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2539章 虛虛實實,宗主,談話

          第2539章 虛虛實實,宗主,談話

              沿著長長的山道,不過這里的山道都是修的很精致,兩邊也是林木蔥蔥,百花綻放,一處人間仙境。

              七拐八拐,到了日月門的一個大店哪里。

              “進去吧,大長老在里面等著你。”那個長老皮笑肉不笑的指著殿門口。

              秦川也懶得說話,直接走了進去。

              大殿很大,這里是大長老的大殿,大長老是日月門的大長老,名譽上是處理很多事情,在日月門也是實權人物。

              很多宗門是宗主和長老會的天下,宗主之下不是副宗主,其實是大長老,很多宗門最后反而是宗主被大長老架空。

              大長老也不是秦川第一次見,上次在迷霧山見過一次,這一次再見,倒也很坦然。

              感受到秦川進來,大長老轉身看向秦川,銳利的眸子如鷹一樣,再次盯著秦川,散發出的氣息強烈如猛獸。

              秦川平靜的和大長老對視。

              “小子,你不用強作鎮定了,你的鎮定功夫真的不錯,可惜我有我的特殊手段,我的孫兒是你殺的,不管你承不承認,這個不會錯。”大長老語氣肯定。

              秦川已經猜到這個結果,他也能從大長老的眼神中看到這不是來咋呼自己,對方是真的可以肯定司煬死于自己之手。

              秦川皺眉,有些事情你承不承認有時候真的不重要,他知道大長老叫自己來也不是為了讓自己承認。

              大長老能肯定自己的孫子是死在秦川手中,但是并不能確定錢長老如何死的,這個才是重要的,這個問題不清楚他寢食不安。

              這也是為什么他沒有馬上殺秦川,他需要弄明白事情的經過,還有是誰殺了錢長老。

              殺害錢長老的人和這個秦川是什么關系?

              “說吧,誰殺了錢長老,和你什么關系,你進入日月門是什么目的?”大長老開口了。

              這一問,秦川也有點明白了,大長老其實說白了這個節骨眼上害怕多生時段,他怕宗主和殺害錢長老的存在聯手。

              畢竟每個人都不是一個人,能殺害錢長老的存在絕不簡單,如果是一個勢力,那么要是和日月門宗主聯合到一起的話,那事情就嚴重了。

              還有就是秦川在其中是一個什么身份,孫子重要,但是為了整個司家,也為了司家的基業,不能沖動,更不能意氣用事。

              秦川也算是老江湖了,一看就知道大長老的顧忌,主要他知道大長老不是個安分的主,想奪宗主之位。

              這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秦川越是表現的淡然,表現的越是有恃無恐,大長老就越是不敢動秦川。

              “我不能說,不過想殺我的人到現在還沒有人能活著,哪怕是戰神七境的也死了兩個了。”秦川笑著說道。

              戰神七境!

              這就是就是戰神七重天,但是戰神境大家都習慣叫戰神幾境,甚至也有叫戰神幾星或者戰神幾洞天。

              這句話一出口就讓大長老倒吸冷氣,戰神七境,這個太可怕了,日月門沒有戰神七境的存在,除非九天日月門。

              他看著秦川,這個年輕人的話不像是假話,因為他看不出這是騙人的。

              最終秦川離開了,甚至大長老還說了好話……

              秦川也沒想過這么順利,但想想也是,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人就是這樣,年齡越大,膽子越小,年齡越大,越是惜命。

              不過秦川也知道,這個大長老可能并沒有完全相信,但是也相信了大半,只是以后一旦知道自己是騙他的,那么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不過秦川現在都不是很虛,至于以后,不用多久,秦川只要進入戰神境,這個日月門他還真沒放在眼里……

              秦川剛回來,長歌和蘭公主大王子就來了。

              “你沒事吧!”長歌擔心的看著秦川。

              秦川笑笑:“沒事,放心吧。”

              秦川看到長歌眼中的關心,這個女人的關心越發明顯,雖然以前也有,他記得很清楚,多年前就有。

              只是現在這個眼神有點不同了,不過秦川知道她的體質,石女體質,不只是心如磐石,在男女上更是沒有一絲波動,身體上也是排斥異性。

              可是現在秦川發現她似乎和想想中的不太一樣,好奇的看著她,長歌甚至被秦川看的臉上發紅,慌亂的躲他的目光。

              嗯?什么情況?

              “對了,宗主要見你。”長歌說道。

              “宗主要見我?”秦川驚訝。

              日月門的宗主,秦川沒想過這么快能見到,但現在卻是要見自己,他覺得和大長老見自己有關系。

              宗門爭斗,都不能免俗,這個宗主應該是拉攏自己的,大宗門也好,小宗門也好,都是這樣,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江湖就有紛爭。

              秦川去見宗主。

              和去大長老哪里的方向相反,這里的大殿外表上更加雄偉,這也是日月門最大的大殿,門面存在。

              守衛通報一聲,秦川便進入大殿。

              大殿寬敞明亮,一張大桌子哪里一個男人在哪里低頭畫著什么。

              聽到動靜抬頭看到秦川笑著點點頭:“坐!”

              秦川一愣,這個宗主給他的感覺深不可測,比起大長老的實力強大太多太多了。

              不過這個宗主的實力很隱晦,要不是秦川的能力特殊根本感受不到,這是什么情況,宗主這實力不應該懼怕大長老的?

              秦川沒有坐,笑著說道:“見過宗主,您找我。”

              “大長老沒有為難你吧!”宗主笑著看著秦川。

              秦川笑了,看著宗主那微笑的樣子,心里暗罵老狐貍,不過想想也正常,自己沒有價值,對方自然也沒有必要費心。

              現在這般客氣,不是因為自己,而是自己的“身后人”。

              “沒有,大長老很和氣。”秦川笑著說道。

              宗主也是一呆,笑著說道:“說吧,你有什么打算,或許我能幫你。”

              秦川知道盟主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幫自己的,想了想說道:“宗主想讓我做什么?”

              兩個人都是顧左右而言他,但是大家都知道彼此說什么。

              “我看好你,我想讓你幫我做一件事,當然不是現在,是以后,等你有能力的時候。”宗主認真的說道。

              (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