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11章 憋屈,秦青的故事

          第11章 憋屈,秦青的故事

              南海城一個豪華的莊園中,此時一群年輕人在這里聚集,有男有女,男俊,女靚,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一個長相英俊,身體精壯的青年,摟著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子,女子有著一頭亮麗烏黑的秀發,皮膚白皙,五官細致,很漂亮,而且凸凹有致,身材也很好。

              青年就是午云從,午家年輕一代的天才,今年二十五歲,優雅的端著酒杯小口的喝著。

              他是午家的天才,千妃的未婚夫,但身邊從不缺少女人,修煉之人,精力旺盛,基本上都需要女人。

              “午大少,那個小子把你兄弟打斷了三根肋骨,你不打算出面。”一個精壯的像個狗熊一樣的青年說道。

              “岳晨,你家老六好像也被打暈了吧!”午云從笑著在女人胸口揉了一把。

              “嘿嘿,不過我還聽到一個消息,你要不要聽聽?”岳晨笑的有點賤。

              “什么消息?”午云從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但還是想聽聽。

              “那小子把我們家那幾個打倒之后,千大小姐帶走了秦川,還是拉著手哦。”岳晨拉長聲音。

              “賤-人,老子連她手都還沒碰到。”午云從很氣憤。

              “這還不是重頭戲,我五弟幾個人跟著去了御膳軒,兩個人上樓,走到半路,那小子直接把臉貼在了千大小姐的屁股上,好一會兒才離開的,就這樣千大小姐還帶著前川上了頂樓,哪里午大少去過嗎?”岳晨古怪的說道。

              午云從臉色鐵青,憤怒無比,一下子就把身邊的女人推了出去。

              他的未婚妻,自己手指都沒碰到,秦川不但拉了手,還碰了屁股,不能忍,不殺了那小子難解心頭之恨。

              午云從坐下來,讓心緒平靜下來,他知道岳晨在一定程度上是激他,不過說的應該是真事,他不敢給自己胡說這些。

              “岳天知道秦川做的事情嗎?”

              “知道,但他從來不管,他什么時候看得起我們這些人。”岳晨有點恨意。

              “自恃清高!”午云從不屑的說了一聲。

              他和岳天都是天才,只是他比起岳天有點不如,每次比斗都是輸那么一招半式,讓他很不甘心。

              “我倒是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時候。”午云從露出笑容。

              ……

              秦川和千妃來到了頂樓,這是第二次來,不過上次來也就是在大廳,頂樓的大廳很小,如客廳一樣,這里是千妃的私人場所。

              千妃帶著他進去房間,一進去是客廳,有廚房、浴室、臥室。

              這里一塵不染,很干凈,空氣中的味道很清新,一張三人可坐的沙發,看起來柔軟舒服,一套桌椅,紅木的,淺色的地板可以照出人影。

              “哪里是廚房,材料應該齊全。”千妃笑著看著秦川向他走了過去。

              秦川看著笑著走來的千妃,控制不住的微微失神,其實他的表現算不錯了,直接走進廚房。

              廚房好大,比客廳還大……

              食材也是特別的多,很全,秦川看了一下,直接開始動手,熟練無比,動作很快,大概兩刻鐘的時間就好了。

              其實正常來說時間越長味道越好,效果也是越好,不過不現實,客人來這里等你大半天……

              不過秦川有特殊體質,所以影響不大。

              這味道,這色澤,這賣相……

              千妃久久不能回神,雖然沒有吃,只是味道就比自己做的那些要好上很多,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千妃端起碗喝了一小口,動作優雅,特別是那粉嫩的嘴唇,讓秦川的心都跟著忽上忽下的,都羨慕那湯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千妃漆黑美眸此時亮如星辰。

              不一會,小碗藥膳湯就被她喝完了,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這是手藝,模仿不來的。”秦川臭屁的說道。

              “少來,快說。”

              “有方子,不過能做到什么水平看個人能力的。”秦川拿出一個方子,浩然霸體讓他不能把話說大,不過這個方子本身就好,所以就算是達不到自己的水平,但也能超出這里的藥膳水平。

              “把方子賣我吧!”千妃說道。

              “不賣!”秦川說道。

              “哦!”千妃也不意外,有些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也不外傳的。

              “可以送給你!”秦川說道。

              “這么貴重的東西,那怎么可以?”

              “要不你謝謝我!”

              “那肯定的,不知道你想怎么謝。”千妃認真的想著。

              “要不以身相許?”秦川商量的說道。

              “我有未婚夫了。”千妃笑道。

              “別說未婚夫,就算是嫁人了也可以離婚的。”秦川笑道。

              千妃一愣:“你倒是有想法,可惜我對你沒感覺。”

              “我們什么也沒做,當然沒感覺。”秦川撓撓頭嘀咕道。

              “混蛋,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混蛋,姐姐我不要了好不好。”千妃無力的罵道。

              最后自然還是要了秦川的方子。

              “我姑姑的事情真不能說嗎?我就是了解一下,或許將來可以幫上姑姑,你是她的好朋友,難道不希望她更好?”秦川可是打起親情牌。

              千妃看著秦川:“你果然是個小滑頭,你姑姑不給你說,一定有她的理由,我給你說了,你姑姑怎么想我?”

              “我不會和姑姑說的,或許以后姑姑都會感謝你今天對我說的呢。”秦川認真的說道。

              “其實我不說估計不用多久你也會知道,這件事當初鬧得很大,你姑姑天之驕女,我只能給你說她很苦,喜歡上一個人,私定終身,還生了一個女兒,但是那個男人的家族不承認,所以……”

              “那個男人就沒有爭取?他是誰?什么家族?”秦川很生氣,雖然才見到秦青,但他很喜歡這個姑姑。

              “他還不錯,只是大家族的子女婚姻不由人的,基本上都要聯姻,有時候天才也逃不過這個命運,你還小,不懂。”說到這里千妃也是一陣苦澀、無力。

              秦川怎么可能不懂,對于家族來說,傳承下去是最重要的,只要能鞏固家族勢力,發展家族勢力,都要服從。

              “姐姐,我不問你太多的,那個家族是什么家族,什么實力才能震懾這個家族?”秦川直接問道。

              “家族,我就不說了,你也不要問了,等你達到宗師巔峰的時候或許可以試試,那時候你可以問你姑姑,她應該會告訴你的。”千妃說道。

              “宗師巔峰?”

              秦川不是問,而是想到自己前世,前世自己剛剛成為大宗師。

              武道十重之后會成為武道宗師,武道宗師境界分前期、中期、后期、巔峰、圓滿。

              武道宗師再往上就是武道大宗師。

              “或許你不清楚,武道十重之后就是武道宗師,南海城最強的據說是武道宗師,還是武道宗師前期。”千妃給秦川解釋。

              ……

              回到秦家商行時候已經是日薄西山了,天空中的火燒云特別的好看,各種各樣的形狀,大地被照得紅彤彤的。

              “川兒,回來了,你跟我來。”秦青看到親傳回來招呼了一聲。

              “嗯!”

              “你等下,我去準備下飯菜。”秦青讓秦川先待一會兒。

              “姑姑,我來幫你吧,我做的飯很好吃的。”秦川也走進了廚房。

              秦川代替秦青,開始熟練的做飯,摘菜、切菜、洗、下鍋、佐料等。

              這一切做下來猶如一氣呵成,看著都感覺很舒服,很快就是一道菜出鍋,色香俱全,讓秦青都是有種錯愕。

              沒多少時間,四菜一湯就好了。

              秦青沒想到一樣的材料,秦川做出的會這么好吃。

              “姑姑,好吃嗎?”秦川笑著看著發呆的秦青。

              “好吃,好吃!”秦青笑道。

              “那就多吃點!”秦川幫著秦青夾菜,每個菜都夾。

              秦青忽然感覺有點鼻子發酸,她今年也才二十五歲,十三歲離家,后來發生的事情,她已經很久沒受到這份關心了。

              秦川抬頭發現秦青眼眶濕潤,他現在也知道秦青內心的苦,千妃說她還有個女兒,可女兒留在了夫家,她應該很想念吧。

              “姑姑,你怎么了?”秦川輕輕的問道。

              “沒事,川兒長大了,姑姑很開心,上次見你的時候你才兩歲,一轉眼你都這么大了,姑姑也從沒疼過你。”秦青輕輕的說道。

              “你是我姑姑,一脈相承,我們永遠都是最親的親人。”秦川笑的很燦爛。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