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2282章被嚇住了

          第2282章被嚇住了

              沒有回頭,這個男人就要向著身后出手,這一招猶如回頭的毒蛇,又快又狠。

              可是一切都結束了,秦川依舊是不慌不忙,看看這并不是多么快的招式,打在了男人的后背上。

              噗!

              男人直接口吐鮮血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口中不斷的噴血,鼻子也是呼哧呼哧的出氣。

              看情況能不能活下來真不好說了。

              這一切只是發生在瞬間,秦川其實也是微微吃驚,驚訝自己的佛手威力這么強大。

              還有就是,這個佛手使用起來看著有點笨拙,但其實用起來卻是行云流水,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甚至使用起來神清氣爽,那種得心應手的感覺很好,不過這畢竟是第一次使用,有點生澀,雖然動作熟練,但是感覺卻是有點生澀,不過連續使用幾次之后已經感覺來了。

              軒轅洪烈驚呆了,看著秦川,他的人什么實力他最清楚,特別是那個男人的實力。

              可是現在一招都接不下,這個自己也能做到,但是對面的這個人才多大,自己已經到了巔峰,想再進一步已經是難如登天了。

              這個年輕人潛力巨大,以后的成就比起自己絕對是高了沒邊,自己現在該怎么辦?

              這是最現實的問題,因為一旦做了決定,就要為這個決定負責,要承擔下來,能走到這一步,不只是會沖動。

              不然也蹦不了多久,強大的武者并不是修為強大,腦子也要好使,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畢竟一個人做不到對抗整個世界,一個家族也對抗不了所有人,群體社會,因為血脈因為利益都需要融入一個集體。

              畢竟每個人都有無數個同等存在,還有無數可記的超越自己的存在,居安思危,沒腦子,死的很快。

              此時的軒轅洪烈糾結無比,主要是他沒有信心斬殺秦川,不然她直接斬殺秦川,將一切威脅扼殺在搖籃中,也就沒有了什么威脅存在。

              也就不用那么擔心了。

              但是其實他也知道,就算自己能殺也不敢殺,這么一個強大的青年高手,背后肯定有靠山。

              這是常理,至少誰培養了這么一個人才,就這個已經是一座震撼無比的高山。

              殺了這個年輕人,不知道會有什么人找過來,所以說,當秦川露出這份實力的時候,再加上這里都是人,所以說軒轅洪烈無論如何都不敢如何秦川的。

              秦川微笑著看著軒轅洪烈,現在他一路走來,也知道這個原因,所以他并不擔心自己。

              別說他現在實力自保有余,就是他的實力打不過對方,也不用擔心性命之憂。

              嗯,短時間不會有性命之憂。

              除非遇到一些特殊人,這些人亡命之徒,還比秦川勢力強盛,打上秦川主意的話,就不好說。

              還有就是怕對方囚禁,一般的囚禁自然不用擔心,秦川有著五行仙旗縮地尺什么的,也囚禁不了。

              只怕一些特殊的寶物囚禁,無法離開的那種。

              不過還好,現在秦川也算是藝高人膽大,根本不懼對方,想玩,秦川就陪他們玩到最后。

              秦川緩緩向著軒轅洪烈走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梵輕塵輕輕開口:“秦川,算了,我們走吧!”

              秦川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好!”

              拉著梵輕塵直接離開,而軒轅洪烈這一次很有眼色,并沒有說什么,更沒有攔截秦川。

              只要他敢吭聲,秦川會毫不猶豫的廢掉這個男人,管他是誰,要不是梵輕塵開口了,秦川也不會放過他。

              這個女人開口了,秦川就放他們一次,要是還不知好歹,那也不要怪他不客氣。

              被這么一攪合,也沒什么心情繼續逛了,所以干脆回去,回去就容易了,瞬間就出現在了小山上。

              梵輕塵的心情并沒有什么不好,反而有點古怪的看著秦川,這一下把秦川看的有點不自在。

              “那個,你不要這樣看我,我害羞!”秦川扭捏的說道。

              撲哧!

              梵輕塵沒忍住笑了,這還是秦川第一次看到她這種笑,真的是有點震撼,那一瞬間仿佛是被美麗包圍了一樣。

              “呆子,傻看什么。”梵輕塵看著秦川呆呆的望著自己,臉上不知道為什么一紅。

              那一抹淡淡的紅暈,很淡,可是卻是如天空流星一般直接劃過了秦川的世界。

              美,太美了,震撼,不由自主的伸手輕輕的落在梵輕塵的臉上。

              溫潤如玉,梵輕塵沒有躲,也沒有擋,只是看著秦川的眼睛,她的神色變得柔和起來。

              伸手握住落在她臉上的手,握住秦川的手,才輕輕說道:“不許看了!”

              “你這么好看,不讓我看,讓誰看?”秦川笑道。

              “誰也不讓看!”

              “那豈不是暴殄天物,以后只讓我一個人看,好不好?”秦川靠近她,輕輕的說道。

              梵輕塵紅著臉,長長的睫毛垂下,微微顫抖,越發的動人無比。

              “輕塵,你真漂亮!”秦川輕輕的說道。

              梵輕塵有點心慌,她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

              秦川看著梵輕塵的變化,心里卻是開心極了,因為現在的梵輕塵已經變得越來越像一個正常的女人了。

              “我去做飯!”梵輕塵忽然后退一步,然后迅速去了廚房,有點落荒而逃的感覺。

              梵輕塵自然沒有秦川做的東西好吃,可是在秦川感覺,很好吃,因為這是梵輕塵做的。

              晚上秦川敲敲梵輕塵房間的門,他內心還是有點緊張,在梵輕塵面前,他雖然這段時間臉皮變厚很多,但還是有點放不開。

              梵輕塵打開房門,看著秦川不說話。

              “那個,這里睡得不舒服,我能不能去……”

              “那我在外面睡,你在里面。”梵輕塵笑著說道。

              “額,我還是在這里吧!”秦川說道,但是眼睛看著梵輕塵。

              梵輕塵微微低著頭,似乎想說什么,但最后沒有說,關上門休息了。

              “輕塵,我們什么時候要孩子?”秦川笑著問道。

              “等我想要的時候……”

              “那你什么時候想要。”秦川趕緊問道。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