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82章 一縷不動如山,再戰洛歌
              秦川現在只是感受到了不動如山的一絲神韻。

              不動如山,一個人站在哪里感覺就如一座巍峨的山岳一樣,散發出磅礴的氣勢和強大的威壓……

              猛虎,百獸之王,妖獸中的神獸白虎,這種意境確實也只有虎可以更好的做到這種意境。

              意境!

              一種可遇不可求,無可琢磨的東西,但它確實真實的存在,而且作用巨大,就如人類的氣質一樣。

              可惜秦川沒有找到龍形的石刻,大部分石刻看后都沒有什么感覺。

              不知不覺又是大半天過去了。

              秦川回去,只是剛到校園門口就看到了一個不想看到的身影。

              洛歌!

              此時他又在冷清雪門口叫著。

              “冷清雪,你不開門,我就硬闖了。”洛歌冷冷的喊道。

              他的右臉一直到脖子上有著一道傷疤,是上次寶獸豹留下的。

              “這里是仙云宗,洛歌你就不怕宗主怪罪下來?”冷清雪的聲音傳來。

              “哈哈,我是親傳弟子,宗主不會怪罪我的,要怪罪早就怪罪了,冷清雪,我給你了你這么久的時間,你還在猶豫什么?”

              “我想好了,你走吧,我不喜歡你。”冷清雪直接說道。

              “晚了,賤人,你今天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我已經沒有耐心和你玩了。”洛歌說完一腳踹在門上。

              轟!

              小院的門應聲而倒!

              吼!

              冰霜劍齒虎一聲怒吼,盯著洛歌。

              “冷清雪,你以為這只畜生就能攔住我?”洛歌不屑的說道。

              “你也是一只畜生。”秦川的聲音響起,話落,秦川已經站在了冷清雪身邊。

              “秦川,我正要找你算賬,好好,正好,冷清雪,我要讓你看著我是怎么殺掉他的,你喜歡他是吧,是不是已經睡到一起了。”洛歌有點瘋狂的看著秦川和冷清雪。

              冷清雪臉色很難看,只是冷冷的看著洛歌。

              秦川站出來看著洛歌:“你已經瘋了!”

              “秦川,你算什么東西,我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宗主的希望,你憑什么和我斗?我殺了你,宗主也不會怪罪我。”洛歌陰冷的目光,仰著頭,藐視這秦川,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忘了告訴你,我現在也是親傳弟子了,洛師兄。”秦川微笑著說道。

              “親傳弟子?哈哈,憑借你那三星半的天賦資質?親傳弟子這么重大的事情我們會不知道?”洛歌哈哈大笑起來。

              “我這三星半的天賦資質可以碾壓你,你信嗎?”秦川看著他。

              “那這么說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碾壓我。”

              刷!

              洛歌說著直接施展護身金水,手中拿出了一把長劍,也是金光燦燦,直接沖向了秦川。

              護身神云!

              秦川周身環繞一圈圈金色神云,漩渦一般的環繞周身,和洛歌的護身金水相似,但護身神云看起來更加的古樸大氣,充滿了神韻之氣。

              秦川腳下生根,手中的點金劍直接護身。

              “咦,你怎么可能學會護身大道法?”洛歌驚訝的看著秦川。

              秦川的護身神云都可以看到,洛歌的護身金水比起秦川的護身神云看起來要淡,要稀薄。

              “我說了,我現在是親傳弟子。”秦川笑道。

              “不可能,去死吧!”

              金光破魔劍!

              噗!

              啪!

              讓人目瞪口呆的是,洛歌的劍刺進護身閑云不足一尺直接被護身閑云給絞飛了。

              好強!

              秦川都感覺好強,這護身神云真的是霸道之極,他的護身神云主要是浩然霸體的功勞,越好的體質才能修出越好的護身大道法。

              秦川的護身神云和洛歌的護身金水完全不在一個層次,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砰!

              發了瘋的洛歌再次沖上來,秦川動也不動,洛歌現在根本破不了秦川的防御,直接被頂飛了。

              不過護身神云主要的作用就是防護,不會對攻擊者造成多大的傷害。

              洛歌再一次沖了過來。

              吼!

              秦川一拳打出。

              龍虎金鼎拳!

              三十萬斤的巨力,一拳破開了對方的護身金水,然后打在了洛歌的胸前。

              砰!

              洛歌口噴鮮血,直接昏迷了。

              秦川其實殺了他都不過分,不過現在沒有必要了,何況師父之前說過的話中,已經有一點讓秦川不要和他計較的意思。

              泰壯看著秦川,眼中充滿了羨慕,冷清雪眼中也有,還有一絲說不出的黯然。

              “謝謝!”冷清雪輕輕的說道。

              “不用客氣!”

              冷清雪本來話就不多,忽然間更少了,秦川的突破加上成為了親傳弟子,讓雙方的差距變得遙遠起來。

              秦川也很感激這個師父,一個護身大道法夠了,很多人并不能在突破后就能穴道護身大道法,而且有半數以上的人一生也學不到護身大道法。

              就如冷清雪、泰壯、金焰這些掛名弟子也是學不到的。

              護身大道法是根本,這個能力將陪著武者走到最后,可見它的重要性。

              秦川看著冷清雪的背影,很孤單,他是唯一一個知道她身世的人,自己現在能幫她的情況下,還是決定幫她一下。

              秦川直接去了宗主哪里。

              一個獨立的小院,這里也就親傳弟子能來這里。

              “師父!”

              “進來!”

              秦川到現在也不知道女人的名字,推門走進去,看到她正在院中池塘邊站著。

              這個小院不大,但看起來更加溫馨別致,中間是個水池,上面有個小橋,小橋中間則有個小亭子。

              秦川走過去,站在女人旁邊。

              池塘里魚蝦成群,正在水中歡快的嬉戲,不時的會濺起一點水花。

              “怎么了,有事?”女人扭頭看向秦川。

              “師父,為什么只把護身大道法傳給親傳弟子,有什么講究嗎。”秦川好奇的問道。

              女人一點也不意外,看向池塘,然后說道:“你知道什么是掛名弟子嗎?”

              “難道就只是掛個弟子的名號嗎?”

              “每個武者都會找徒弟傳自己衣缽,弟子繼承師父的衣缽,也就繼承了師父的一切,比如恩怨私仇也在其中,掛名弟子也就是掛個名號,他們條件不夠做親傳弟子,掛個名號可以受益,卻不用承擔責任,假如仇人來了,會挑戰親傳弟子,不會找掛名弟子,你明白嗎?”女人看著秦川。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