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九域神皇 > 第323章 喜歡你喜歡到骨子里

          第323章 喜歡你喜歡到骨子里

              “嗯,這位是?”鴻鵠此時才注意到秦川,好奇的問道。

              這讓秦川都有點哭笑不得,自己這么一個大活人被忽視了。

              “他叫秦川,見過老祖宗了,這一次云天宗能不能渡過去就看他了,還有你的心結,也許他可以幫你。”步樊認真的說道。

              鴻鵠認真的看著秦川,玄級二重境界,但是到了這個程度不能只看實力,可是玄級和地級之間有著巨大的鴻溝,不可逾越的鴻溝,但他畢竟見過世面,臉上微笑著看著秦川。

              “見過宗主!”秦川笑著打個招呼。

              “不用客氣,我們怎么應付岳陽家?”鴻鵠好奇的問道。

              秦川想了想笑道:“本來我心里沒底,但是看到宗主之后已經有底了,我在陣法上有所研究,可以提供陣法還有陣法神位。”

              “陣法神位?能不讓我感受一下?”鴻鵠眼眸一亮。

              “可以!”秦川直接施展五花神位!

              鴻鵠一下子呆住了,他是地級九重中的絕對高手,再增幅兩倍什么概念?

              感受著此時恐怖的力量,鴻鵠臉色一喜,看著秦川:“陣法神位有幾個?”

              “五個,只是一個只能我自己用,所以只有四個。”秦川笑道。

              “夠了,太好了。”鴻鵠臉色有點激動。

              事情比想想中的好,本來秦川還以為這個內門門主會不會一戰,現在看來是自己多慮了,但是他還是要確定一下戰斗人選。

              “宗主,都有誰參與戰斗?”

              “秦川,我沒拿你當外人,不要喊我宗主了,我應該長你幾歲,不嫌棄我們兄弟相稱如何?”鴻鵠笑道。

              “有宗主這樣的兄弟求之不得,鴻鵠大哥!”

              “哈哈,好,川弟,還有一個人會和我們一起戰斗,北雪衣!”鴻鵠說道。

              “她?”秦川一愣。

              “怎么?”鴻鵠驚訝。

              “小公子,秦川和北雪衣兩人是……”

              “哦,明白,這個好,確實是郎才女貌,珠聯璧合,等你們成婚的時候,我一定送你一份大禮。”鴻鵠一愣開心的說道。

              秦川沒想到這件事鬧得這么大,這個宗主確實沒有耳聞,笑笑說道:“她的修為似乎沒有達到地級九重吧!”

              “她實戰能力強大!”鴻鵠說到。

              “好,沒有問題!”

              ……

              秦川沒有離開,而是去找北雪衣了。

              北雪衣有個單獨的殿宇,此時天色暗了,秦川走到了殿宇門口,撓撓頭,感覺現在天色不早了,是不是明天再來?

              就在這個時候,北雪衣卻是走了出來,其實秦川一到殿宇門口就知道了,看到這家伙在這里抓耳撓腮的樣子就好笑,所以走了出來。

              紫色服飾,貴氣雍容,隱藏在衣裙之下的身姿曼妙的令人噴血,端莊圣潔的臉容,流星一般的眸子,挺直的瓊鼻,有著美麗性感的唇線,她的唇特別的好看,特別的有魅力,看一眼很容易讓人心動,恨不得上去在哪神美的檀口上啃一番。

              高貴,典雅,她的氣質婉約中帶著一絲嫵媚,還有一絲孤傲,也有一點點的出塵和慵懶。

              “干什么?”北雪衣嬌嗔的瞪著他。

              秦川摸摸鼻子:“這不是想你了嗎,就來看看。”

              “鬼鬼祟祟的,想進來就大大膽膽的進來。”北雪衣說完轉身走了進去。

              秦川無奈的笑笑走了進去。

              房間很寬敞,有著一絲淡淡的香味,清香,很好聞,秦川四處打量,一張茶桌,墻上則是一些山水畫,整個房間散發著一股書卷古味,不是鼻子聞到的那種味道,是那種感覺的味道。

              北雪衣沏了一壺茶,和秦川在茶桌哪里坐下來,給秦川倒了一杯。

              “真好,有人幫倒茶,還是個大美人。”秦川愜意的說道。

              “貧嘴,對了,你去宗主哪里了。”北雪衣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隨意說道。

              “嗯,岳陽家可能很快就打到這里,你這個傻女人不走,我只能想法把岳陽家打倒了。”秦川嘆口氣說道。

              “你才傻!”北雪衣嗔了一句。

              “兩個傻子湊一起才好。”秦川笑著看著她。

              明亮的眸子,很好看,現在秦川的氣息越發的讓人舒服,讓人可以忽略他的容貌,何況他的容貌還是很好的,北雪衣一不小心看的就是一絲出神,這讓她有點不明白,滄瀾公子的容貌絕對和女人有的一拼,很漂亮,對很多女人都是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可是他沒有任何感覺。

              但是她看秦川會有點不同,他身上氣息好,不失男子陽剛氣概,他無賴的光明正大,內心卻是善良也很正直,是個真正男人,可以包容一切,在磐石鎮的時候他才多大,就能幫自己跳出那個圈子,當時她甚至都不抱希望了。

              秦川伸手挑起北雪衣下巴,這才讓北雪衣回過神來,看到秦川玩味的眼神,臉一下子紅了,伸手打掉秦川的手。

              “你要是感覺好看,可以摸摸,親親也可以,我不會反抗的,我很樂意被你非禮,就算是你要滿足自己的獸~欲我也認了。”秦川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你去死,你這個混蛋。”

              北雪衣惱羞成怒,站起來撲向秦川,一下子就到了秦川懷里。

              溫玉入懷,清香撲鼻,秦川接著這股力道一下子兩人倒在了身后的沙發上,北雪衣氣呼呼直接向著秦川咬去。

              秦川忽然把嘴巴湊了上去。

              這一下那神美的檀口直接咬住了秦川的嘴巴……

              嗚嗚!

              秦川怎么可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直接主動攻擊,更是翻身將北雪衣壓在了身下。

              嗚嗚……

              嘖嘖……

              秦川故意親的震天響,等分開的時候,北雪衣滿臉紅暈,那神美的玉唇直接微微紅腫起來,說不出的********,看的秦川只舔嘴唇。

              “啊,你個臭混蛋,我……”

              北雪衣很想再上去咬他,但是她看到秦川眼中的渴望,渴望她再次撲來,她直接停住了,使勁的瞪著秦川。

              秦川笑著伸手刮刮她的瓊鼻:“喜歡你喜歡到骨子里,恨不得直接把你吃到嘴里。”

              北雪衣臉一紅:“惡心死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