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7章 武道七重,洗髓伐脈
              秦海的雙腿恢復的很快,有秦川的針灸和特質的藥,一周的時間就能下地走動了。

              ————

              南海城!

              南海城對于磐石鎮來說就是個龐然大物,地域上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實力上差的更多。

              潘少等人的實力也就在武道六重巔峰,他們在磐石鎮之所以敢為所欲為是因為自家的底蘊。

              在這個小地方,正常情況下就算是他們欺侮這里一些家族的子女,他們為了生存也不敢對他們下狠手。

              南海城周圍鎮子、村莊很多,潘少幾個沒有少出來禍害人,沒想到這一次在磐石鎮栽了個大跟頭。

              南海城潘家也算個大家族,雖然不是最頂尖的一列,但也是風光、滋潤,有人、有錢、有面子,實力也很不錯。

              此時潘家的家主潘永山臉色鐵青,看著躺在床上雙腿被吊著的兒子,心里很氣憤,他今年差不多六十歲,不過因為自身修為不錯,看起來如四十許人。

              身材高大,眉峰剛毅,能做到一家之主并不是蠢貨,加上潘家在南海城排不上最頂尖的一列,所以一直都很小心謹慎。

              這一次兒子出事的緣由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對于兒子的行為很氣憤,氣憤兒子不爭氣,但是看到兒子被打成這樣也很心疼。

              人就是這樣,對于自己會很寬恕,對于別人就比較苛刻,自己兒子打斷了別人的腿,還要殺人,他只是憤怒,但并不會感覺多么罪惡,但自己兒子被人打斷雙腿,而且還是個鎮子上的人,這就讓他特別憤怒,甚至不能接受。

              “父親,讓我去,我滅他全家。”一個精壯的青年冷漠的說道。

              “父親,對方使得一手好暗器,百米之外我都無法躲避,而且他年齡只有十四五歲,他還放出話,除非先讓他消失,不然會很麻煩。”潘少這個時候說道。

              之前他已經聽到兒子說暗器了,雖然兒子說的很厲害,但并沒有真正的放在心上,可兒子再一次說道,這讓他不得不重視。

              就這樣放棄,他實在不甘心,如果是南海城的一流家族的子弟打斷了兒子的腿他可以忍,自己也能說服自己,但被一個鎮子上的人打斷了腿,忍的很難受。

              忍,心頭上一把刀,這個時候潘永山才知道什么是忍,明明心中充滿了殺意,而在自己看來過去殺對方也是易如反掌,可就是這樣的情況偏偏的要忍。

              這就是忍的真正感覺。

              小不忍則亂大謀,潘永山不是小孩子,想了想說道:“沒有我的話誰也不許亂動,我去找燕家他們商量商量。”

              ……

              秦川也意識到危險,看來要加快自己的修煉了,自己現在武道六重圓滿,雖然武道六重和武道七重是一個分水嶺,但他還是可以輕松干掉武道七重武者。

              浩然霸體加上飛刀以及渡世步是很強大,但畢竟也需要實力為基礎,暗器不是萬能,對付暗器的方法很多,而且只要近身,暗器就會被限制。

              旭日東升,秦川已經站在了磐石山頂,面向東方,緩緩吐納,緩緩的吸氣,一口氣足足吸了半刻鐘。

              緩緩的吐出,同樣也是半刻鐘,身體中的浩然正氣在經脈中游走奔騰,淬煉每一處經脈,每一處臟腑,每一處骨骼。

              秦川睜開眼睛,拿出一個小瓷瓶,倒出一顆雪白的丹藥。

              蘊氣丹!

              低級的,永久的增加百分之一玄氣,同一種蘊氣丹只能服用三次。

              這種丹藥其實就是個雞肋,一般人使用也只是為了增加那百分之一的實力,而秦川卻是不同。

              他一直都是水滿自縊方式突破,可有時候滿了就裝不進了,自然也不會溢出來,水滿自縊才會突破,溢不出來就無法突破。

              除非秦川強行突破,但秦川一直都是堅持水滿自縊的這種自然而然突破方式,這種修煉方法好,但是很少有能堅持下去,十萬武者都平均不到一個,明明只要強行突破就能實力大進,如果水滿自縊等玄氣滿了自行突破,運氣好明天、十天半月,運氣不好需要三五個月甚至三五年,越到高重境界越是艱難,這種方式也就是為了打好根基,武道十重之后基本上沒人再用。

              秦川武道六重圓滿,已經滿了,身體的玄氣百分百,只要一顆蘊氣丹下去就可以突破,而且是增加玄氣,還是水滿自縊突破的方式。

              如果不是情況有些特殊,秦川都不想用這個方法。

              啪!

              丹田中猶如什么被打開了一樣,身體中的浩然正氣直接翻了二倍不止,奔騰的浩然正氣如野馬一樣,有力澎湃,迅速蔓延全身。

              武道七重!

              秦川沉浸在自己身體的變化中,細細感受著身體的一點點變化,似乎想記住那一絲一毫的變化過程。

              緩緩睜開雙眼,世界似乎變得更加清涼了,實力增加的感覺真好,身體變得更加輕盈敏捷……

              “嗯,什么味道?”

              低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身體上居然出了一層灰黑色的油污,腥氣熏人……

              這是易經洗髓?

              還是易骨伐毛?

              顧不上那么多,直接跑下山到家里洗個澡,換身衣服,整個人的毛孔似乎都張開了,可以緩慢的吸收天地中的元氣。

              真是運氣來了,什么也擋不住,易經洗髓加上浩然霸體,居然可以達到這種情況,可以緩慢的自行修煉,自動吸收天地元氣轉化為浩然正氣,雖然很緩慢,不足正常修煉的百分之一,但這種修煉來的元氣更加純凈,日積月累也不可小看。

              另外他還知道一些特殊地方會有一些特殊的元氣,在哪里正常修煉是吸收不到的,貌似自己這樣的方式倒是可以。

              易經洗髓可遇不可求,排除身體的雜質,讓身體變得更加適合修煉,一個普通人如果能易經洗髓一次也會成為天才,這是機緣中的大機緣。

              身體輕盈,頭腦清靈,那種感覺特別的舒爽。

              武道七重果然是個分水嶺,比起武道六重強大了太多,在磐石鎮可以說基本上沒有對手,但還有個南海城讓秦川不敢掉以輕心。

              打斷潘少的腿,這件事說大就大,說小就小,秦川也是以防萬一,所以突破七重,早作準備。

              上次一戰,也讓秦川出名了,誰都知道秦川練的一手好暗器,武道六重巔峰的武者都沒有還手之力。

              一時間鬧得不少人人家都去秦家提親,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秦川。

              十四歲,不大,但秦川看起來如十*歲,不是長得老,是那種神韻、個子、和心性。

              提親中就有齊家,齊家的齊三小姐,齊云影。

              齊云影今年十七歲,亭亭玉立,雖然沒有當初的北雪衣那么出塵素雅,但也是個難得的美人。

              一束馬尾,雙腿修長,筆直纖細,細腰豐臀,只是胸部還沒有完全發育,丹鳳眼,細眉輕揚,有著一股子英氣。

              在磐石鎮除了北雪衣之外也是最漂亮的女孩了,年齡比起秦川大了三歲,正迎合那句女大三抱金磚……

              秦川拒絕了,他不想成親,才十四歲,再說要娶也要娶北姐姐……

              秦川拒絕了這門婚事,讓齊三小姐非常不爽,她是磐石鎮的公主,雖然沒有北雪衣漂亮,但畢竟兩女年齡差了好幾歲,加上北雪衣已經離開五年了,她就是磐石鎮最好看的女孩。

              漂亮的女孩都是驕傲的,她長得好看,天資也好,十七歲已經是武道六重巔峰,在齊家也是天之驕女,只要在十八歲之前突破到武道七重就可以前往百里城加入一個更好的勢力繼續修煉,注定會有一個好的前程。

              “秦川,你出來!”

              秦川正在研究武技,聽到喊聲就納悶,不過還是走了出來,看到是齊云影很是疑惑。

              “有事?”秦川不解。

              “我有哪里不好,你拒絕和我訂婚?”齊云影憤怒的看著秦川。

              秦川一愣,明白了,撓撓頭,然后說了一句:“你很好,只是我喜歡大的,這樣將來餓不著我孩兒。”

              秦川說著還指指對方那還沒有發育起來的胸部。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