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先天陰脈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先天陰脈

              “他這樣直接把飛機弄下來,也不怕把把那孕婦的尸體給弄的連灰都不剩。 ”李一飛有些不解。

              趙機長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李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我想請李先生繼續把我們放到你的那個空間中,并幫我們的帶到城市地帶。”

              “問一下他們愿不愿意吧,我無所謂。”李一飛有須彌空間,帶離這些人只是順手而為。

              趙機長得到李一飛的同意后,就開始與乘客們商討,但結果并沒有想象的順利,意見很快出現了分歧,一部分人同意趙機長的想法,另一部分人則認為萬一李一飛死了,那須彌空間救沒法打開,他們也都將被困死在須彌空間中。

              最后,趙機長只能把愿意進入李一飛的須彌空間的人集中帶到李一飛面前,大約也就二十個人。剩下的人都是選擇原地等待救援。

              好在沒人和找機長鬧別扭,這次飛機出事,不是機長和飛機問題。但是相關的賠償還是要等到救援之后再去討論。

              李一飛伸手一展,將趙機長在內的二十多人裝進須彌空間中,不過就在打開須彌空間的同時,李一飛發現須彌空間一個詭異之處,本來已經死去的那個孕婦居然又活生生的站在空間中。

              趙機長的等人見了以后,紛紛嚇得驚吼不已,大喊尸變。

              李一飛神識掃描了一下后,便發現者女尸死而復活是因為綠容的原因,綠容在沒了骷髏之后,就只能以鬼修的形式存在,之前她在須彌空間中沒有被人發現是因為故意將身體隱去,綠容一早就發現了這個尸體,只是當時人多,她沒想去進入尸體內。

              剛李一飛把人從須彌空間放出去后,綠容就趁此侵占了這具尸體。

              李一飛對眾人說道:“大家不用怕,這是我用法術操縱的,為了防止尸體腐化,畢竟大象國這邊天氣還是挺熱的。”

              眾人半信半疑的看著李一飛和這女尸。

              李一飛無奈,只能吩咐道:“去那墻邊蹲著別把人嚇著。”

              女尸聽到李一飛的吩咐后,很順從的走到須彌空間的邊角處蹲下,至此眾人才放心的留在空間中。

              李一飛神魂傳音道:“你居然看中了這剛生過小孩的尸體,如果你真想要一副尸體,等回天朝后我拖拖關系給你找一副年輕漂亮的。”

              女尸中的綠容同樣神魂傳音回道:“我也不想,只是這女尸八字全陰,而且其體內有一條先天陰脈,對我修煉很有好處,而且我可以更容易的切合這具尸體,可以說這具尸體并不比之前那副白骨差。”

              “先天陰脈?”李一飛猛然一醒,他在宗門典籍中看到過關于先天陰脈女子的特質。

              這先天陰脈是女子中極其罕見的存在,這樣的女子一般壽命都不長,往往活不過二十四歲,而且往往伴隨著厄運。

              另外,擁有先天陰脈的女子還不能結婚生子,否則陰氣必會在男女交合時傳給男子,男子如果不是先天純陽之軀,之后很容易就重病虛耗而死,而女子若是懷孕生了小孩,小孩也決計活不過三天便會死去。

              這一類身負陰脈的女子往往都被人認為是克夫克子的存在,所以很多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自我了結了。

              不過,這樣具有先天陰脈的女子也不是一無是處,她們也算是得天之造,所以如果真的能遇到具有純陽之軀的男子,兩人將陰陽二氣混合后,不但不會出事,而且還會延年益壽,甚至那一瞬間就能打通任督二脈,只是這樣的概率太低太低。

              除此之外,身具先天陰脈的女子還是個上好的爐鼎,很多邪修都會特意尋找這樣的女子來助自己修煉。

              以上還只是先天陰脈女子的基本特質,先天陰脈的女子還是一種靈媒體,因為體質極陰,天生適合各種魂魄寄住,包括用來給人做死后還陽的身軀。

              所以如果綠容愿意,李一飛可以用道門秘法讓綠容徹底恢復人身。

              想到這里,李一飛朝這綠容寄住的這身軀看去,二十二左右的骨齡,因為先天陰脈的影響導致皮膚黑糙,乍一看像是四十多歲的婦女。夾著許多白發的頭發下是深陷的眼窩,瘦癟的臉蛋顴骨高聳,干裂的嘴唇好像一個從饑荒之地過來的女子。

              看完之后,李一飛心中長長一嘆,先天陰脈的女子果然很難有好的結果。李一飛腦中不禁想起飛機上時,神識看過這女子生小孩的過程,感慨之時心中難免沒有疙瘩。

              李一飛噓了口氣,對綠容說道:“如果愿意,我可以讓你復活,真正的復活。”

              綠容聽了,驚喜道:“李一飛你說的是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復活?”

              李一飛點點頭,說道:“確實可以,道門其實有很多方法幫助死后的人還陽,只是有許多局限性,其中多數都是要死者的身體和死者的身軀,配合一定咒法就行了。但是像你這樣早就沒了身軀的,又修過鬼道的魂魄來講,難度就比較大了,修過鬼道的魂魄已經開始脫離魂魄的范疇,可以理解為獨立的存在,所以我們稱之為鬼修,而不稱之為鬼魂。

              所以一般情況你也是可以寄住人體,或者侵占一具尸體的,但是往往沒法保持尸體的活性,最后只能不斷地換身體,其中主要原因就是鬼修已經不再是魂魄,另外就是鬼修所需要的能量不是身體能給的,所以完成不了與身體契合,最后只能強行控制身體移動,卻無法保持身體的活力。

              但是眼前的這副具有先天陰脈的身軀就不一樣了,她是天生的靈體,可以說出了為鬼修獨造一副身軀外,這具有先天陰脈的身軀就是鬼修想要還陽的唯一選擇了。”

              最后,李一飛又補充道:“其實我和你說過等我到了金丹期幫你打造一個身體,也是要找這具有先天陰脈的身體,如果讓我完完全全給你憑空給你創造一副身軀,那只有是我成為大羅金仙之后才能做到的。”

              綠容操縱著這先天陰脈的身體,露出一絲干巴的笑容,說道:“你都這么說了,我還有什么選擇,我就用這副身體作為我以后的身軀了,我能在今天遇到也是一種老天給我的賞賜,不然像這么難找的先天陰脈怎么會這么容易的就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還是這么巧的就被我所用。”

              “上天的賞賜啊?”綠容無意中的一句話,隱隱激起了李一飛是思考,好像真的是這樣,綠容的白骨之軀被毀之后,這么快就找到了先天陰脈,好像還真是有一種天意在里面。

              這次李一飛沒有像以前那樣有所頓悟,只是一種深思,李一飛很快就恢復了常態,最后和綠容確認道:“你也知道這身體生過小孩,是不完整之軀,如果你沒有什么芥蒂,我現在就可以先用法術幫你把魂魄穩固在里面,等以后再找到結燈草就可以完全讓你真正復活了。”

              綠容點點頭,說道:“如果我放棄這次機會,恐怕以后很難再找到這樣的先天陰脈了,我相信天水會理解的,請你幫我。”

              李一飛點點頭說道:“施法需要個安靜的地方,這里人多眼雜,不能在這里施法。你隨我去一個安靜的地方。”

              說著,李一飛放綠容從須彌空間中出來,那些選在留在地面的人看到之前已經氣絕的女子此時又活活的站了出來,反應和先前進到須彌空間的人一樣,全都驚呼著詐尸了。

              李一飛懶得管他們,帶著綠容往密林中去了。進了林中,李一飛祭起天龍印,帶著綠容像遠處飛去。

              很快,李一飛在離之前位置有十里的地方找到一個偏僻空蕩之處,李一飛神識在四周掃了一下,四周沒有什么異常,于是收起天龍印落到這片空蕩之處。

              “就在這里了。”李一飛對綠容說道,“待會兒施法,要引動一點異象,不過沒什么危險,但也要小心,畢竟這是有逆天數的事情。”

              綠容點頭道:“你只管吩咐就是,我全都聽你的。”

              李一飛點點頭,說道:“你先到這空地中間,打坐調息,讓自己出去一種空靈狀態。”

              綠容緩緩走到這空地中央開始打坐。

              李一飛摸了摸下巴,忖道:“根據典籍上記載,施法要在這先天陰脈的身軀上畫上符咒,不過我思量著卻可以用另一個辦法。如果不行,再回頭遵循古法。”

              李一飛是一個與時俱進的現代人,雖然修真是一件很古老的事情,但是法術施展確實可以靈活變通的,不然這么多復雜而神奇的法術是如何而來?還不都是修真者對道法有了一定理解而創造的。

              其實,還有兩個原因是讓李一飛不想在這先天陰脈身上畫符咒,就是這身軀以后是綠容的,自己本來就看了這先天陰脈生孩子,這點綠容是不知道的,李一飛自然也不敢告訴她,否則還不知道綠容會怎么看他。但是綠容現在附體先天陰脈,如果自己把綠容脫光了畫符咒,以后讓云青梅知道了,估計李一飛又不好解釋了。

              另外一個小原因是這身軀其實很丑,李一飛也不太愿意去看,免得以后留下什么心理陰影。

              “我這是不得不開拓一個方法。”李一飛無奈搖搖頭。

              李一飛調好自己的氣息,神識一動,從儲物戒中飛出一張書案,上面符紙,毛筆,朱砂俱全這是李一飛吸取以前的沒有符紙可用的教訓,特低在儲物戒中備的一套畫符工具。

              李一拿起毛筆,口念咒法,然后輕輕蘸去朱砂,在落筆之前,李一飛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施展真元將這片樹林里充沛的木之生氣調動筆尖。

              待一切準備妥當后,李一飛陡然睜開眼睛,頓時兩道精芒似實質般從眼睛中射出。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