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八十章 還真有些舍不得

          第八十章 還真有些舍不得

              “你自己買回去可做不了。”柜臺里的那個營業員對李一飛道。這家伙說話的時候,偷眼去看云青梅。“只能在我們這里做,做好后我們有專門的地方個師傅給燒制出來。”

              李一飛沒有理睬這個打扮的有些娘的家伙,牽著云青梅的小手去后面。這里是一個給人試著做手工的地方。

              在這里李一飛很輕松的買到了高嶺土,還有一些釉料顏料等等東西。用這里的那個老頭說,這些都是很正宗的東西。那些顏料都是仿照元明青花瓷顏料配置出來的。當然了效果怎么樣,就有些差距了。

              李一飛已經想好了,把這些原料弄回去。做出瓷器胚子后,就用真火來燒制。至于青花的顏料,自己就摸索著配置了,要是能弄出來亂真的贗品的話。那就想法子去坑東條一郎。

              在臨走時候,還去邊上的華榮齋買了不少的瓷器碎片。這些都是元青花和明清花的碎片。每一塊小的只有指頭大小,大的不過是雞蛋大。每一片李一飛都讓店里的人給標明了是什么時間和什么樣瓷器上的碎片。

              華榮齋里的那個老頭,看到李一飛賣了幾萬元的碎片,立馬喊過來兩個人,和他一起把這二十幾片瓷片給標注好了。在李一飛把這些一片片用白紙包好的瓷片,裝進單肩包的時候。那個老頭推了推老花眼鏡,“小伙子放心好了,我們這些瓷片都是和標明的一樣,不會有差錯的。我們確定不了的,沒有敢賣給你。”

              這老頭以為李一飛要他標明了,是為了防止買到假貨的。“我們華榮齋的東西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會以次充好的。”

              “這樣就好,以后有機會再來逛逛。”李一飛打著哈哈,和云青梅兩人回到了車子上。

              “快點回去,今晚上有事情做了。”李一飛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道,“現在都十點多了。”

              云青梅已經猜出來李一飛是準備怎么干了,買這些瓷片回去,李一飛要用強大的神識,來查看清楚這些瓷片的結構,還有那些青花的,摸索出顏料的配比來。

              “飛哥,你就是做出來一模一樣的,可是只要儀器一檢測,還是能看出來的。”云青梅多少有一點這方面的知識,她的老爸在世的時候,也喜歡古董。

              “在那本時間魔法概論上,記載了兩個時間魔法,一個是時光飛逝,還有一個就是時光回溯。”李一飛有些得意的道,“等我把時間法則給吃透了頭,把這兩個魔法推演成法術后。這些瓷器的時間問題那還能是問題嗎?”

              云青梅聽了也很高興,可是想到這樣好玩的東西,自己沒有天資去學,不由就變得沮喪起來。“這樣厲害的法術,可惜我沒有天資去學習。”

              “你是單一的水系靈根,這要是在修真界。會讓各大門派搶著吸收你進門的。你這是天靈根啊,修煉起來速度很快。”李一飛安慰道,“我這五行靈根俱全的倒也是很難找的,不是大羅門的傳承,要修煉有出頭之日,那是不用想了。”

              兩人說話之間就回到了青梅谷中,進了別墅后。云青梅急忙回自己的房間修煉去了。李一飛先去了煉器室,把儲物戒指中的做瓷器原料都給拿了出來。

              李一飛本來準備去研究空間法則的,現在有了掙錢的路子。那就先試試了,只要做出一模一樣的東西,就是時間上差距大,那就當工藝品也一定能值大錢。

              很快李一飛就做出了十二個茶杯,這是仿照網絡上找到的圖片做的。這些都是明朝的蓋碗,是用來喝茶用的。

              李一飛買來的瓷片中,就有這樣蓋碗的碎片。在李一飛強大的神識下,把瓷胎還有釉料都弄的一模一樣。顏料也調好了。

              至于做就簡單了,瓷胎就是用神識塑形的,這就和網絡上圖片復制一樣。那些青花圖案,也是用神識直接把顏料畫到蓋碗上。

              制胚后本來是要有時間干燥的,但是對李一飛來說就不是問題了。在一個小旋風掃過后,那些胚子就達到了要求了。

              十二個蓋碗,在真火幾個呼吸的燒煉之下,就變成了成品瓷器。

              “嗯,很完美。”拿著還有些燙手的蓋碗,李一飛得意的自語道。“下面就看看我對時間法術的進度了。”

              第二天早上,李一飛做完了一切事情后,回到房間修煉道六點鐘。這才來到煉器室,想看看昨晚燒制出來的蓋碗。哪知道到了煉器室一看,那些蓋碗已經不見了,不用說是被云青梅拿走了。

              來到客廳一看,才發現云青梅正坐在沙發上。她面前的茶幾上,一溜擺著那十二個蓋碗。正在細細的觀賞,看到李一飛下來了,對他道,“飛哥你做的這個真的能亂真了,我對這圖片細看,都沒有看出什么不同來。就是連剛燒出來的亮光都沒有,像是幾百年的東西。還是品相特別好的那一種。”

              李一飛很吃驚,“青梅你說的頭頭是道,很識貨內行的樣子啊。”

              “我爸喜歡,我也跟著學了一點。”云青梅的清冷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傷感。“可惜那些東西都被我處理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幾件珍貴的,當做是念想,等晚上我拿出來給你看看。”聽云青梅這語氣,那東西一定是裝在儲物戒指里了。

              李一飛安慰了云青梅兩句后道,“今天陳雯雯來過沒有啊,把東西拿走了嗎?”李一飛想知道那桃花養顏蜜的效果。

              “還沒有,我估計馬上就會過來。”云青梅摸出了手機,“我問問她是不是睡過頭了。”

              “不用打了,她已經來了。”李一飛這時候聽到了電瓶車的聲音了。

              陳雯雯是小跑著進來的,“飛哥飛哥,今天不光要那黃瓜和西紅柿。那二十瓶的什么養顏蜜也給我,錢我讓表姐打過來。”

              不用問那效果一定很好了,那邊孔慧珊在接到陳雯雯的電話后,就把錢給李一飛打了過來。陳雯雯帶著東西就告辭了,“我先把東西還給送過去,馬上回來找你玩。”陳雯雯對云青梅丟下了一句,就匆匆的走了。

              李一飛和云青梅剛吃過了早飯,李一飛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這個徐區長一早上打電話過來干什么?”李一飛一邊手一邊接通了電話。

              說了兩句掛了電話,李一飛對云青梅道,“徐區長要來拜訪。反正后面樹上已經看不到桃花,果實還不是太大,被葉子擋住,離得遠遠的他們看不到,就讓他們進來。”

              “也好,免得還要跑出去。”云青梅點點頭道,“也不知道他們來干什么的。”

              “還不是美食節的事情,”李一飛搖搖頭道,“看樣子他們還是挺重視的。”李一飛說著就給前面的哨兵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們徐區長過來的時候,讓他們進來。

              徐區長在八點鐘的到了這里,在青梅居大廳門口相迎的李一飛,看到從車子上下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人他認識,竟然是張毅天那個家伙。

              張毅天坐車進來的時候,是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看著哨兵手中的槍,他心中就有些哆嗦。萬萬沒有想到,李一飛還能坐在這個地方,看樣子權勢不小啊。自己怎么就冒冒失失的把他給得罪了。

              昨天晚上成明遠就給徐區長打電話了,他是徐區長的心腹。直接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徐區長正打算過來拜訪李一飛,這就帶著他在今早一起過來了。

              “你來干什么?”在和徐區長打過招呼后,李一飛看著滿臉堆笑的張毅天道。

              “我來給一飛你賠禮道歉,這不昨天多喝了兩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張毅天臉上的笑容只能用諂媚兩個只來形容。

              他被李一飛的氣場給震住了,李一飛現在一聲身穿著顯得低調的奢華。還有撲面而來的高貴之氣,讓張毅天夾緊了尾巴。

              其實李一飛不過就是穿著云青梅昨晚才買的衣服,還有就是看到張毅天有些不屑。在加上背景的襯托,還有張毅天進來的時候,被軍人的肅穆給嚇住了。所以李一飛在他的眼中立馬變得高大上起來。

              李一飛沒有理會這個家伙,帶著徐區長進了客廳坐下來了。至于開車的駕駛員還在車上坐著。

              “李先生這位就是成明遠副區長,也是這個張毅天的舅舅。他是為昨天的之情來道歉的,這些小孩子不懂事,都還是學生呢。”徐區長搖搖頭,直接把張毅天打入還沒長大的那一群。

              “哦,你就是他的舅舅啊,我還等著你過來收拾我呢。”李一飛一撇嘴道,“你這個外甥仗著你的名義很囂張啊。”

              成明遠都要哭出來,沒有想到李先生這樣不依不饒的。大人物不都是應該很大度的嘛。“李先生您大人大量,請原諒張毅天,他是在學校里讀書都讀的傻掉了。這是我帶來的小小禮物,作為見面禮,也是張毅天的賠禮。”說著成明遠把手上的一個巴掌大小盒子放在了茶幾上。

              李一飛沒有去看小盒子中的東西,而是對從餐廳中出來的云青梅道,“青梅,給徐區長弄點茶水來,就用我那好茶葉。”

              “這怎么敢。”徐區長和成明遠急忙道,在他們看來,就是讓李一飛去倒茶,也不能讓這仙子一樣的女子,給他們倒茶來。他們有種承擔不起折福的感覺。

              “這有什么,總不能到我這連一杯茶水都沒有吧。”李一飛對他們道,不過也在心中暗暗的想道,要弄一個什么人,在這里好伺候一下茶水,以后來的客人多了,總不能讓云青梅去倒茶。說真的,李一飛還真有些舍不得!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