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們飯店里可以賣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們飯店里可以賣

              現在的天氣已經很炎熱了,但是走在竹林中吹著自然的涼風,還是很愜意的事情。 云青梅她們三個一路走過來,讓李一飛給她們照了不少的照片。當然是用帶來的照相機,而不是用手機來湊合的。

              爬上一個低低的小山頭,在這里有一座小廟。看樣子就知道是才蓋起來的。

              “飛哥我們進去看看。”張玉影來了興致,“這里還有抽簽打卦的。”說著拉著陳雯雯,兩人就帶頭跑了進去。

              “我們也進去吧。”李一飛咬著搖搖頭,拉著云青梅的小手道,“這里明顯是因為竹海這個旅游景點,剛剛蓋起來的。估計里面的和尚都沒有幾個是真的。”

              在大雄寶殿門前,張玉影和陳雯雯兩人正在燒香。“飛哥,快給我們照兩張。”張玉影對進來的李一飛喊道,“青梅你也過來一起啊。”

              張玉影的嬌媚的聲音大了一點,就在云青梅走到她們兩一起,站在香爐前,讓李一飛拍照的時候。從大雄寶殿中走出來兩個和尚。

              這兩個和尚都在三十多歲的模樣,肥頭大耳穿著黃色的僧衣。可是走起路來大搖大擺,一點出家人的模樣都沒有。他們兩個出來后,就直勾勾的看著云青梅她們三個,那眼中色瞇瞇的神情,就是瞎子也能看的清楚。

              “這和尚怎么這樣!”云青梅回到李一飛的身邊,一臉厭煩的道。

              “他們根本就不是和尚。”李一飛搖頭道,“你看他們肥頭大耳,一臉酒色之氣。一定是客串的,等會晚上沒有游客的時候,他們就下班了。”

              “是啊,不是說小林寺的那個什么主持,都有老婆小孩的,還有不少的情人。”張玉影嬌聲道。“現在就沒有幾個是真和尚。”

              “不是說調查過了,沒有的事情,是別人誣告的。”陳雯雯疑惑的道。

              “呵呵,你就看看小林寺那個主持的照片,你看看他那肥頭大耳,一臉酒色之氣的模樣。要說他是吃素的,打死我也不相信啊。常年吃齋的人,能有那樣的肥肉嘛。他應該是個練武的,這也是糊弄人的。就是他吃肉什么的,只要真的是武功高強,也不可能長成那癡肥的模樣。你再看看他的眼光渾濁,明顯是酒色過度。”李一飛來了興致,一邊往大雄寶殿走,一邊對三女道。

              “啊,是這樣啊。”陳雯雯醍醐灌頂一樣叫了起來,“那說他沒有事情的,一定是調查人收了他的錢了。”

              “貓膩一定是有的。”李一飛笑著道,“你看就想這兩個和尚,他們一定是假的。”

              李一飛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大了一點,讓這兩個和尚聽個一清二楚。當然了,李一飛這是故意的。在這兩個家伙色瞇瞇看著云青梅她們的時候,李一飛就決定要教訓他們一下了。

              “你說什么?”一個和尚惡狠狠的瞪著李一飛道,“我們可是有度牒,怎么可能是假和尚?你給我道歉!”另外一個和尚還在色瞇瞇的盯著三女看。

              “看到沒有,這兩個家伙可能就是街上的混混。哪里還有一點出家的人氣度。”李一飛繼續撩撥道。這里他看到有攝像頭,要不然李一飛早就出手教訓這兩個家伙了。“道歉?你們不是四大皆空的嘛,還要我道歉干什么?你們佛祖不是能割肉喂鷹的嘛,你怎么能兩句難聽話都忍不了?”

              “你瑪德,我抽死你個小赤佬!”這個招風耳的和尚氣急之下,用家鄉話罵了出去,揮起巴掌就抽向李一飛。

              “滾。”張玉影一腳就踢在這家伙的小肚子上,把這個和尚踢的倒滾了出去。

              “哼,就這點能耐還想打人。”張玉影驕傲的拍拍手,柔嫩的小臉滿是自得的神情。練習了這么久了,今天好歹能出手了。而且這個和尚也是練過兩天的,從剛才他出手想打飛哥就知道了。

              這個和尚手剛伸出去一半,就被張玉影一腳給踹飛了。一路翻滾出好幾米,現在捂著肚子在地上大聲慘叫,和殺豬差不多了。

              那個有點朝天鼻的和尚被嚇了一大跳,怎么一轉眼自己的師兄就被踢飛了。他可是幾個師兄弟中武功最高的。

              “你們想干什么,竟然在寺廟里大打出手。”這個朝天鼻現在不敢去色秘密的看三女了。把眼光看向李一飛,“你們等著,我現在就報警了。”

              “怎么回事啊?”一個有五十多的和尚,帶著兩個年輕一點的和尚走了過來。老遠的就出聲問道。這時候已經圍了好多的圍觀眾,笑嘻嘻的看著眼前的熱鬧。

              “咦,這個老和尚也是一個練家子。”張玉影小聲的和李一飛道。不用他說了,李一飛和云青梅當然看出來了,這個老和尚是一個后天三層的武者。

              “大家散開了,這里沒有什么好看的。”老和尚上來就對圍觀眾道。他去勸說圍觀眾離開,不管怎么說,和游客發生了沖突,對于他們這旅游景點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就不要讓圍觀眾看了后,到處宣揚了。一前面這兩個家伙的德行,他們不占理還是在多數。

              “一飛,怎么是你啊?”一個二十三四作和尚打扮的人,一臉驚奇的對李一飛道。

              “我靠,凌達!”李一飛看到眼前這個家伙,不由的大叫了其阿里,“你不是回到錫城在一家什么公司上班的,怎么現在成了和尚了。”

              “這個一言難盡,我們還是去邊上說了。”凌達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正在散去的圍觀眾,小聲的對李一飛道。

              “小達,這是你朋友。”老和尚回過頭來對凌達問道。這個老和尚和凌達長相有些相像。

              “爸,他是我大學同學。”凌達看到圍觀眾都走了,一聲爸就叫了出來。

              “那到后面說話。”這個老和尚點點頭,瞪了一樣朝天鼻和招風耳,“你們兩個老實一點,要不然這月的獎金就不要想了。”

              李一飛他們聽的要笑出來了,這那里是一個寺廟。簡直就是一家公司了。還別說,現在不少寺廟,都當做是一家公司在運作的。那主持就是公司的老總了,那一個不是富的流油。

              到了大雄寶殿后的一個禪房中坐了下來,看著從冰箱中拿出可樂分發的凌達,李一飛笑道,“真看不出來啊,你當和尚還是蠻像的。”

              這個凌達長的圓頭圓腦,現在穿著僧袍看起來很有喜感。“那里啊,我們家不是辦了一個武術學校嘛,這不開不下去了,就承包了這個寺廟。前面的那幾個人都是我的師兄了。他們是我老爸的弟子。”

              正在說話的時候,那個老和尚進來了。他是剛剛安排好前面的事情。進來就聽到凌達把實話給說了出來。“呵呵,這不是沒法子的事情,你們這些同學不要見笑啊。小達現在是沒地可去的,要不然我也不會帶他來這里。”

              “對了,一飛你現在怎么樣啊?”凌達有些羨慕的看了一樣李一飛,從他剛才牽著云青梅的手,就知道這小子混的很不錯,要不然怎么會有這樣一個和仙子一樣的美女。

              “還可以了。”李一飛輕笑道,“真沒想到能在這碰上你哈。怎么樣,當和尚收入很不錯吧?”

              “那里啊,交了一些承包的費用,我們自己落下來的沒有幾個。”凌達有些郁悶的道,“我老爸主要是看上這里的竹林了,這個小山頭的竹林都歸我們打理,還能有些收入。”

              “是啊,就是這竹酒的銷路打不開,要不然的話。哼哼。”凌達的老爸坐了下來。

              “凌叔,這竹酒是什么東西啊?”李一飛好奇的問道。他現在正在釀酒,所以對這個就比較關心。

              “這是一種比較保健的酒。”一聽李一飛問起酒來,凌達老爸這個假和尚,就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原來這竹酒是用頂級的好酒,當然了也是他們自己釀制出來的。在竹筍出土的時候,把基酒給注入竹筍中。等竹子長成后,有不少的竹液就和基酒融合在一起,當然了這個過程還在發酵。這樣弄出來的酒水是淡綠色的,有清涼的竹子味道。

              “額,我現在就是開飯店的。”李一飛劍眉一揚道,“拿出來我看看怎么樣,要是很好的話,我就進一批回去銷售。”

              “你一個飯店才能銷售多少啊。”凌達老爸有些沮喪的搖頭道,“不過謝謝也要謝謝你,小達去拿一個來。”

              不一會凌達就拿著一節竹節進了,“一飛,你看看這是昨晚上剛砍下來的,這東西存放時間不能長。一般砍下來后,就要把酒給倒出來保存,要不然這竹子干了的話,那酒質就會受到影響。”凌達說起來頭頭是道。看來也是對這玩意充滿了希望。

              李一飛看到這節竹子是封死的,上下都有竹節。看的出來是砍下來不久,還是一副青翠欲滴的樣子。

              凌達老爸拿出了一把小刀,利落在上面的竹節上撬開了一個小口子。頓時一股酒香夾雜這竹子的天然清涼味道,彌漫在這間禪房中。

              “你嘗嘗看。”凌達老爸在凌達拿出來的玻璃酒杯中,倒出了竹節中的酒液。

              “嗯,還不錯。”李一飛嘗了一口,“酒精度數不是很高。口感很好正適合現在喝。”

              “嗯,很好喝啊。”張玉影一口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喝光了,“飛哥你多買一點。”

              “嗯,我們飯店里可以賣。”云青梅嘗了一口后道,“這個老少咸宜。”

              凌達老爸也沒有想李一飛能賣多少,不過這也是一樁生意。宣傳意義很大了,這小子是南都的,就不知道他們家的飯店有多大。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