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1805章 魔神令,魔君離開

          第1805章 魔神令,魔君離開

              秦川想了好一會,回過神來向著大師伯問道:“神域該怎么去?”

              大師伯搖搖頭:“你的實力還不夠,至少等你星君實力時候再考慮吧!”

              秦川也知道,其實星君實力也不行,只是秦川比較特殊,以尊者境界展現的實力讓所有人震驚,這也是他們感覺秦川可以早點去哪個波瀾壯闊的大世界。

              神域并不是說都是超級強者,普通人依舊是占了十萬只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但是人多了,武者自然多了,不過那個世界會有更多的特殊存在,比如出生就擁有別人奮斗一生都沒有的實力。

              萬族林立,傳說的神族,妖族、魔族,戰族,天人族……

              其實以秦川現在的打算也不準備這么快去神域,畢竟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差點有點多,星君實力到神域,和那個層次的接觸,估計都要差很多很多。

              所以現在大師伯沒說馬上去,秦川反而舒口氣,如果星君實力可以不去的話,他星君實力也不打算去。

              到時候看吧,先提升實力,解決眼前的這些困難,現在面臨最大的困難是地仙門。

              “這個給你,這是前往神域的傳送石,只能使用一次,只能前往神域。”大師伯遞給秦川一塊七彩靈石,絢麗之力,散發著神秘的氣息。

              秦川接過這顆靈石,這東西說珍貴很珍貴,對于想去神域的,或者走投無路的人,這就是最好的東西,但對于從不想去神域的人,這東西沒有任何用處。

              秦川自然肯定要去神域的,畢竟幾女在哪里,再說還有師父,嗯,現在應該算是自己的父親了,還有母親,自己肯定要去的,不過要晚一點了。

              收起傳送石,秦川也算是有目標了,而且居然發現自己的身世,自己的這個身世如何他不知道,戰神家族肯定不一般,但是自己父親只是個私生子,不過自己的母親來歷不小,神凰家族。

              秦川無意中從大陸史冊中看到一些悠久歷史,比如這個神凰家族,就是一個大家族,身體中據說是有著神凰血脈,甚至曾經強大一時,輝煌無比。

              不過史冊中記載后來沒落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神凰家族再沒落,也沒有人敢想著去替代神凰家族,或者滅掉神皇家族。

              遠古傳承下來的家族,底蘊強大的是難以想象的,父親的囑咐讓自己去找母親,或許是為了給自己找個護身符吧。

              秦川暫時拋開這些,畢竟現在還不去神域,還是處理眼前的事情再說。

              布陣!

              一張山河圖破陣,并不代表陣法就可以不布置了,要知道山河圖可不是誰都有的,就算是一次性的山河圖也是珍貴無比,而且能破掉秦川的陣法,品級肯定不低。

              山河圖有一次性和數次甚至永久的,就算是永久的也是受境界限制,一個使用頻率,比如一個月只能使用一次,境界低使用失敗,無法收起目標陣法等。

              所以秦川還是要在第一時間布置好陣法,爭取一切可以爭取,爭取一切可以生存下去的努力。

              秦川布陣,魔君一直陪著他,不過這一次秦川沒有那么急,只是白天布陣,晚上休息,或者帶著魔君逛夜市。

              也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魔君要離開。

              這種感覺很強烈,可是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從哪里來。

              其實秦川不知道,在九天魔女云宮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手中拿著一塊特殊的令牌,這是一塊魔神令,可以召喚一個未來有可能成為魔神的人來到這里。

              這個東西就如曾經的九天玄女石,效果完全一樣。

              而她現在要把這個石頭送到魔君手上。

              當然她不用去找魔君,因為她們姐妹關系好,所以留了個小物件在魔君身上,這個小物件就是可以互相傳遞東西,不過東西不能大,傳送一次,對于這個小物件也是損害很大。

              從神域哪里傳一塊魔神令,估計會直接報廢掉這個小物件。

              她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將這塊魔神令傳了出去。

              ……

              陣法在數天之后布置好,重新有了陣法,秦川感覺松口氣,心里踏實了幾分,現在的實力不足以抗衡的時候,還是需要借助一些外力。

              陣法就是最好的選擇之一,特別是秦川的陣法,那真的可以說是安全感十足。

              陣法好了,秦川和魔君弄點吃的,弄點喝的,慶祝一下。

              剛剛弄好,準備喝酒,魔君身上光暈一閃,手腕上一個小鐲子碎裂,不過她受傷卻是多了一個東西。

              一塊漆黑色的令牌。

              魔君臉色一變,她似乎想扔掉這個令牌,但是卻做不到,然后秦川愣住了。

              因為這個情景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當初的澹臺皇傾、褚師清竹。

              魔君一開始慌亂,但漸漸的平靜下來。

              這個魔神令其實里面就是個傳送石,到了魔君手上,直接血脈原因,自動使用。

              “夫君,我在神域等你,我在九天魔女云宮等你,我會記住你的話,不會和九天玄女神殿為敵……”

              秦川臉上露出微笑,很想擁抱住她,但是手臂卻是穿過了她的身體,她已經離開了,留在這里只是個殘影。

              看著桌子上滿滿的菜肴,還有剛剛拿出的酒,忽然就感覺索然無味。

              人這輩子一路上孤獨的時候多,分散的時候多,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體,都有自己的一條軌跡,關系近的,會糾纏,關系越近,糾纏的時間越長,但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體。

              想到魔君離開時候的笑顏,秦川心情微微好了一些,或許不用多久,自己就可以再見到她,也能見到褚師清竹、澹臺皇傾、羽落仙子。

              這個時候,滄瀾幾個人走來,敲敲門,秦川打開。

              幾個人來蹭飯,只是看到秦川臉色有點不自然。

              “怎么了?”滄瀾關心的問道。

              “魔君去神域了,這做的飯都沒顧上吃,來吧,咱們兄弟幾個吃吧!”秦川笑笑。

              滄瀾幾個人嘴角一抽,不過秦川笑笑:“好了,我心情沒那么遭,這是她的機緣,或許該高興,再說不用多久就可以去見她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