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忙忙碌碌
              沃斯見狀忍不住大聲地為自己辯解,同時還不斷地做著跳水的動作,示意吳磊是在“跳水”,也就是假摔的意思。

              不過主裁判卻根本不為所動,他直接走到了沃斯的面前,伸手從上衣兜里掏出了牌,朝著沃斯亮了一下。

              這時大家才看到,主裁判手里的牌居然是紅色的!

              現場的主場球迷頓時發出了巨大的噓聲,場上瓦倫西亞的球員也全都圍了上去,沃斯本人更是情緒十分激動,攔在主裁判的身前不斷地位自己辯解,口水都快要噴到主裁判的臉上了。

              “先生!這怎么可能是紅牌呢!”沃斯一臉的無辜表情,“我根本就沒有碰到他!這個華夏人是個可恥的騙子!”

              主裁判卻搖了搖頭,然后眼神堅定地朝場外一指,示意沃斯不要再糾纏,盡快下場。

              其實大家都知道,當主裁判做出判罰的時候,再想讓他推翻自己的決定改判,可能性是極低的,除非是關系到進球、點球或者是紅牌的重大誤判,按照規則視頻助理裁判是可以通過對講機提醒主裁判的,但最終的決定權依然掌握在主裁判手中。

              像這個球,如果主裁判的判罰有問題的話,視頻助理裁判是會在對講機里提醒他的,畢竟這是涉及到紅牌的判罰。

              不管結果如何,每次出現不利于本方的判罰時,球員們是一定會一窩蜂地上前申訴的,這個時候每個人都無辜得像是個小白兔一樣。

              在華夏京城,體育演播室。

              沈方健說道“不知道這個球還有什么可爭辯的?拉人的動作那么明顯,吳磊的球衣都變形了!而且吳磊是單刀球的機會,沃斯是除守門員之外最后一個防守隊員,按照規則,這鐵定是個紅牌啊!”

              賈添寧有些遺憾地說道“夏若飛剛才的那腳傳球可以說是妙到毫巔,可惜了這么好的單刀機會!雖然瓦倫西亞付出了紅牌的代價,但是卻保住了比分上的領先。接下來將近二十分鐘時間,他們肯定會更加堅決地死守了,畢竟現在是10打11。”

              沈方健說道“最可氣的是這個犯規地點!如果吳磊再向前推進十米,那至少能獲得一個位置不錯的任意球,當然如果他能突入禁區就更好了!但是現在……這個球距離球門將近三十五米,這次絕佳的進球機會可以說已經是離西班牙人遠去了!”

              網絡上,華夏球迷們也紛紛腦洞大開,其中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內容如下

              沃斯賽前功課做得不夠啊!他肯定不知道吳磊的特點!否則這球放過去就好了,現在倒好,自己被紅牌罰下……

              這是在調侃吳磊的單刀不進。

              賽場上,瓦倫西亞的球員也漸漸接受了這個結果,沃斯在隊友的勸說下,一臉委屈地慢慢走下場去——既然被罰下已經是難以挽回的事實了,那他就只能為球隊做最后一點貢獻了,那就是下場的時候盡量慢一些,能拖一點兒時間也是好的。

              沃斯下場后并沒有直接回更衣室,而是站在了球員通道口張望。

              這邊,西班牙人已經做好了罰任意球的準備。

              體育演播室內,沈方健有些意外地說道“這個球是夏若飛主罰?”

              “看樣子應該是了,就只有夏若飛一個人站在球前,連個掩護假跑的人都沒有。”賈添寧說道。

              “沒想到夏若飛剛加盟球隊,就成了第一任意球手了!”沈方健笑著說道。

              賈添寧說道“這個球距離太遠了,直接射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從今天的比賽看,夏若飛的腳法還是十分出眾的,估計是由他來把球吊到禁區里,至于是搶點頭球攻門還是回做之后再射門,就看西班牙人隊的戰術安排了。”

              實際上不僅賈添寧是這么判斷的,場上的瓦倫西亞球員同樣也是這么想的——他們僅僅派出兩人象征性地組成了人墻,絕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禁區內,準備搶第一落點。

              而西班牙人也派出了相當的兵力,在禁區里來回游弋,做出一副要爭搶落點的樣子。

              主裁判向夏若飛展示了一下手中的哨子,示意要聽哨音罰球。

              夏若飛微笑著點了點頭,主裁判這才跑到一邊,然后吹響了哨子。

              “我們看一下這個任意球!”沈方健說道,“夏若飛的助跑距離并不遠,看來賈指導的判斷沒錯,這個球應該是不會直接射門了。”

              這么遠距離的任意球,如果直接射門的話,肯定是要退夠距離的,只有通過足夠距離的助跑,才能確保踢出來的球有足夠的初速度。

              現在夏若飛只是退后了三四步,根本沒有要直接打門的意思。

              瓦倫西亞守門員內托的精力也主要放在了禁區內,他在禁區內有一個最大的優勢,那就是可以用手。這個球吊進禁區之后,他會第一時間沖上去,能直接摘下來最好,如果不太好拿,至少也要把球打出禁區去,讓它遠離危險地帶。

              內托就是帶著這樣的心思,來防守這個任意球的。

              主裁判吹哨之后,夏若飛就開始助跑。

              他助跑的絕對速度并不快,但是卻有一種獨特的韻律,仿佛每一腳都踩在人的心跳上一樣。

              三四步的距離眨眼間就到了,夏若飛開始擺腿,大腿帶動小腿發力,砰的一聲把球踢了出去。

              禁區內雙方球員也都動了起來,身材不算特別高大的吳磊剛剛是在大禁區線附近,夏若飛罰出這腳任意球之后,吳磊立刻高速朝著球門沖去。

              這腳球一踢出來,瓦倫西亞守門員內托就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打高了!

              按照正常的軌跡,這個球高度太高,禁區內根本沒有人能夠得著,而且這個球大概率會直接飛上看臺。

              就在內托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卻驚駭地發現,足球居然開始急速的下墜。

              如果按照正常的拋物線,這個球在下落的過程中,就會直接飛出底線。

              但是現在,這條拋物線仿佛變了。上升階段的曲線比較平緩,而當足球到達最高點再往下墜的時候,曲線一下子就變得陡峭了許多——足球的高度在疾速下降。

              這不是傳球!內托心中冒出了這個念頭。

              他的身體也很快做出了反應,他毫不猶豫地往球門的另一側移動過去。

              在移動的過程中,內托騰身而起,身體無比的舒展,手臂已經伸到了最直。

              然而夏若飛的這腳球打的卻是理論上的死角,內托剛才站位有些偏左,現在反應過來,已經是來不及了。

              只聽唰的一聲,足球從橫梁與立柱交界的那個角直接飛進了球門!

              “球進啦!”沈方健充滿激情地大聲吼道,“這個球簡直像是天外飛仙一樣!三十五米開外的電梯球!真是不敢想象!我已經不知道用什么詞來形容這樣美麗的進球了!這個夜晚是屬于華夏、屬于夏若飛、屬于吳磊的!”

              就連新上任的“夏吹堂”堂主賈添寧在這樣的時刻都不知道該怎么吹了,他突然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詞匯的匱乏。

              而在各大電視臺和轉播平臺上,操著各國語言的解說員們也紛紛陷入了瘋狂,他們都在搜腸刮肚地尋找著贊美之詞,可是卻發現無論什么樣的語言,在這樣一個漂亮的進球面前,都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

              更多的解說員只是不斷地嘶吼著“al”,用嘶啞的嗓子盡情釋放著激情,也感染著收看比賽的球迷們。

              瓦倫西亞替補席上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雙手抱頭,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西班牙人隊的替補席,所有的隊員、教練以及工作人員全都抱成了一團,瘋狂地慶祝著這個進球。

              其中就包括西班牙人隊的主教練魯比。

              盡管魯比早就見識過夏若飛的任意球技術了,而且也在戰術上進行了針對性的布置,但是當夏若飛真正利用這一利器取得進球的時候,他依然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

              這是一個價值連城的進球啊!

              因為這進球,西班牙人隊再次頑強地將比分扳平。

              3比3。

              本來應該是瓦倫西亞虐菜的一場比賽,因為夏若飛和吳磊這兩名華夏球員,硬生生變成了一場進球大戰。

              還有,吳磊制造這個任意球的時候,還成功地導致對方主力后衛被紅牌罰下,可以說場上局勢已經徹底扭轉了。

              當夏若飛站在球前的時候,魯比是患得患失的。因為這個球距離更遠,而且位置還稍微有些偏,雖然夏若飛在三十米左右的距離命中率極高,但是三十五米和三十米,可不僅僅是數字上的一點點差距,魯比心中其實是沒有把握的。

              但是事實很快就證明了,夏若飛的射程還可以再遠,他的任意球簡直就是精確制導導彈!

              在夏若飛進球的那一瞬間,魯比竟然生出了幾分豪情,他一直都對夏若飛提出的爭取進入歐戰的目標不抱太大希望,但是當他意識到自己擁有夏若飛這個殺手锏武器的時候,這個目標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遙不可及了。

              不過,魯比很快又回到了現實——讓夏若飛在接下來的賽季征程中一直隨隊戰斗,這基本上不太現實。

              回到現實之后的魯比又很快振奮了起來,不管下一場比賽怎么樣,這場爽了就可以!更何況西班牙人也不是人見人虐的弱雞,碰上聯賽中游球隊都是有一拼之力的,即便沒有夏若飛,他們本賽季保級的希望也是很大的。

              而且夏若飛還答應在一些關鍵場次會為球隊出戰,這就已經足夠了。

              場上球員還在瘋狂慶祝,魯比已經浮想聯翩,如果夏若飛能在球隊對陣巴薩的比賽中出場,會不會有什么奇跡發生呢?還有什么比從同城死敵的身上要下一塊肉來更讓人興奮的呢?哪怕這個同城死敵壓根就沒有正眼瞧過他。

              西班牙人的球員紛紛跑向了夏若飛,和他擊掌、擁抱,被眾人簇擁著的夏若飛此刻儼然已經成了球隊的精神領袖。

              而在夏若飛罰出任意球的那一刻就毫不猶豫前插的吳磊,在足球鉆進網窩之后也沒有減速,他直接沖進了球門里,在瓦倫西亞球員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一把撈起足球,然后才飛快地跑向夏若飛。

              很多人都覺得能夠在客場3比3逼平瓦倫西亞,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了,但吳磊覺得還不夠。

              時間還有十幾分鐘,對方士氣大大受挫,而且現在還少戰一人,憑什么我們就不能反超比分?

              夏若飛也注意到了吳磊的舉動,他也是支持吳磊的——哥們拋頭露面跟你們一起踢比賽,可不是為了一場平局的!

              所以,夏若飛很快就招呼大家加快腳步回到自己的半場。

              來到中圈之后,吳磊將手中的足球重重地按在了發球點,然后目光熱烈地望向了對面的瓦倫西亞球迷,露出了無盡的戰意。

              瓦倫西亞的球員都有些懵,他們還沒有從這個丟球的打擊中恢復了過來,吳磊的這個舉動卻多多少少激怒了他們。

              真把我們當魚腩了啊!什么時候西班牙人隊也敢在我們的主場這么猖狂了?

              關鍵是雖然比分上是3比3,但西班牙人隊的實力擺在那里,即便是現在瓦倫西亞少賽一人,想要保住這個比分也并不難。如果對手是巴薩、皇馬甚至是馬競,對方球員做出迫不及待開球的動作,也許瓦倫西亞的球員士氣還會受到更大的打擊,但對手是西班牙人,效果就恰恰相反了。

              瓦倫西亞開球之后,球員們都憋著一股勁兒,用范圍更大的奔跑和逼搶,來彌補少賽一人的劣勢,盡管大家都已經快要耗盡體能了,但卻依然咬牙堅持。

              而且因為心中憋屈,所以防守動作難免變大,裁判頻頻鳴哨中止比賽,甚至還出示了一張黃牌,這才勉強將場上的火藥味壓下去一些。

              當然,夏若飛的那腳任意球讓瓦倫西亞的球員十分警惕,所以他們也有所控制,輕易不在靠近本方球門的區域犯規,這個所謂“靠近本方球門的區域”,已經被擴大到三十五米以上。

              時間已經來到八十五分鐘,場上比分依然是三比三。

              西班牙人隊嘗試了幾次進攻,都被瓦倫西亞頑強地守住了,而且還差點兒被打反擊,如果不是瓦倫西亞少打一人,大家體能消耗都非常大,有可能比分都要被再次改寫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西班牙人隊球員在夏若飛進球之后被激發出來的士氣也漸漸回落,尤其是眼看著比賽馬上就要結束,大家都漸漸生出了求穩的念頭。

              畢竟如果這個時候被對方進球,那到手的一分就會不翼而飛。在平局的情況下,越是臨近比賽結束,雙方就會越謹慎。

              不過,吳磊依然在前場十分活躍,只要本方在進攻,他都會不遺余力地跑空當,哪怕十次有八次球都沒有傳向他的方向,他也一點兒都不氣餒。

              還有夏若飛,雖然這十幾分鐘比賽里他看起來存在感并不高,觸球次數也不多,但他卻像是潛伏著的狙擊手,十分耐心地等待著摳下扳機的機會。

              夏若飛感覺到,這一刻應該不會太久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