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1520.第1520章 賭注,五十顆千年赤果
              “你是不是男人啊,挑戰都不敢接,真給男人丟臉,我今天又來給你下戰書了……”

              男人不屑的昂著頭向著秦川直接大聲的叫囂。

              啪!

              秦川根本沒有等他說完,毫不猶豫的就是一個耳光抽過去,這個耳光雖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是一嘴牙齒沒了,腦袋嗡嗡作響,頭疼欲裂。

              “滾,你再說一句話,我就殺了你。”秦川冷冷的說道。

              男人屁滾尿流的跑了。

              他是一個傳信的,都說不會為難傳信的,比如上一個人來傳信就沒事,這一次他來了,辦成了還有功勞,他來就是要激將秦川,這個男人自認口才不錯,而且激怒人是他的拿手好戲,所以就來了。

              可沒想到對方直接動手,而且根本不給他再一次開口的機會,多好的口才沒有用武之地。

              再開口死了,那真是太冤了,所以屁滾尿流的跑了,一會也不想待。

              秦川只是不想搭理他們,還真是蹬鼻子上臉,本來以為規則殿堂會安生一些日子,這才一個月,看來對方還是不想這么算了,想想也是,死了百多人,這么算了,是有點說不過去。

              努力修煉吧,只要自己突破到了半仙境,對方再不愿意也得住手,甚至還要求著自己住手。

              其實很多人都在關注這規則殿堂和戰神殿。

              本來臨海城的戰神殿也能算得上一個強大實力,但是在北疆帝國排不進前十,但自從發生了和規則殿堂的沖突之后,戰神殿的名氣如今提升了很多,這讓本來一些想打臨海城主意的人打消了這個念頭。

              如今戰神殿就算是實力不如規則殿堂,但是至少也勉強站在了那個層次,算是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圈子。

              不過現在大家倒是都是在靜觀其變,如果戰神殿能撐下來,那么就可以交到一些新的朋友,畢竟和規則殿堂有矛盾的人很多,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只要戰神殿撐過去,那么就會有一些勢力和戰神殿站在一條線上,比如結盟。

              這一次秦川打了規則殿堂前來下戰書的人,消息再次傳開了。

              這讓規則殿堂郁悶無比,因為他們沒想到秦川會打下戰書的人,雖然沒有明確定規定不許打去送戰書的人,但大家幾乎都不會打,當然也有人打過,甚至殺過,不過落下的名聲很不好。

              沒想到這一次秦川動手了。

              規則殿堂郁悶的是該宣傳還是不宣傳,宣傳可以讓秦川和戰神殿的名聲臭一點,但是也會顯得規則殿堂無能。

              他們還在猶豫要不要宣傳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宣傳了,所以很快這件事情就流傳出去。

              規則殿堂一看這樣,干脆也自己散布消息,主要是向秦川不敢接受挑戰這個上面拐。

              希望可以挽回一點規則殿堂的面子。

              秦川拒絕了兩次規則殿堂的挑戰。

              但是很多人心里很明白,規則殿堂約秦川打帝國天臺,這本就是一種無賴行徑,秦川不答應也不是很丟人。

              不過就在三天后,規則殿堂還在宣傳秦川懦夫等時候,戰神殿這邊放出了口話,可以接受規則殿堂的約戰,但是要下賭注。

              如果規則殿堂敢,那就接下,不敢就不要在外面滿嘴噴糞。

              秦川把話放出去了,把問題直接丟給了規則殿堂。

              本來大家都還在議論,而且規則殿堂還在宣布秦川是懦夫膽小鬼,不夠男人,不敢接受挑戰,一個武者連接受挑戰的勇氣都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戰神殿哪里傳出消息,人家接受了,這讓規則殿堂在哪里仿佛像個小丑一樣,或者說像個潑婦一樣,只敢動嘴,畢竟大家都知道規則殿堂的德行,要是有把握沒掉戰神殿,早就去了。

              戰神殿接受挑戰,規則殿堂再次派人前往戰神殿,商議比斗的賭注。

              這一次前去的還是北堂風云。

              畢竟也算是打過一次交道了。

              當秦川看到北堂風云的時候已經是數天后了。

              秦川看到北堂風云后笑笑:“我是不是要恭喜你重新成為大長老。”

              現在秦川自然也知道了很多消息。

              “我忽然發現規則殿堂招惹你是一個很錯誤的決定,可惜我做不了主,如果我能做主,就算落個無能,我也不會來招惹你。”北堂風云苦笑著說道。

              秦川一愣笑了:“可惜你是規則殿堂的人,不然我們或許可以把酒言歡,成為朋友。”秦川笑道。

              “是啊,不過我沒有把你當成敵人,現在我代表我個人,等談賭注的時候,我再代表規則殿堂。”北堂風云說道。

              “那我們就先談賭注吧,談完了,我請你喝酒,不知道你敢不敢喝?”秦川說道。

              “好,不知道秦先生的賭注是?”北堂風云問道。

              “五十顆千年赤果。”秦川說道。

              北堂風云吸口涼氣。

              千年赤果是規則殿堂控制的資源,那是一棵超越了萬年的赤果樹,說起來也算是天材地寶了,但是秦川要五十顆,還是千年赤果,千年啊,差不多是這個層次境界的一輩子時間,五十顆千年赤果,估計規則殿堂儲存的也就這個數量。

              “這個是不是太多了,規則殿堂也沒有這么多。”北堂風云苦笑著說道。

              “我既然敢說這個條件,那就說明規則殿堂有,至于接不接,就是你們的事了。”秦川笑道。

              “就算我們接下了,不知道秦先生你們的賭注是什么?”北堂風云問道。

              “你們挑戰我們,我們還需要賭注嗎?”秦川問道。

              “既然是賭注,那就是都要下的。”北堂風云無語。

              “好吧,我們賭注是十塊免死金牌。”秦川說道。

              北堂風云一愣,這個可是大手筆,免死金牌啊。

              秦川知道他懷疑,所以干脆拿出了十塊免死金牌。

              這讓北堂風云也是震驚,畢竟一下子能拿出十塊免死金牌的人豈能簡單到哪里,就算是規則殿堂的殿主都沒有能力一下子拿出十塊免死金牌。

              就算是湊都不一定可以湊得出來。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