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運動場

          第三百四十三章 運動場

              李一飛跟著天龍印感應在離黃老家一千米處的運動場找到了黃廣為。

              他現在正在和黑云抗爭,李一飛看到黃廣為每一次揮手就有一圈水暈蕩漾開,讓黑云無法靠近。

              “嗯?黃廣為似乎真的會一些東西了。”在沒確定黃廣為狀況前,李一飛不好定論黃廣為所用的是什么。

              “黃廣為似乎和那黑云打個平手,也就是說黃廣為現在可能有筑基七層的實力,這怎么可能?”李一飛辛辛苦苦那么長時間,才修煉到筑基期七層,這黃廣為竟然可以一上來就是筑基期七層,這太超越理解了。

              看是僅僅看了一會,李一飛又發現了黃廣為身上的一個端倪,黃廣為似乎每揮動一下手臂,臉色就白一分。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抵抗黑云的,不過看他的情況似乎真不太好。”李一飛本想先看一會兒再出手,但是現在看到黃廣為的情況,他覺得不能等。

              “就讓我用九陽太一符來試試威力。”李一飛神識一動,一道通紅奇熱的符咒憑空出現在面前。

              “去!”

              李一飛輕輕念了一聲,下一刻九陽太一符就憑空出現在黑云的正上方。雖然李一飛不知道如何使用九陽太一符,但是按照一般符咒的使用方法看,都是要將符咒打到東西上才行。

              “這黑云是非實體,也不知道九陽太一符能不能滅了這黑云。”李一飛雖然心中有些懷疑,但是動作上沒有遲疑,狠狠的將九陽太一符壓下。

              正在與黃廣為周旋中的黑云事先知道了李一飛在附近,按照黑云之前在地下井道與李一飛斗過的手段看,黑云主要的就是躲避三昧真火。

              然后,這次另黑云失算的是,這叫李一飛的人類修士竟然還有一招現在才試出來。而且感覺到這擊向自己的這個莫名東西有著另自己極其害怕的氣息。

              黑云是各種污潰之氣的形成的陰氣,而能克制陰氣的莫過于純陽之火。

              “這是符咒?”黑云也不算沒有見識,看到這如一條一條赤紅的小蛇纏繞在一起的九陽太一符,想起了以前遇到過的一個修士,也是有各種符咒,不過那些符咒對它來說并無傷害。

              “這個符咒感覺很危險,我得避開它,萬一被傷到了就不劃算了。黑鼠那家伙居然沒通知我這么重要的事。”黑云抱怨了一聲,舍下黃廣為,立刻退閃到一邊。

              “被它躲掉了?”李一飛有些無語,說道:“這樣大張旗鼓的攻擊,恐怕十個人都能察覺出來,等想個辦法。”

              李一飛沒有停,接著說道:“若是能用神識帶著符咒悄悄在黑云中施展,或許施展出九陽太一符的威力。

              李一飛想法一冒出,立刻覺得可行,他的神識雖然受損,但是幾百米遠的距離還是能控制的。

              當下,李一飛慢慢走向運動場中間。

              黃廣為看到是李一飛后,欣喜說了句:“李哥,你終于來了。”

              話音剛落,黃廣為突然想像沒了柱子一樣的樓房,頃刻間倒在地上。李一飛眼疾手快,迅速閃到黃廣為身邊接住他。

              李一飛神識掃過黃廣為的全身,除了心臟其它地方都一切正常,另外李一飛還注意到一點黃廣為的頭發似乎白了許多。

              “看來只是太累了,精神跟不上。”李一飛將黃廣為放到須彌空間中,自己獨自面對黑魚。

              黑云看到李一飛后,模糊的嗓音發出低沉的笑聲,說道:“李一飛,我們又見面了,之前在地下讓你逃了,這次你一定會死在這。”

              “呵呵,不說你有沒有可能讓我死,但是別忘了先前在地下時,逃的可是你,不然我三昧真火怎么也會燒死你。“

              “你!好個牙尖嘴利的人類修士,不過現在爭這些嘴皮子都沒有了,我說讓你死在這,就一定會讓你死在這。”黑云說道。

              李一飛聽后,瞇起了眼睛,忖道:“這黑云難道設置了什么埋伏?”

              李一飛警惕的看了四周,又用神識掃查了四周,但是并未發現有何可疑和危險之處。

              “雖然不知道他究竟弄了什么,但是肯定不會光明正大的和我斗,我要先下手為強。”李一飛想定之后,一道神識刺刺出。

              “沒用的,沒用的,你是無法探知我在那里的,哈哈。”黑云藏匿在陰氣之中,虛虛實實,確實無法準確探知。

              李一飛覺得現在出手太早了,這黑云時刻提防著自己,只要自己一動手,它就立刻躲開,想了一下不如先和它說說,借此放松警惕并探知一下,問道:“你所謂的那圣血究竟是什么?”

              “圣血就是圣血,沒有是什么!”黑云的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

              “你們藏在帝都之下有什么目的?”李一飛又問道。

              “人類果然都是這樣,為了自己消滅異己。”聽了李一飛那么問,黑云突然又一絲厭惡,好像曾經有人也這么問過它似的,所以導致黑云想起了之后的問話,忽而,黑云又反問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們是為了生存,你們相信嗎?”

              李一飛沒說話,只是盯著黑云,他不太相信這黑云單純的想電影中那樣,僅僅是為了生存。

              “就知道你不信,不過沒關系,我們本身就不是為了生存,只是為了提升實力,現在嘛還為了吃了你,你已經修煉到筑基期了,而且知道了我們那么多事情,所以我們要抓到你獻給尊主。也正是這樣我才會和你說這么多。”黑云說完又是一陣怪笑。

              李一飛無法判定黑云話中有多少可信之處,但是他覺得沒必要相信,消滅異物,只要消滅即可,聽它的說話只是為了了解一下他們的目的,所以李一飛問道:“找你這么說,你是很有自信能對付我的?你別忘了在地下井道時,你被我打的多慘,我沒去找你,你竟然敢來找我,當真可笑和愚昧。”

              “上次我們并不知道你竟然會三昧真火,這次我們做足了準備來的,沒有了三昧真火,你便無法與我對抗。”說話間,李一飛感覺這個運動場周圍地下慢慢冒出陰氣。

              李一飛見了之后皺了下眉,但并沒有害怕,如果是在地下井道神識收到限制,李一飛或許覺得棘手些,而在這地面之上,李一飛完全不懼,戲問道:“你不是為了抓到黃廣為,奪走他體內的那圣血嗎?怎么你不想要了?干耗了這么久,不會就是把我引來吧。”

              “不是不想要了,我和黑鼠相知道人類得到圣血之后會有那些變化,還有你的朋友的血脈融入圣血之后,也就和我們一樣是尊主的屬下了。雖然我很不甘心,但是如果我強行奪了那圣血,就是違逆尊主的意思。”

              黑云這次似乎真的有所準備,明知對不過李一飛,卻依然不急不躁的和李一飛說了這么多。

              “時機差不多了,該出手了。”李一飛瞇了一下眼睛,張嘴吐出一道三昧真火。

              那黑云見了之后立刻閃到一邊,說道:“這么快就用三昧真火了?你這人還真不按常理出牌。”

              “對付你一般的法術沒有用,我為什么要按常理出牌,那豈不是給你機會了。”李一飛極力判斷黑云的位置。

              “這倒也是,不過,即便這樣也沒有,我生于陰氣,只要陰氣在我就會死,你還是乖乖就擒,免得難堪受死。”黑云說道。

              “是嗎?怎么在地下井道時,不見得你這么說!”敵人的話要是相信,李一飛就真是傻子了。

              “在地下時,我是故意顯出身形的所以你才好對抗我,但是現在我一直藏在陰氣中,怎么不見得你找到我了?”黑云模糊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戲謔。

              李一飛冷笑一聲,手掌一展,天龍印金光閃耀,說道:“你以為你的這些小把戲我就找不到你?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道法。”

              李一飛有點怒了,祭起天龍印后,手捏指訣,口中念念有詞,頓時天龍印發出一聲長嘯,那周圍的陰氣陡然消散,空留下一個中心的黑團團的東西。

              這次李一飛施展的是正宗的道門法術,以前對敵都是對付人,所以道門法術用不到,也就擱置了,但是李一飛并沒有忽略它們,而在地下井道時,由于神識受限,有防備那未知深淺的尊主,所以李一飛當時不敢做的太過。而這次,黑云自己找死跑到地面上,那就別怪它命短了,何況它本身就沒有命。

              “就是這時。”李一飛眼神一凜,一道神識刺疾射向那段黑氣。

              “不好,他做了什么居然讓我本體露了出來。”黑云大驚道,但是他剛要跑已然趕不上攻擊來的神識刺。

              “啊!”

              黑云實打實的被擊中,那黑云久久翻滾,不知道究竟在做什么。

              “不可饒恕,不可饒恕。”黑云大怒道:“黑鼠你還在等什么?怎么還不出手!”

              黑云滾動之后,有重新聚集陰氣藏匿。

              李一飛哪會給他等到,天龍印猛然打出,以莫大金光正氣籠罩黑云。

              就在這時,李一飛忽聽一聲口哨聲,就聽運動場周圍全是細細碎碎的聲音。

              “不會又是老鼠大軍吧!”李一飛皺了下眉,又道:“哼,在地下時受到限制,在不得不逃,今天竟然還敢來,我讓你們全都變成烤鼠。”

              李一飛全然不懼,反而自信滿滿,現在不是地下,他沒有被壓制神識,全然不懼這些東西。

              “你不是害怕是三昧真火,還說有辦法防御三昧真火嗎?現在被我天龍印控制,我看你還有什么辦法,現在就來感受下你最害怕的三昧真火吧。”說著李一飛吐出一口三昧真火。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