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1504章 被偷襲的戰神傳承者

          第1504章 被偷襲的戰神傳承者

              秦川一下子打開了兩道生命玄關,這就相當于多了一條命。

              這個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驚喜,武者每天都是在刀尖上跳舞,很多人都是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要是能多一條命,這是天大的好事。

              走下生死臺。

              高山看到秦川的神色,知道成了,也很開心。

              兩個人走出這個大殿,剛回去,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

              秦川和高山趕緊回去。

              原來是在外的二十個戰神傳承者回來,但是幾乎全部掛傷,更是有五個重傷垂危,此時范丸正在忙的一頭汗,救治。

              周圍人一個個臉色焦急。

              秦川看到后直接走上去。

              “范哥在忙,不要讓他分神。”一個男人輕輕把手搭在秦川肩膀。

              “我懂醫術,我去幫下忙。”秦川說道。

              男人一愣,最后點點頭,松開手。

              秦川走上去,直接先一人身上扎了五針,動作快的如閃電,行云流水,這是吊命的,只要針在,三天內就不會死亡。

              別看秦川輕松施展,但是眉頭上也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臉色也有點白。

              范丸這個時候正好回頭看到,眼睛睜得好大,別人或許看不明白,但是他卻是很清楚,秦川的醫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秦兄弟,你來,我醫術實在有限,我給你打下手。”范丸直接后退兩部說道。

              這句話讓很多人震驚了。

              范丸的廚藝和醫術戰神殿的無人不知,就算在臨海城,甚至附近都是有名的神醫,可是現在他居然親口說自己的醫術有限,給人打下手。

              秦川沒有客氣,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直接走上前。

              菩提起死針!

              回天聚元針!

              小天衍針灸!

              大天衍針灸!

              否極泰來針!

              逆天九針!

              小五行針灸!

              大五行針灸!

              秦川這一刻將針灸用到了一個讓人驚嘆的地步,如今秦川的醫術可是太恐怖了,畢竟還有很多大道和寶物,對于醫術有著強大的增幅。

              秦川救人仿佛是藝術一樣,所有人都被秦川吸引,這一刻秦川身上仿佛有著一道仙氣。

              他人本就俊美,風度氣質絕佳,現在認真起來更是說不出的吸引人。

              葉青城不用說了,就連舞輕雪都是不時的出神,心中暗罵秦川是個妖孽。

              之前范丸救治的那個人是最嚴重的,基本上是沒希望了。

              秦川用的菩提起死針,和回天聚元針,再用小五行針灸硬生生將他從鬼門關上拉回來。

              這讓秦川松口氣,還好救回來了。

              雖然救不活應該也沒人怪罪,但是自己接手了,最好治好。

              其他幾個和這個相比簡單了不少,這個秦川和范丸一起出手,一個半時辰后,算是完成了。

              葉青城上前扶著秦川的胳膊,因為現在秦川的臉看起來沒有一點血色,神情也是疲憊。

              秦川是真的疲憊。

              ”你坐下來,休息會!”葉青城輕輕說道。

              “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覺!”秦川說道。

              “好,我們先回去!”葉青城說道。

              其他人要送秦川,秦川搖搖頭,然后和葉青城回到小院。

              一進房間,秦川直接把自己扔到臥榻上呼呼睡覺。

              葉青城心疼又有點好笑,還是第一次看到秦川這樣子,給他脫掉鞋子,外衣。

              讓他躺好,給他蓋上薄被。

              她紅著臉坐在秦川旁邊,靠在一個抱枕,看著秦川。

              此時秦川睡著了,她才敢這么大膽的看秦川。

              睡覺中,秦川翻個身,正好是向著葉青城這里,一只手臂翻過來,好巧不巧的落在她心口的一只玉峰上。

              無意識的秦川甚至還抓了兩下,然后就緊緊的抓住不松手,仿佛攀巖一樣……

              葉青城身體顫抖,紅著臉想離開,可是感覺渾身沒有力氣。

              好一會,才拿開秦川的手,葉青城逃開了,看了下這個睡覺都使壞的家伙就去了客廳。

              秦川這一覺睡得夠沉,醒來發現已經是半夜了。

              走出房間看到客廳哪里睡著的葉青城,微微一愣。

              這個女人現在像個小貓咪一樣,蜷縮著,雖然依舊是優雅性感美麗,但那中讓人憐愛的氣息很強烈。

              走過去輕輕的將她抱起來。

              但是她還是醒了。

              “是我,不要害怕!”秦川看到她睡醒瞬間的驚恐趕緊說道。

              葉青城身體放下來,靠在他懷里,干脆連眼睛也不睜了。

              秦川將她抱到臥室,讓她躺下,自己則是在她旁邊坐著,看著一個抱枕,兩個人的位置就仿佛換了換。

              葉青城怎么可能睡得著,紅著臉,閉著眼睛。

              秦川也笑了,也躺下來,給了她一個有力的臂彎。

              第二天吃早晚的時候,受傷的人也在,只有傷勢最重的那個沒在。

              其他人也都恢復大半,這也說明秦川的醫術強大。

              “你好,我叫祿廣宗,謝謝你,很高興認識你。”昨天那個男人客氣的和秦川打招呼。

              他是戰神殿的強者,在戰神殿和高山地位差不多。

              “你好,我叫秦川,不要客氣,你看高山他們,太客氣了反而不好。”秦川笑道。

              男人笑了:“好,那就不客氣了。”

              接下來秦川也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祿廣宗等人在秘境中被人偷襲,狼狽逃回來,要不是秦川醫術強大,至少死一個,廢掉四個,這可是戰神傳承者,死一個都是重大損失。

              偷襲他們的還是規則殿堂的人。

              秦川對規則殿堂的人就沒有好感,當然他曾經遇到的規則殿堂和這里的規則殿堂沒法比,差距太大。

              規則殿堂也是個大勢力,而且很大,在整個北疆帝國也是很獨特的,甚至北疆帝國皇室都不無法干預他們。

              北疆帝國的規則殿堂只是一個分支,但在地位上絲毫不遜色于帝國皇室。

              這一方世界的主宰據說是一個國度,一個宗門,一個世家,一個規則殿堂,一個玄門,一個魔門,一個妖門,一個戰神殿……

              那是最頂尖的一個圈子,比如北疆帝國屬于那個國度的陣營,而規則殿堂屬于那個規則殿堂的陣營,臨海城的戰神殿也屬于那個戰神殿……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