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2214章 林之沖的毒
              藥不醫直接被打哭了,秦川確實也沒想到,畢竟要委屈到什么程度,才能哭出來,一個大男人,還是個強者。

              “這這,被打哭了,我沒有看錯吧!”有人不能相信的說道。

              “這慫包,別人命都丟了大半,也沒有哭的,哭有個屁用,真丟人。”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想想藥不醫之前那狼狽樣,一向瀟灑慣了,怎么能接受自己如此丑態公眾于世人面前。”

              “這一哭,藥不醫一輩子抬不起頭,也把中州藥門的臉丟盡了,估計回去還會被中州藥門治罪。”

              ……

              刷!

              一個人影上了武臺,向著藥不醫緩緩說道:“滾回去,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藥不醫止住哭聲,似乎想到了什么,身體一顫,低著頭捂著臉走了下去,他自己都有點失控了。

              如果再有一次,他估計會忍住不哭。

              藥不醫下去了,臺上留下秦川和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比起藥不醫更年輕。

              但是秦川知道,這個人的實際年齡比起藥不醫大了一倍不止,只是看著年輕,而且按年齡算也算是年輕人。

              因為壽元的原因,所以年輕這個定義更廣了,不只是看相貌,主要是看生命力。

              只要生命力在達到巔峰之前,都算是年輕人,這個人從之前說藥不醫的話可以看出來,他也是來自中州藥門。

              藥不醫已經是中州藥門的天才,而這個人能這般說,而且看到藥不醫沒有還手之力的時候還敢站出來,說明這個人更強。

              還有能這么說藥不醫,也就說明他在中州藥門的地位比起藥不醫更高,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這個人看著秦川,臉上神色自然,其實他心里并不是多么的不爽,甚至還有那么一點高興。

              因為藥不醫出丑了,而且還是個足以讓他永世不能翻身的丑,不然以藥不醫的天資多年后絕對和他有一拼。

              他的優勢在于年齡上比起藥不醫強大,但藥不醫的優勢是年輕,現在好了,少了一個巨大的競爭對手。

              至于中州藥門丟臉,和自己還真沒關系,所以他心里不恨秦川,不過表面上卻不能裝作若無其事。

              他要表現出憤怒,仇恨,還要給中州藥門找回這個場子,找回這個臉,到時候自己和藥不醫,一反一正,這種對比,讓藥不醫就算是以后有什么翻身機會也會徹底消失。

              還能給藥不醫巨大的壓力,所以他今天這一場必須打好。

              至于秦川,他感覺自己絕對能勝,只是要勝的漂亮。

              “你好,我叫林之沖,你應該聽說過我吧!”男子看著秦川一副很自信的樣子,雖然做出了憤怒的樣子,可是還是讓人感覺很傲氣。

              “沒聽過!”秦川干脆的說道。

              林之沖一愣,自己的名氣還是有的,鬼醫林之沖的名字還是很不錯的,特備是在年輕一代。

              只要有點實力,有資格來這里參加武道交流的年輕人,肯定要了解五洲年輕一輩中的強者。

              林之沖就是一個被了解的存在,這也是為什么林之沖這么自信,只是沒想到秦川不按套路來。

              在他看來秦川這么說是故意的,畢竟在他感覺里,不知道自己的年輕人太少了。

              就算是一些長輩為了后輩考慮,也會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秦川說不知道,他自然不相信。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今天我會教你做人。”林之沖昂著頭說道。

              “做你大爺!”秦川翻翻眼說道。

              “你你,沒素質!”林之沖這一次真的而是憤怒了,畢竟這么多人,總的來說也是個年輕人,火氣自然會大。

              “就你也配談素質,要打就打,不打滾蛋,中州藥門都你們這種廢物嗎,唧唧歪歪的,煩不煩?”秦川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差點讓林之沖吐血,之前的藥不醫就是被秦川這般說了幾句,沒想到自己有在這里浪費口舌,再次被對方嗆了回來。

              憤怒,之前如果沒怎么憤怒,那么現在可以說已經是怒不可遏,怒火燒到了頭頂。

              “既然你這么急著送死,我成全你!”

              林之沖手一揚,漫天黑霧籠罩。

              毒!

              藥不醫擅長用毒,但也只是擅長,在林之沖面前,藥不醫的毒絕對是小巫見大巫,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這也是把林之沖逼急了,太火大了,不想給秦川任何機會,直接拿出了自己最擅長的毒。

              面對撲向秦川的毒霧,秦川仿佛沒有看到一樣,根本沒有要動的打算。

              周圍的人都是屏住呼吸。

              很多人都是惋惜的看著秦川,不少人其實還是很喜歡秦川的,因為能把藥不醫打成那樣。

              還有的是因為喜歡秦川那嘴里說出的話,那些能把人氣的吐血的話,所以不知不覺就有不少人感覺秦川挺好。

              其中不少女子都覺得秦川好帥,長得好看,還是白發,一身白衣,氣質好,有著一絲仙氣。

              加上說出的話,不溫不火,不冷不熱,卻是讓人氣的吐血,那種狂,那種凌駕于對方的神態,讓不少女孩子心動。

              可是現在林之沖用上了劇毒,秦川整個人陷入到了毒霧當中,這讓不少人都是充滿了好奇。

              有很多人是不偏向于任何一方,他們就是來看熱鬧的,所以誰死誰活和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還有一些人是希望林之沖贏的,這些人看不慣秦川那個囂張的樣子。

              秦川的表現,在很多人看來就是囂張,加上秦川長得好,所以很多人會嫉妒,就想著秦川完蛋。

              還有一些人自然是希望秦川沒事,就是想看看他如何逆襲,如何將中州藥門的這個林之沖打敗。

              林之沖的表現同樣也是很囂張,很多人自然也看不慣他,所以不少人也希望秦川能把林之沖打的最好像藥不醫那樣,打哭。

              毒氣彌漫,秦川和林之沖都被毒霧包圍了,但這毒是林之沖下的,自然美人會擔心他,現在只有一個結果,秦川會不會中毒?

              似乎一切都是林之沖占據了主動權。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