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2065章秦家有女初長成

          第2065章秦家有女初長成

              第2065章秦家有女初長成

              月卿吟一時間沒有明白秦川的話,或者說不是不明白,只是已經習慣了現在。

              畢竟兩年來一直這樣生活著,他覺得很好,她性子淡薄,沒有什么想法,雖然對于秦川的很多事情知道了,但是他沒有太大的感覺。

              她和秦川之間,每一天她都覺得是一種幸福,因為她知道這一天會離自己而去,是不是永遠的離開她不知道。

              但是沒有不散的宴席,肯定會分開,就算不是永遠的分開,但那也是分開。

              還有她之所以發愣,是因為她知道,離開八荒之地的時候,就是他們分開的時候,就算一時不會分開,但也不會拖延太久。

              “哦,能離開了,很高興吧!”月卿吟笑著說道。

              秦川沒有多想,點點頭:“是啊,有很多事情要做,總歸要離開的,寶貝兒你不開心嗎?”

              “開心,我也很想墮仙城,我父母他們也很想回去,很好。”月卿吟笑笑,看著秦川,眼底深處有著一絲淡淡的惆悵。

              月青云等人知道可以回去后一個個激動無比,一天也待不下去,直接收拾下,決定今天就離開。

              其實秦川也想離開,他很想回去看看,畢竟天門之遁都可以用了,他思念的人太多了,他要去看看她們。

              月家人其實也沒有什么要收拾的,大家都有須彌芥子,所以要收拾的東西很少,其實到最后真離開的時候,畢竟這里住了兩年,還是有一點感觸的。

              甚至有人提議,要不在這里留一個晚上,明天上午回去,今天已經是半下午了。

              最后大家還是同意了,放下了一些東西,在這里住著一個晚上,反而是一種享受,甚至有點留戀不舍。

              月卿吟挽著秦川的胳膊,在這個住了兩年的莊園里散步,看著這里的一花一草,很多東西都是她種下的,眼中有著一絲不舍。

              “以后想來這里了,我可以直接帶著你瞬間到這里,我們可以在這里住幾天,住些日子。”秦川看出了月卿吟的不舍,笑道。

              “真的?”月卿吟眼眸一亮看著秦川。

              秦川點點頭:“當然,我們來這里很方便的,你忘了我有天門之遁的嗎,瞬間的問題。”

              五行仙旗真的是逆天的寶物,這個最大的能力,最讓人羨慕的也就是天門之遁,這個能力實在是太恐怖了,浩瀚的大世界,武者的忘情,其實很多時候是因為受地域的限制。

              而秦川從此以后幾乎不受地域限制了,想想都激動,這個寶物讓他開心無比。

              晚上月卿吟主動求歡,抵死纏綿,用盡了自己的溫柔手段,真個是銷魂蝕骨,她清冷如仙的面孔,卻是流露出屬于她的致命妖嬈,甚至很大膽的嘗試了一些讓秦川想都不敢想的溫柔。

              第二天,大家離開,再也等不下去了。

              天門之遁!

              回去太快了,直接回到了墮仙城,然后浩浩蕩蕩的向九域墮仙門走去。

              行走在墮仙城的大街上,月家人一個個感慨萬千,幾年前離開這里,可惜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被人傳送離開,以為再也回不到這里了,沒想到再一次回來。

              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甚至味道都一樣,而大街上的不少人看到月家人浩浩蕩蕩的回來,直接懵逼了。

              因為誰都知道月家人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可是現在一大家子都在,好多人,這難道是鬼嗎?

              很快,月家人回來的消息瞬間傳遍了墮仙城,而一些人自然是恐慌無比,人心惶惶,當他們一行人來到了九域墮仙門的時候,葉家人也出來了。

              葉家主當初死了。

              不過有新的葉家主,只不過看到月家一家人,他們直接嚇傻了,一個個跪在地上,這是不可饒恕的罪過,月青云臉色很難看,可惜他那個世交葉擎天已經死了。

              月青云總的來說還算仁慈,當初參與的人已經四行差不多,最后陰了秦川一把,他們也進入了八荒之地,幾乎死光了。

              至于西海家,當初已經低頭了,付出了代價,因為這件事,西海家居然再次選擇了歸隱,這兩年已經消失了。

              這里事情秦川已經不用再處理了。

              所以他想回去看看了。

              他想月卿吟和月青云夫婦辭行,月卿吟一點也不意外,笑著送他離開,叮囑他路上小心。

              秦川抱著她,不舍的松開,然后親吻她一番,才離開。

              月卿吟微微紅著臉:“我在這里等你!”

              秦川笑笑:“很快我就會回來。”

              離開后,秦川第一個去的并不是回家,雖然他很想父母,想爺爺奶奶,回去肯定要回去,但他還是先去了澄城哪里,這是個習慣,因為從外面回去。

              第一個地方永遠都是城城那里。

              秦川也不知道為什么,難道是因為自己最大的一個孩子在哪里,那個小丫頭現在多大了,還認不認自己?

              中天城!

              秦川再次來到這座城池,心情說不出的好,這里永遠都有種親近感,因為這里由著他最重要的人在這里,這里可以說也是他的一個家。

              聽風軒!

              秦川站在了聽風軒門口不遠處,他之前擔心太久沒來,會不會有什么變化,可是來到這里之后發現這里一切如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少女從遠處走來,路他似乎十三四歲,身姿修長,美貌無比,只是這相貌在秦川看起來卻是一顫。

              因為她和澄城太像了,足有六七分像。

              還有就是有自己的一分神韻。

              秦川看著她,女孩回頭看到秦川,微微一愣,他有點迷茫,但似乎有點熟悉,可是她確定不認識。

              而秦川自然可以肯定這小丫頭就是自己的女兒。

              秦曦兒!

              秦家有女初長成!

              上次離開的時候她才幾歲,現在她已經這么大了,都要成大姑娘了,看到她,秦川有愧疚,很愧疚。

              他甚至有點猶豫,因為他怕女兒怪罪自己。

              他什么時候這么膽小過,現在卻是愣愣的不知道說什么。

              噗嗤!

              這個時候一道笑聲從不遠處傳來,這聲音秦川太熟悉了。

              回頭一看笑了。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