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二十四章 要被臨時工了

          第二十四章 要被臨時工了

              “老張,那里還需要問啊。()”葉老頭搖搖頭道,“你要是想吃的,那就在這里買了,還需要這樣多事啊。”

              “額,也對啊。”老張才想起來,這飯店也是一個先天武者開的,可不是他能壓迫問出來的。老張家開了一個五星級酒店,剛才他有弄到貨源的心思。

              “你的那點小心思還是收起來了,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情,還是看在我們幾十年的老交情份上。”葉老頭低聲對老張道,“拿出你全部的力氣,一定要巴結好李先生。是巴結知道嘛!李先生的具體情況,沒有他的容許,就是殺了我,也不敢對任何人說的。”

              老張一臉的鄭重神情,“我明白了!老葉你放心,接下來怎么做我有數了。”葉老頭的話雖然沒明說,但是老張也明白,李一飛一定是讓他們仰望的存在。“難道是先天頂層的武者?只有這樣的存在才能讓我們仰望。”

              李一飛在一樓的大廳中喝了一杯水,揉揉有些發酸的臉頰。沒辦法這是笑的,剛才進來這些人他一個個打招呼,臉上還要掛著笑容。“唉,還要去他們包間再去說些客氣話。”說著一臉苦澀的上樓去了。

              先去了三個包間,最后才來到葉老頭的這個房間,對這些一一的致意。“李先生,您這這香瓜真不錯,等會菜肴就更讓人期待了。”葉老頭一臉諂媚的笑容,看的同桌那些人一個個都不明所以,但是葉老頭這樣了,他們應該如何,這些老油條還是明白的。

              李一飛和他們說了幾句,笑容都有些僵硬了。“現在就讓她們上菜,大家吃好喝好,多提寶貴意見。以后有空的時候常來。”

              在一片那是一定的聲音中,李一飛告辭出來了。“瑪德,這事情真不容易。”在吧臺這,李一飛拿起茶杯一口氣灌留下去。

              “這些東西哪來的?”放下茶杯的時候,李一飛才看到,在云青梅面前有一大堆的紅包。紅包上還留下了名字,比如某某公司某某人恭賀之類的。還有的就直接是寫上某某敬賀。

              “就是剛才他們送下來的。”云青梅清冷的聲音中,帶一絲的欣喜,“他們每一間包間派出一個代表送來的。這也怪我們,沒有專門弄一個收禮的桌子。”

              “呵呵,還有這樣的好事啊。”李一飛坐在云青梅身邊,“我們來拆開看看,這里面都放了些什么。”

              “嗯,你來拆,我在電腦里記錄一下。”云青梅淡淡的道。李一飛和她如此的靠近,那一陣陣男性的氣息,讓云青梅小心臟跳動有些加速。

              “呵呵呵,這里面錢可不少啊。”李一飛拆開那個寫著天陽食品公司張長河字樣的紅包,里面是紅彤彤的票子。“這一萬連銀行的紙條都沒拆開。”

              “還是葉老先生的面子大啊。”云青梅在電腦中記錄下來,“不光賒賬,還送這么厚的禮。”

              李一飛這時候已經聽不到了,他興奮的去拆下一個,反正就是沒有低于五千的,葉老頭給的是一張卡,上面寫著密碼還有十萬的字樣。

              “這一共四十貳萬。”云青梅整理好后道,“這些人還真大方。對了,你還沒有讓人上菜吧。”

              “額,不晚不晚,這才十一點半啊。”李一飛尷尬的道,急忙招呼萬姨給那些人上菜。

              看著這邊熱鬧,散客也進來不少,都在樓底下。看到那菜譜上的價格,這些人都有些發蒙,但是現在大家都知道,在這里敢要這樣的價錢,那東西一定不一樣。這五六桌客人,倒也沒有說什么,那兩百的菜肴也要了幾樣。現在萬姨先給這些人上菜了。

              “咦,你們來這里干什么?”李一飛招呼上菜后,看到蘇翠瓊帶著老楊和盧建武兩人進來了。

              “我們來恭賀你飯店開張大吉啊。”蘇翠瓊可不怕李一飛,“這是我們的禮物,少了點,也是一份心意。”

              看著當啷一聲扔在自己面前的一塊石頭,李一飛是在沒有辦法拒絕,“這是我撿到的一塊石頭,很奇異的樣子,一定是你們能用到的。”蘇翠瓊眨著大眼睛對李一飛道。

              “那就謝謝了。”李一飛急忙把這塊有拳頭大的石頭拿在手中。這石頭很普通的樣子,就是上面有一條條銀絲,而且很密集的樣子。

              “這是我們的賀禮,還請李先生笑納。來的有些晚,還請李先生原諒。”

              看著那厚厚的紅包,李一飛怎么也不好把人給趕出去,“那好吧,就委屈你們在大廳吃中飯了,上面已經是滿滿的了,不過給你們上些好菜。”

              盧建武聽的一撇嘴,心道你們這樣的小飯店,還能有什么高大上的菜肴啊。現在盧建武是一點怨恨李一飛的心思都不敢有。因為他知道自己和李一飛之間,相差的太遠了。

              他們這邊熱火朝天的忙碌,可讓邊上一家飯店的老板給氣壞了。他們家就在李一飛的隔壁,叫做醉仙居。老板是一個三十多的大胖子,一臉的橫肉在吧臺后面運氣。

              本來他們的生意也只能勉強維持,在云青梅家飯店停了下來后,要好了不少。今天李一飛這一開門營業,明顯的客人就少了一大塊。在李一飛店中的散客,有一部分原來是可以去他們家的。

              “不行,我得讓這小子知道點厲害,老婆讓你弟弟帶人過去查查他們。”胖老板對邊上老婆道。

              “算了吧大剛。”他的老婆不想這樣干,“平時客人什么的大多數都靠著我弟弟面子拉來的,今天不過就是損失一點散客,等他們過了這開門的熱火后,還能競爭過我們啊。”

              “老婆,你沒看到他們今天來了多少人啊,有不少都是大老板。”大剛牛眼中兇光閃閃,“他們現在執照什么的一定沒有辦好,讓你弟弟去封了他們的門,讓那小子觸點眉頭。瑪德,開門也沒有說請我們,和我們打一個招呼!”

              “好吧,弟弟就在上面吃飯,你去說吧。”大剛老婆也無所謂的道。

              李一飛剛把蘇翠瓊三人安排坐下來,看到門口進來了三個穿著工商服裝的人。一臉的酒氣走路都有些搖晃了,直直的就來到了吧臺前,“把執照什么的拿出來看看。”帶頭的一個二十七八的男子,吐著酒氣對站在吧臺后的李一飛道。

              這飯店的執照真的還有,不過就是云青梅家以前的。遞給了這個家伙,看了一樣就被丟了回來,“這和外面招牌的店名不符,不能用!”

              “我下去就去換執照行了吧。”李一飛憋著氣道,這是自己的疏忽了。

              “那你是無照營業,要關門罰款。”這個家伙醉眼歪斜的道。

              “不是有整改期的嘛,什么沒就關門罰款了?”李一飛有些火了。“這可是有規定的。”

              “那些規定不作數,我說的就是規定。”這個男子打著舌頭道,“還有美女,給我到杯茶來。”

              “對啊,我們周所說的就是規定。”跟在這個家伙身后的兩個人,都一起笑了起來,“快點關門吧,把人都給趕走,不許經營了。”

              “美女,你這杯子就不錯啊,我拿來喝兩口。”這是那個周所笑嘻嘻的伸手去抓云青梅面前的茶杯。

              “滾你瑪德。”李一飛一把抓住這個家伙的手腕子,往前一送,就讓這周所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你敢打人!”另外兩人揮起拳頭就像李一飛砸了過來。

              “滾!”李一飛揮手兩個耳光抽出,把這兩人給抽的跌出去好幾步。

              “你敢毆打國家工作人員。”周所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猙獰的對李一飛吼道。這時候他的酒被一個跟頭摔的醒了不少,“你等著我現在就報警!”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報警能怎么樣。”蘇翠瓊這時候過來了,一臉嚴肅的對周所道,“喝得醉洶洶的出來檢查,還有你出來檢查備案了沒有?”

              周所一聽酒徹底的醒了,在心中暗暗大罵姐夫大剛,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嘛。剛才喝的有點多,想也沒想就沖過來了。現在后悔有些遲了,那個小子不是像大剛說的,只是有兩個錢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剛出校門學生。

              “對不起,剛才我喝的有些高了。”周所暗暗的咬牙,他從蘇翠瓊的話中,就能聽的出來,她也是體制內的人。同時在心中發誓,等這風波過去之后,自己在慢慢找這小子的麻煩。但事后一定要做到有禮有節,不能讓人找出漏洞來。像今天這樣喝的醉洶洶的過來,簡直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了。

              “道歉沒有用。”老楊這時候站了出來,現在正是賣人情的時候。今早他們師徒兩人,被上級在電話中一陣狂噴,現在要他們處理還和李一飛的關系,至少要讓李一飛消氣。后續工作就由組織另外派人過來。“小蘇,給當地有關部門打電話,讓他們關注一下。”

              “不用,不用。”李一飛輕蔑的笑道,“我們這里可是有攝像頭的,已經把他們大喊周所說話就是規定的畫面上傳了。”云青梅一聲沒吭在電腦上鼓搗,就是在做這個事情。

              周所腿一軟,他知道自己要被臨時工了。這就要老命了,只要一被臨時工給除名,自己屁股上的那些東西都要暴露出來了。

              跟著他進來的那兩個人現在也是一臉的蒼白,深恨自己和兩杯酒,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這下子完蛋了,工作是丟定了,怎么就沒有想到現在到處都是攝像頭呢,喝酒真的誤事啊!

              “滾吧,不要耽誤我做生意。”李一飛低喝一聲,周所三人是惶急的出了飯店,讓圍觀眾轟然大笑。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