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六十章 睡的和豬一樣

          第六十章 睡的和豬一樣

              李一飛和云青梅兩人早就準備好了靈水,這個小山的半山腰上有一眼泉水。 在這里還修建了一個水池。現在正好適合李一飛來用。

              之前部隊里只有這泉水澆花洗衣服,吃的還是用自來水。泉水一天到晚流個不停,多余的水就流入了小山圍墻為的小河中去了。

              “以后要把這泉水引到前面的魚池中,”李一飛現在站在水池邊對云青梅道。“這泉水水質肯定也不錯。”

              “嗯,至少這邊的果樹什么的,澆灌用水不用擔心了。”云青梅點點頭道。

              李一飛要笑出來了,“青梅,果樹可不是蔬菜啊,不需要怎么澆灌的。像南都這邊,正常的降水就夠用的了。”

              云青梅小臉上一紅,“我不知道,你也不應該笑我的。你也不比我知道多多少。”說著白了李一飛一眼,就這一眼讓李一飛有些暈陶陶的感覺。

              就在李一飛想把云青梅摟進懷中親吻的時候,聽到了有腳步聲過來,只好放棄了這樣誘人的想法。

              過來的蘇翠瓊,她來到李一飛云青梅面前,直接了當的道,“李先生,你看那些戰士怎么樣啊,能不能教他們一些適合的東西?”

              “今天剛讓他們做點事情,你就來逼債了。”李一飛沒好氣的道,“放心好了,我會為他們量身定做一套功法的,還能讓他們進步很快的。現在把他們叫出來吧,果樹已經到了,現在就給栽下去。”

              李一飛之所以這樣說,因為他的手機響了。摸出來一看是吳凱打過來的,就知道是果樹送過來了。

              電話一接通,果然是果樹送到了大門口,被站崗的戰士給攔下來了。

              李一飛讓他們進來了,就看到一輛加長的卡車開了進來。在車子停下來后,吳凱從車子上跳了下來。他看到張云陽和李青玉就在車子邊。

              “李先生,一趟拉不完,還要兩趟差不多。”吳凱對李一飛道。他心中奇怪李一飛是什么身份,怎么這些戰士過來給他干活,還有門口有人站崗。

              “謝謝吳老板,快請里面喝茶。”李一飛熱情的對吳凱道。他知道吳凱這樣的熱情,一定有所圖。

              吳凱是求之不得和李一飛多交流一下,他吩咐駕駛員,車上樹苗下完后,趕緊在回去運。他就在這里等了。

              云青梅和蘇翠瓊在這里指揮著戰士們干活,李一飛和吳凱兩人就到了大廳中坐下了。

              李一飛給吳凱泡了一杯茶,吳凱急忙站起來連到不敢。當然李一飛泡的茶就是大路貨,抓了一點放在玻璃杯中,在飲水機下接點熱水就算完事。

              吳凱端著茶杯喝了一點放了下來,“李先生看來對茶是不怎么愛好了。我那有不少好茶,等有空給李先生送點過來。”這又是上門打擾李一飛的借口。

              “嗯,我也想研究一下,畢竟我是開飯店的。”李一飛點點頭,他說的真還不是客氣話,“本來我還想在這小山山脊上中一些茶樹的。就是不知道種些什么好,吳老板對茶有愛好,給我推薦一下。”

              “龍井啊!”吳凱立即道,“我們這氣候種龍井還是不錯的,我有個朋友,能弄到龍井那十幾顆母樹上的第一代茶苗,您要是想要的話,我給您弄一些過來。”

              “行,你看著弄一些過來,我把這山脊上都給種滿。不過我聽說大紅袍什么的最好了。”李一飛問道,“這又是怎么回事?”

              吳凱一聽在心中道,“好嘛,敢情你什么都不懂。”只好給李一飛簡單的科普一下茶葉的知識。

              “大紅袍只有一顆母樹,那產的茶葉不是我們能弄到手的。那株茶樹還有人站崗。“吳凱遺憾的道,”不過我有一株茶樹,就是不知道是那株茶樹幾代的。產出的茶葉味道差的遠了,但是也比市面上賣的那些大紅袍高的太多了。等會我就讓人給你挖來,那株茶樹已經有十幾年。”

              “這多不好意思啊,”李一飛話是這樣說,臉上也是一點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沒有,“這是奪你所愛了。”

              “我那要開發成別墅去,留著也沒有多大的意思了。而且這種茶樹最好還是生長在山巖上。”吳凱笑道,“以后有機會來和李先生研究一下茶道。”說完吳凱摸出手機,打電話吩咐那邊把茶樹給小心的挖過來。

              李一飛知道這家伙一定是打著這樣的名義,來問一些修煉上的事情。果然談著談著,吳凱就把話題往修煉上引去。

              李一飛知道吳凱要送給他的茶樹,一定是珍貴無比的。要不然臉上也不會有肉疼的感覺。之前送的那些果樹,還有說送給自己龍井茶樹,臉上可沒有這樣的表情,而且還是豪邁的樣子。

              那現在自己就要報答一下了,他耐心的回答了吳凱幾個問題。一些修煉上遇到的問題。吳凱是百思不得其解,也去問過葉老頭這些人。葉老頭在修煉上也遇過這樣的問題,當然能解釋了。可是這些人越解釋,他越是糊涂。最后葉老頭也只能告訴他,有些事情還需要自己去悟的。他們對有些問題也是有體會,但是想解釋清楚很難的。

              哪知道李一飛三言兩語,就把問題給解釋的清清楚楚,讓吳凱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這要是他自己摸索的話,五年也弄不明白。

              “我看你問這些問題,就知道你修煉的功法不怎么樣啊。”最后李一飛提醒吳凱道,“你還是找一門好點功法吧,你這功法有殘缺啊。”

              “可不是嘛,我這是祖上傳下來的。”吳凱苦笑道,“不知道怎么就殘缺了,但是修煉了一輩子了,現在換已經來不及了。再說了一門頂級的功法不是那么好找的,我這功法就是有點殘缺,在現在也是一流的。”吳凱說道最后的時候,就有些傲然了。但是一想到眼前是一個先天武者的時候,立馬把那傲然收了起來。

              “這樣啊,你把功法說出來,我看看能不能給你補齊了。”李一飛對吳凱道,吳凱這樣的賣力,自己應當給他一些好處。

              吳凱毫不猶豫的把自己修煉的功法說了出來,他一邊說的時候,李一飛就在一邊給他補上缺漏的部份,雖然很少的一點。等他說完了幾千字的功法,李一飛已經給他補齊了,不過是補上了一百多字。

              吳凱覺得,現在的功法才是完整的。李一飛給補得天衣無縫,好像原來功法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一個只都不能更改了。

              但是吳凱知道,就是他們之前沒有確實的功法,一定不如現在李一飛補過的。還改正了幾處。一定是把原先功法錯誤之處給改正了。

              “謝謝李先生。”吳凱站起來深深的給李一飛鞠躬道。本來是想跪拜的,但是想想這樣一定會讓李先生不高興就算了。

              “小事情,我們出去看看吧,這都過去一個小時了。”李一飛看了看手機,這時候外面有傳來了卡車的聲音,知道有一車樹苗來了。

              “我們過去看看那茶樹,找個好地方給栽下去,還要用遮陽網給罩上,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吳凱急忙站起來道,今天他的收獲是太大了,按照李一飛修改過的功法修煉,吳凱有信心在十年之內進入先天境界。

              “這茶樹不小啊,”李一飛看到這株茶樹的時候,不由的驚嘆了一聲,這株茶樹主干有鴨蛋粗細,只有一米五的高度。但是支干很多,整個茶樹的樹冠有兩米多直徑。“你滿小心一點,把這樹弄到山脊上去。”

              吳凱跟著李一飛上了小山頂,找了一個巖石多土壤少的地方。挖出了一個坑洞,小心的把樹給栽了下去。李一飛讓戰士從山腰的水池中,拎了兩桶水給澆灌上了。

              “行了,也不需要遮陽網。”李一飛有些得意的道,“明天這茶樹就會像是原來就生長在這里一樣,那些果樹也是一樣的。”

              吳凱知道這兩桶水里一定有蹊蹺,但是他只是把問題埋在心中。這些戰士都是二十五六的模樣,可一個個都是后天五層左右的高手,這個地方明顯是什么秘密單位。為了不給自己找麻煩,有些事情還是當做沒看見,更不要說去追問了。

              這邊樹苗原來的時候,之前的一車已經被栽的差不多了。等這一車下完后,吳凱就跟著車子走了,他表示還有一車就能完了。下趟就不跟著一起過來了,還有茶樹的事情,他一定在三天內給弄過來。

              “余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每一棵樹澆灌水池中的一桶水,一定不要忘記了。”李一飛對蘇翠瓊道,“我回去想想明天教些什么給他們好。”

              一聽到李一飛這樣說,蘇翠瓊答應的那叫一個干脆。她知道李一飛這是回去備課了。明天要給那些戰士上課,就是不知道他能教些什么,最好是功法了。至于技擊搏斗什么的,倒是不怎么需要。

              “這個陳雯雯,現在才十點多點,就睡的和豬一樣了。連門都不知道關上。”云青梅在進了別墅后,去了陳雯雯的房間中看了一下,出來后對李一飛道。

              陳雯雯剛才看到外面在種樹,就一點興趣沒有回房間去看電視。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

              “說起教這些人東西,我才想起自己許諾了小影,要教她一些防身的功夫的。”李一飛摸了摸后腦勺道,“這個明天你教她好了,就把風云決教給她。在幫她一下,讓她能進入后天境界就行。”

              “好吧。”云青梅滿意的點點頭,李一飛這是避面給張玉影解說穴道經脈時候的尷尬。在云青梅想來就是避嫌,“明天早上她過來的時候,我就去教她。”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