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2498章 主宰戰場,局勢穩定

          第2498章 主宰戰場,局勢穩定

              被秒殺的這個是虛無境,比秦川還要高兩個小境界,可惜不是什么特殊傳承者,但年輕一代能走到這里都是家里的天才人物。

              可惜這樣的人物,在秦川這里真的是不堪一擊,甚至連逃跑都做不到,更被說是還手了。

              瞬間,秦川斬殺了兩個人。

              場面再次愣住了。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無法相信,就連慕容家此時也是呆呆的,這一切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不過很快慕容家就是巨大的驚喜,有這么一個強大的存在助戰,那真的可以說是慕容家祖上顯靈,這是要改變結果了。

              慕容家這邊開心,可是羊舍家卻是不同,一種深深的恐怖襲上心頭,頭上仿佛瞬間多了一把要命的刀子,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

              不過秦川已經動手,戰斗已經開始了,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在猶豫,因為猶豫可能就會死亡,慕容戰這個時候大吼一聲。

              殺!

              這一聲也算是氣勢如虎,一下子點燃了慕容家的熱血,一個個奮勇的殺向對手,而秦川則是一個大殺器。

              他到哪里,就是秒殺,就算是有保命的東西也禁不住,只是多持續那么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還是逃不過被秦川斬殺的下場。

              不一會五個虛無境的高手被斬殺。

              這些人都是羊舍家未來的中堅,是支撐羊舍家的柱石,是羊舍家未來的保障,可是現在被切瓜割草一樣。

              殺!

              又一個倒在了秦川腳下,而這個時候隱藏在暗處的戰神境強者早就雙目充血,而羊舍鯨已經撐不住了。

              不是他撐不住慕容戰,而是眼前的局面他撐不住,看著最親的弟兄們一個個倒在自己面前卻無能為力,這種壓力將他就要壓垮了。

              “族叔出手!殺了他。”羊舍鯨大喊。

              秦川只感覺一道氣息鎖住自己,眨眼間就沖了過來。

              不過緊接著幾乎同時就感受到了一股氣息包圍住了自己,擋住了那凌厲的氣息。

              慕容家的戰神境強者也出手了,他很激動,沒想到秦川這么強,所以他知道自己做什么,只要自己今天拖住了對方的戰神境強者,那么這些羊舍家的后輩一個也活不了。

              “我拖住他,你盡快出手。”戰神境強者強者秦川說道。

              這是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看起來和一個普通人沒什么區別。

              不丑,可也不帥氣,但是感覺很耐看,很平易近人,很隨和,有著一股子洗去鉛華的那種平凡的帥氣。

              一個瞬間,秦川感覺這個男人很容易讓人生出好感,還有就是那并不強壯的身體,似乎有著無窮的力量。

              這一場戰斗的勝負關鍵在于秦川,不過這個時候秦川則是給了對面戰神境一個削弱。

              神瞳仙威!

              就是在交手的瞬間。

              慕容家的戰神境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如羊舍家的戰神境,但是拖住還是就沒問題的,而現在秦川直接給了對方一個巨大的削弱。

              兩成所有能力的削弱,是直接削弱了一大截,兩成效果,實力的兩成,會直接感覺到別扭的。

              一瞬間的不解驚訝,讓戰斗瞬間會有不小的失誤,這一擊反而被慕容家的戰神境給打的踉蹌后退,狼狽不已。

              主要是慕容家的戰神境武者全力以赴,而羊舍家的戰神境武者本來就輕視,因為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實力,沒有放在眼里。

              所以這么一來,反而是讓慕容家的戰神境強者占了上風,這讓慕容家的這個戰神境武者心里也是納悶。

              但不管了,這個時候必須拖住對方,所以出手毫不留情,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

              這下好了,戰斗沒有什么變化,戰場再一次回到了秦川手中。

              掌控全局,秦川一直以來都有這個能力,如今在一個戰神武者主宰的地方,他一個虛無境再一次主宰戰場。

              羊舍鯨越來越恐慌,本來還不信邪的讓幾個人一起對付秦川。

              但是只是片刻就知道了差距。

              對于他們的攻擊秦川根本躲都不躲,完全硬抗,卻是絲毫無傷,而秦川的攻擊卻是狂暴犀利,似乎一次比一次攻擊強大。

              每次出手都能做到秒殺,只要自己這一方沒有護命的寶物,直接死亡,越想越恐怖,人怕恐懼,怕驚嚇。

              這個狀態下羊舍鯨的戰斗力自然是打了折扣,加上被秦川的神瞳仙威削弱,此時的慕容戰已經占據了上風。

              羊舍鯨此時憤怒無比,越是憤怒,可是反而越不是對手,被削弱了兩成實戰實力,已經有點不如慕容戰了,再加上怒極攻心,戰斗力再次下降,判斷有錯誤。

              生死戰斗的時候是不允許判斷失誤的,所以羊舍鯨悲劇了,被慕容戰狂暴的一招流星飛火打中,口吐鮮血。

              不是致命的傷勢,所以有沒有保命的寶物也不知道,總之現在是羊舍鯨受傷了,而且傷勢還不輕。

              就在這一段時間,秦川已經再次斬殺三名羊舍家的人,都是虛無境,其中一個更是虛無境大圓滿。

              “跑,跑回家族哪里,快跑。”羊舍家戰神境強者此時明白了局勢,無法逆轉,現在的情況就是跑一個便宜一個,不然羊舍家的后輩精英會全部栽在這里。

              “跑,跑!”

              “都跑!”

              “分開跑!”

              “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有個人一邊跑一邊怨毒的盯著秦川。

              禁忌珠!

              秦川淡然的開啟了禁忌珠。

              禁忌空間!

              將羊舍家的人全部禁忌在了其中,一道無形的壁障籠罩了這一方天地,里面的人沒有破壞禁忌的能力是出不去的。

              這一刀禁忌是絕望的禁忌,逃跑的羊舍家人碰在了壁障上,直接被彈了回來,一下子徹底傻眼了。

              最后的機會都沒有了,有的人想起來逃跑的寶物,可是之前忘了用,似乎有兩個使用了,戰場很亂,似乎是跑掉了兩個,實在戰勝經強者說出逃跑的瞬間就用了逃命寶物。

              其他人一開始沒反應過來,也可能是沒有逃命寶物,秦川很快就使用了禁忌珠,禁忌了這一方天地。

              戰斗開始了,一面倒,這本來就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戰斗是殘酷的,對敵人的仁慈那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戰場不允許你慈悲,不允許你菩薩心腸。

              (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