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1668.第1668章 夫唱婦隨,明月退婚

          1668.第1668章 夫唱婦隨,明月退婚

              秦川看著羽落輕那羞紅的臉就笑了。 ()

              “要不要我們也試試?”秦川笑道。

              “混蛋!”羽落輕嗔了一句。

              她其實看到之后心里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自己和秦川,畢竟兩人親過兩次了,特別是第二次,自己居然沒有反抗他,現在只記得當初心慌意亂,什么感覺真記不起來。

              但是這又是人的本能,只要是正常的人,都會有這種朦朧的情竇或者說是欲|望。

              秦川看著她,羽落輕微微低著頭。

              月光下的絕色佳人,美得更是驚心動魄,特別是這個女人得到了仙女龍傳承,那種仙韻之氣更加強烈,讓人更加感覺她是月中仙,身上似乎都帶著一絲神光。

              “我想親親你!”秦川輕輕的說道。

              羽落輕沒說話,也沒動。

              秦川微笑著說道:“可以嗎?”

              羽落輕還是不說話,此時安靜,秦川的聲音很輕,索繞耳邊。

              “寶貝兒,你說句話啊,我等著你回答呢。”秦川在她耳邊說道。

              “不可以……”

              秦川:“……”

              秦川就是想讓她開口答應自己,他也以為她會答應自己的,沒想到她還是臉皮太薄了。

              發生了這么多事情,秦川感覺她放開了,現在看來還沒有完全放開。

              看到秦川郁悶的表情,羽落輕卻是開心的笑了。

              “臭家伙,你就天天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嗎?”羽落輕嗔了一句。

              “圣人曰食色性也,這是正常人類都有的,這是促使人類進步的動力,這是神圣的,高尚的,純潔的。”秦川一本正經的說道。

              “就會胡說八道,走吧,天不在了,早點休息吧!”羽落輕笑笑。

              “你陪我!”秦川看著她溫柔的說道。

              羽落輕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就沒有拒絕,輕輕點點頭。

              回到房間,并肩躺著,秦川依舊想之前那樣。

              把臉埋在她懷里,倒也沒有多用力,就像是正好挨著。

              羽落輕其實心里發慌,但是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清香四溢。

              秦川感覺特別的滿足,無意識的就向著羽落輕擠了擠,羽落輕恨不得打這個家伙一頓,這真是得寸進尺。

              但是考慮到這個家伙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咬咬牙忍了。

              可是這個家伙整個臉都貼著自己的心口,那種感覺讓他有點心亂如麻。

              從沒有這樣感覺,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

              半夜醒來的時候,羽落輕是蜷縮在他懷里睡著的。

              優美的曲線,但是她睡覺的樣子讓秦川知道她其實很孤獨,也沒有太強的安全感。

              輕輕的攬住她。

              畢竟是強大武者,感知靈敏,所以還是醒了,看到自己縮在秦川懷里,臉一紅,想離開一點,不過秦川怎么可能讓她走。

              微微用力抱緊她。

              “睡吧!”秦川輕輕說道。

              “你以后準備去哪里?”羽落輕問道。

              “還不知道,先在這里停留一段時間吧,然后了解下這個世界,對于仙域了解的還是太少了。”秦川想了想說道。

              “嗯!”

              “你有什么想法嗎?”秦川問道。

              “沒有,你做主吧!”羽落輕說道。

              “我們這是夫唱婦隨嗎?”秦川笑道。

              “我說是,你開心嗎?”羽落輕笑道。

              “夫人,我還想聽你叫我夫君。”秦川說道。

              “不叫!”

              “夫人,我這都受傷了,你都不能滿足我一下。”秦川哀怨的說道。

              “夫君!”羽落輕的聲音很清冷。

              秦川一顫:“那個那個夫人咱能不能溫柔點。”

              “不能!”

              “夫人,我這都受傷了,你就滿足我一下吧,就一次。”

              “好好,臭東西,就會欺負我。”羽落輕無語的看著秦川,這個家伙沒事打苦情牌。

              想到他受傷,當時的情景她都做好死的準備了,和他一起死,現在滿足他一下也不為過。

              “夫君!”

              秦川感覺三萬六千毛孔無一不爽,憐惜的抱著她,可是兩個人是之間很清白,所以都不知道該怎么表達。

              羽落輕能感受到秦川對自己的愛戀,甚至有種寵的感覺,其實女人都喜歡這種感覺,羽落輕也不例外,甚至更需要,因為她孤身一人。

              “寶貝!”

              羽落輕不吭聲!

              “寶貝兒!”

              羽落輕不吭聲。

              秦川笑著看著她。

              羽落輕就知道這家伙肯定會得寸進尺。

              “小寶貝兒!”

              羽落輕一顫:“惡心,你還是叫我寶貝吧……”

              秦川笑了,要想讓她感覺不惡心,那就要讓她感覺比這個更接受不了的。

              “寶貝!”

              “嗯!”

              聲音很小,臉都紅了。

              秦川感覺很開心,很滿足,很有成就感……

              男女之間最快樂的就是這種心靈、意識、感覺上的接觸碰撞,這是陰陽大道,讓人心情愉悅,這也是一種修行,還是人倫正統。

              “寶貝!”

              “嗯!”

              “寶貝!”

              “你沒完了是吧!”羽落輕氣呼呼的說道。

              “你生氣的樣子真好看。”秦川笑著看著她,眼神有點肆無忌憚。

              羽落輕抵不住那有點熾烈讓她心慌的目光,輕輕的埋首在秦川懷里。

              ……

              三天后,秦川的身體痊愈了,現在滄瀾到時和明月公主火熱,也就軒轅軒孤身一個人,不是他找不到女人,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

              明月公主今天去皇宮提出了要退婚。

              這是個大事,本來這件事情應該不好辦,但是老祖宗的出來,就因為明月公主求他,這件事情讓南楚帝國皇帝進退兩難。

              退婚肯定要得罪北芎帝國。

              所以南楚帝國國主去找了老祖。

              “老祖,明月公主要退婚。”南楚帝國國主到了老祖的院子,行過禮后將事情說出來。

              老祖看看中年男人,也就是南楚帝國的國主。

              “你打算怎么做?”老祖平淡的說道。

              “北芎帝國比南楚帝國強大很多,當初聯姻也是商量好的,現在退婚沒有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南楚帝國國主苦笑著說道。

              “退吧,就說丫頭有喜歡的人了。”老祖想了想說道。

              南楚帝國國主一愣,但還是點點頭:“好!”

              “給我捎個信,就說我要見那幾個年輕人。”老祖說道。

              ……

              今天秦川則是在修煉陣法,因為不出意外,陣法要突破了。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