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帝火丹王 > 第3441章 入城
              入夜時分,龍紫嫣的軍令,讓寧灣城周圍嘩然。

              除了一些南州的高層之外,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龍紫嫣會下令進攻已經屬于天謳國的寧灣城。

              要知道,那是中州八國的天謳國啊。

              可絕對不是南州能夠與之為敵的。

              鄧銅聽到城下南州的進攻號角,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怎么可能,他怎么敢……”望著下方朝著城頭沖殺上來的人群,鄧銅驚駭道。

              “可惡,這個龍紫嫣膽子怎么如此之大。”馮啖亦是高聲喊道。

              緊接著,放單看向鄧銅,連忙道:“開啟大陣,快點開啟護城大陣。”

              馮啖進城的時候,鄧銅已經關閉了護城大陣。

              因為馮啖已經進城,鄧銅隨之便放棄了警惕,沒有下令關閉護城大陣。

              其中,也多少含著嘲諷龍紫嫣的意思。

              此時,龍紫嫣突然下令攻城,讓鄧銅有些措手不及。

              實際上,現在寧灣城已經跟鄧銅沒有什么關系了。

              城破與否,那是南州和天謳國的事情。可鄧銅不敢掉以輕心,如果寧灣城破了,南州的大軍進入古斯部族的腹地,倒霉的是他們古斯部族。

              鄧銅不敢離開,他要跟馮啖一同守城,能夠讓寧灣城多堅持半刻,古斯部族的損失就會減少很多。

              然而,這些都是鄧銅的一廂情愿,龍紫嫣和宋立根本沒有給他半點的機會。

              鄧銅找到了寧灣城的護城大陣,剛剛將護城大陣關閉,就被南州大軍破掉了。

              “怎么可能!”

              鄧銅不敢相信,護城大陣今日會如此輕易的被破掉。

              而這個時候,攻城的南州大軍中響徹起一陣沖殺之聲。

              “古斯部族膽大妄為,竟然冒充天謳國的軍隊,殺,給我將他們殺了。”

              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不但讓鄧銅一臉的錯愕,更是讓馮啖面色鐵青。

              他堂堂的一名天謳國西境大軍總統領,親自帶人占領寧灣城,現在竟然被人說是冒充的。

              馮啖不傻,他知道這是南州的說辭,矗立城頭上的他,對這城下高聲喊道:“龍紫嫣,你好大的膽子,本將軍就在此,你膽敢說本將軍是西州之人冒充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飛掠向城頭,與馮啖面對面而視。

              “你當然是假的,義兄他怎么可能派兵壞我的好事!”

              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宋立。

              他的這句話,讓馮啖頓時有些發懵。

              “你是何人?”馮啖一頭霧水的問道。

              宋立輕笑了一聲,喃喃道:“你最好寄希望于自己的確是天謳國的將軍吧……我這就給義兄傳遞消息,問問他,是不是他派人來打我的。”

              “義兄……莫非……”馮啖猛然想起來天謳國境內流傳極廣的一個傳言。

              “你是宋立……”

              宋立輕笑了一聲,沒有理會馮啖,高聲喝道:“所有人都放下兵器投降,如若不然,就地格殺。”

              馮啖一聽,面色陡然一變,怒斥道:“宋立,你敢……”

              宋立冷笑了一下,一臉鄙夷的看了馮啖一眼,不屑道:“你既然知道我名為宋立,就更加應該知道,我到底敢不敢。”

              宋立相信,馮啖肯定聽說過自己的名諱。

              而事實也是如此,馮啖不但聽說過宋立,而且說是對宋立如雷貫耳也不為過。

              宋立與付彰之間的傳言,傳的沸沸揚揚,馮啖自然是聽說過的。只不過馮啖不相信罷了,付彰當時即便不是天謳國的皇帝陛下,也是名聲赫赫的王爺,怎么可能同宋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稱兄道弟的呢。

              后來,宋立前往嘉裕城,并且被嘉裕城城主重用的事情馮啖也知道一星半點。

              一些有關于宋立的脾氣和秉性,馮啖也知道一些。

              清楚宋立是一個膽子極大,并且修煉天賦極高之人。

              但是,馮啖也絕對不相信,宋立敢于冒著惹怒天謳國的風險,對天謳國的士兵動手。

              直至現在,馮啖仍舊覺得,無論是宋立,還是南州的龍紫嫣,絕對不敢與天謳國為敵的。

              然而,馮啖卻沒有考慮另外一種可能。

              宋立和龍紫嫣的確不敢與天謳國為敵,可是殺了區區幾名天謳國的士兵,也許還不至于使得宋立和龍紫嫣成為天謳國的敵人。

              宋立一臉譏諷的望著馮啖,讓馮啖心生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兩人對視了片刻,宋立似乎不想再與馮啖廢話。

              他之所以飛掠上城墻,也是為了警告一聲馮啖。

              倒時候付彰知道了,可別說他宋立沒有告訴馮啖他們兩個人的關系。

              現在已經仁至義盡,一旦動手,那也就怪不得宋立了。

              他們只是天謳國的士兵,并不是付彰本人。

              如果付彰本人在這里,宋立肯定會顧念兄弟情誼,甚至可能直接放棄這座寧灣城。

              可這些士兵以及馮啖,無非就是付彰手下的將士罷了,宋立還用不著顧忌那么多。

              再者說了,龍紫嫣和宋立也占理的一方。

              宋立大手一揮,城下那些本來還與天謳國士兵處于對峙當中的南州士兵立刻便動了起來,朝著城門處的將近三千名天謳國的士兵沖殺過去。

              雙方的人數相差是巨大的,三千人是絕對不可能擋得住數萬人的部隊。

              幾乎瞬間,那三千人就被碾成了齏粉。

              宋立瞥了一眼城墻之下的戰圈,淡淡的道:“我剛剛已經警告過了,這就怪不得我了。”

              前后根本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寧灣城便再次易主。

              一個不大的邊城,在前后不到半天的時間里,兩次易主,這倒是非常的罕見。

              之前龍紫嫣他們攻城特別費勁,原因就在于寧灣城的護城大陣。

              南州沒有什么厲害的陣法師,想要從外邊破陣,他們辦不到。

              宋立的到來,倒是讓他們輕松的將護城大陣破去。

              護城大陣破掉之后,寧灣城也就不堪一擊了。

              半日之前,馮啖還雄赳赳的帶著三千人而來,眼睛里甚至看都不看南州的十數萬的大軍。

              現在倒好,半日過去,他卻成為了階下囚。

              馮啖的修為和實力均是不俗,可他畢竟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面對十數萬大軍,他連動都不敢動,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馮啖也知道,只要自己不反抗,宋立是不會拿自己怎么樣的,至少性命無憂,所以他也不必做太過激烈的反抗。

              本來他來西州,想的就是空手套白狼,占點便宜罷了。

              現在便宜雖然沒有占到,反倒是折了面子。

              好在,不會丟掉性命,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馮啖也看出來了,宋立嘴上說的厲害,可實際上宋立也給了他們天謳國一些面子。

              他手下的三千名士兵的確被南州的龍族戰士瞬間擊潰了,不過在對方的沖擊之下,三千人中,受傷的占多數,死掉的只有四五十人,可見對方沖擊的時候手下留情了。

              如若不然,三千人對上十數萬人,一番沖擊,能夠活下來數十個就不錯了。

              馮啖算是沒脾氣了,也不再吱聲。

              他可不想真的惹怒了宋立和龍紫嫣,到時候對他以及這近三千名已經成為人家俘虜的天謳國士兵可就真沒有好果子吃了。

              現在馮啖擔心的不是成為宋立俘虜,他擔心的是萬一宋立和付彰真的如傳言當中那樣是至交該如何是好。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事極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宋立不可能如此有恃無恐的。

              馮啖不傻,所以他覺得宋立和龍紫嫣也絕對不是傻子。

              他們倆敢這么做,肯定有所依仗。

              他反正不相信他們真的愿意為了一個寧灣城就得罪天謳國。

              若宋立和龍紫嫣同付彰真的是至交,那他就非常尷尬了。

              他來此本就是先斬后奏,到時候自己不但無功,反倒是會落得個隨意調動大軍的罪名。

              好就好在,他只帶出來三千人,人數不多,罪過也不會很大。

              很快,南州的龍族士兵便將寧灣城徹底的清理完畢。

              不光是馮啖成為了俘虜,鄧銅、阿明等人也完全沒有想到龍紫嫣敢攻城,成為了俘虜。

              宋立聽龍紫嫣說過這一個月中的戰況,對于鄧銅,宋立倒是非常的感興趣。

              將寧灣城徹底占下來,并且打理好一切后,龍紫嫣和宋立見到了鄧銅。

              此時鄧銅是階下囚,卻沒有半點階下囚的覺悟,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宋立卻絲毫不以為意,因為宋立知道,鄧銅越是如此,就越證明鄧銅心虛。

              “你們也不用得意,其他三大部族以及西彝部族的大軍很快就會趕來,到時候這座寧灣城還會被奪回來的。”

              鄧銅看了一眼正在上下打量著他的宋立和龍紫嫣,目光之中露出極度的不屑。

              宋立和龍紫嫣都注意到了鄧銅不削的目光,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龍紫嫣笑道:“你倒是有高高在上的資本,兩萬人而以,竟然抵擋了我龍族大軍一個月的時間,想來也都似你的功勞。”

              龍紫嫣性格高傲,不會輕易夸人,她對這位鄧銅,還真的有些佩服。

              “哼,若是我手中有五萬人,定然讓你南州之人有來無回。”

              鄧銅瞪著龍紫嫣,面對龍紫嫣冷峻的氣質,悠然自得,沒有半點的弱勢。

              一旁的宋立冷笑道:“也別把自己想的那么厲害,恐怕真正厲害的是你們寧灣城的護城大陣吧。而這護城大陣卻并非是你布置的。”

              鄧銅愣了一下,宋立的話似乎戳穿了他的心事。他自己也明白,如果沒有這堅固無比的護城大陣,他最多也就能夠守住十天而以。

              不過他利用護城大陣,數次擊退了龍紫嫣的進攻,也是事實。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