦兄弟。”韓檎龍向著秦川和清澹說道。

              “韓兄,我們走吧,該去毒神宗了,當年參與的人應該還有。”秦川說道。

              一行人前往毒神宗,如今秦川的實力對付這些人,就是快刀斬亂麻,對方臉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沒有趕盡殺絕,只是斬殺了曾經參與滅殺韓家的人。

              三天后,毒神宗解散了,一時間,秦川和韓家的名聲在天龍山北界傳開了,特別是秦川的名字,幾乎修煉之人沒有不知道的。

              重建韓家!

              秦川葉松口氣,總算是幫清澹了卻了心愿。

              清澹抱著秦川,很熱情,前所未有的熱情,很主動,這一天秦川看到了萬種風情的清澹,讓秦川都感覺云里霧里,如上云端,這個妖精,妖嬈入骨的仙子,圣潔無比的妖精,這種極端結合有著說不出的動人,吸引人,魂不守舍。

              安靜下來的清澹羞赧的窩在秦川懷里,不肯抬頭。

              這讓秦川感覺很好笑,緊緊的擁住那仙玉之姿,羊脂暖玉般的身體,肌膚如最細膩的綢緞,那種貼在一起,讓秦川從內心深處發出一聲滿足的呼吸,他仿佛要吃掉清澹一樣,一點點的啃食……

              滿口清香,舌苔生津,整個人都感覺清涼,如神仙一般。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寶貝兒!”秦川在她耳邊輕輕笑道。

              “惡心死了!”清澹笑著說道,心里其實很開心,她喜歡秦川這么叫她。

              “寶寶!”秦川笑道。

              “啊,你還是叫我寶貝兒吧……”清澹一顫。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秦川問道。

              清澹笑笑:“師父的事情沒了,我也就放心了,從沒有像現在這么輕松,心中沒有了包袱,我想去外面看看。”

              “我陪你!”秦川說道。

              “我可能要過些日子,我知道你有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我想你了,我會去找你的。”清澹笑道。

              秦川微微一愣,笑道:“得到我的人,這么快要拋棄我啊!”

              “就會胡說八道!”清澹羞憤的嗔道。

              “你現在有寶獸五行金牛,我倒也可以放心,但是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女人。”秦川嘿嘿笑道。

              “霸道的家伙,我也只會做你一個人的女人。”清澹輕輕抱住秦川的脖子,在他耳邊說道。

              秦川感覺渾身毛孔張開,能讓清澹這樣的女人說出這樣的話,也是一種巨大的成就。

              韓家重建,而就在今天,紫血家族家主登門,而且還有木家家主陪著,另外,秦川還看到了紫血衣。紫血衣一看到秦川就趕緊跑過來。

              “兄弟,我父親是來給你提親的。”紫血衣小聲說道。

              秦川笑了:“你說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兄弟,親兄弟,啊,不對,我叫你哥,親哥,裳兒可是也喜歡我的,我們是兩情相悅,有句話怎么說的,寧拆十座廟不破一樁婚,親哥,你一定要答應啊!”紫血衣那個焦急。

              “秦先生!”紫血家族家主向著秦川笑著打著招呼。

              一個魁梧高大的中年男人,面色微微發紫,但是很英俊,很儒雅,有著一種天生王者風范。

              龍行虎步,氣度不凡。

              “我和血衣是朋友,叔叔你叫我秦川就好。”秦川笑道。

              “好,那我就托大,叫你聲川兒吧,叔叔今天是來,是來給你提親的。”紫血家族家主微笑著說道。

              秦川一愣:“叔叔,我還沒有女兒,要不等等……”

              紫血衣差點暈過去。

              紫血家族家主笑道:“李裳兒小姐是你的妹妹,她說了,提親要來找你。”

              “叔叔,這件事也得等我見到小妹再說。”秦川想了想說道。

              “來了,來了就在外面。”紫血衣連忙說道。

              紫血家族家主尷尬笑笑,自己這個一直很滿意的兒子,唯獨在這件事上,實在是方寸大亂,到底還是個毛頭小子,在愛情面前昏了頭。

              木大小姐拉著李裳兒走了進來。

              李裳兒穿的很漂亮,俏臉微紅,看到秦川,低著頭,拉著秦川的衣袖。

              秦川笑了:“小丫頭長大了。”

              “哥!”李裳兒輕笑叫道。

              秦川笑了,現在秦川感覺她就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樣,賦予她新生,再加上這般相處和心靈上的交流,這和親妹妹沒什么區別。

              “人家提親來了,你得告訴我你愿不愿意,你要是愿意,就是平民百姓,我也支持你,要是你不愿意,咱就干脆拒絕,誰也不能逼你。”秦川笑道。

              李裳兒紅著臉:“哥!”

              “那是愿意呢還是不愿意呢?”秦川笑了。

              “愿意愿意……”紫血衣忍不住了,連忙說道。

              秦川無語的看著他:“我又沒問你。”

              哈哈!

              周圍不少人笑了,其實誰都看出來紫血衣和李裳兒都愿意,只是礙于女孩子的臉皮薄。

              自然這件事就定下來了。

              “紫血衣,我們是兄弟,你以后和我這個妹子結婚,我們依舊是兄弟,但有些話我說在前面,我這個小妹子身世坎坷,我希望她幸福,你要是真心喜歡她,就好好對她,不喜歡可以早點放手,我不希望她受委屈,外面的人,或者你們自己家的,不能欺負她。”秦川笑著說道。

              “哥,你放心,如果讓裳兒受委屈,我自裁你面前。”紫血衣認真的說道。

              婚事定下來了,一個月后成婚。

              秦川忽然臉色發紅,看看四周:“那個那個,我今天也求個婚……”

              周圍人一愣,秦川向著韓檎龍說道:“韓兄,我想娶清澹小姐為妻,你是她的家人。”

              清澹一愣,身體一顫,臉色微紅。

              “兄弟,那個要是我師妹愿意,我馬上答應。”韓檎龍連忙說道。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