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四百零六章 騙局

          第四百零六章 騙局

              李一飛再一次加大自己掌心的真氣運行,在手心聚集的真氣,加大輸出,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流沖向安藤翰,本來他還能勉強阻擋,李一飛一用力,真氣的氣流柱比自己要大的多,很快自己的氣流柱一點點被吞噬。()

              李一飛穩健操縱著真氣團,強勢向前推進,看見他的真氣已經被自己的真氣全部吸噬,李一飛猛一推掌,一道光束沖出,直擊安藤翰身體,安藤翰瞬間被沖到山洞石壁上,一口血噴出來,斧頭瞬間掉在地上。

              李一飛拿出天龍印,準備使出致命一擊,安藤翰卻也并不示弱,拿著斧子沖將上來,和李一飛虛過幾招,朝李一飛身后飛去,躍上一個臺子。

              李一飛一轉身,就聽見他笑出聲來說:“哼哼,在我的密室里,還能讓你任意妄為,我的密室許久不用,都快生銹了,正好今天拿你練習一下。”說完通往各個路口的門通通被關上,安藤翰的周圍瞬間罩上一層結界。

              李一飛不用想也知道,他在這密室里一定是早就布好了陷阱的,設了防備的,就怕誰萬一來這里,修為又比自己高的話,讓他有來無回。

              李一飛不以為然,嗤笑一聲說:“我今天全當是練練手了,幫你試試夠不夠水平。”

              安藤翰冷哼一聲說道:“到這個節骨點好敢說大話,有你后悔的時候,正好收拾了你,把你和那道士一起煉丹,想必我一下就能突破到筑基后期。”

              說話間,安藤翰眼神一狠,直接按下一個開關,身旁的煉丹爐頃刻沉了下去,那些已經泡發的尸體也瞬間沉入水底,安藤翰再次操縱按鈕,水中陡然升起一個高臺,高臺前方兩個大窟窿冒著紅色的幽光,李一飛站定姿勢,隨時準備移動,因為他知道,這高臺一定會發射一些武器。

              果不其然,高臺超李一飛“嘭嘭嘭”瞬間射出數個火球,李一飛輕巧敏捷躲過,在石壁上輕松跳躍,火球全部撲了個空,在空氣中化為一片火花便消失了。

              高臺接著向李一飛吐出火球,一波比一波緊,李一飛雖然躲閃很方便,但是這只能算作一種防御,除了消耗自己體力以外,并沒有什么用處,所以還是要主動出擊。

              李一飛手上輕輕運氣,生出一小團三昧真火,三昧真火,是火型技法里面最高級的火種,而火也有一個特性就是,高級的火會吞噬低級的火,像安藤翰的這種火球,只能說是三流的火種。

              李一飛將三昧真火的一小簇置于自己面前,三昧真火的一小簇就豎立著緩緩燃燒數道火球超李一飛飛過來,他卻是紋絲不動,只見頃刻間所有的火球都沖向了那一小簇火焰,只剩幾絲余燼。

              三昧真火瞬間壯大一圈,安藤翰看射出來的火球沒有傷到李一飛分毫,不甘心的再次催動,瞬間更多的火球超李一飛射過來,李一飛依然紋絲不動,火球瞬間只朝著三昧真火沖過去,盡數被吸進去,那一小簇火焰已經壯大成一團火。

              安藤翰這時才反應過來問道:“你那是三昧真火?居然我煉制的火球全部吸進去了。”安藤翰這樣也正常,畢竟這種東西不是人人都有的。

              李一飛把火團引到自己旁邊說:“這下你還算是識貨,要不是今天我需要速戰速決,不屑對你用三昧真火。”說完單手一揮一團火焰瞬間超安藤翰飛過去,安藤翰趕緊使出一道水盾,然而他修的不是水系法術,水盾自然無法抵擋三昧真火的攻擊,只消片刻,水盾就要在三昧真火的炙烤下融化了。

              安藤翰趕緊收了水盾,猛一個閃身躲開了三昧真火,火焰撞擊到后面的石壁,瞬間碎裂成數道火花。

              安藤翰哼笑一聲說:“什么三昧這水,我還以為有多厲害,也不過如此,輕輕松松就讓我給破了。”

              說完安藤翰再次手下按動按鈕,四周石壁上瞬間打開了缺口,只聽“嗖”的數聲,無數暗箭從石壁上射出,直沖李一飛,李一飛倒也不急,所有的劍沖向自己的時候,李一飛一個旋身,腿站穩,身子往后一展,瞬時所有的劍在他肚子上方打了個圈,堪堪沾到他的衣服,然后超四面八方沖過去。

              這些箭可都不是尋常的箭,都有良好的方向感,之間那些箭沖出無打了個旋,再次超李一飛沖過來。

              李一飛從儲物戒中拿出那把長劍,往前一舉,輕松兩下揮舞出一個陣法抵擋了面前的飛箭,碰到陣法的飛箭紛紛斷裂。

              李一飛幾個法陣就將所有的飛箭全部抵擋并折斷,李一飛也不給石壁再次往外吐箭的機會,直接拿著劍沖上去,在箭上灌上真氣,直擊石壁,手一反轉,巨大的力,直接將吐箭的石壁攪碎。

              李一飛又以極快的速度將其它的石壁也都全部摧毀,安藤翰有些微微驚訝,李一飛的修為是比自己高出很多,可是現在的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

              李一飛卻是覺得自己的速度遠遠不夠,李一飛的修為高但是各項技法熟練的原因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自己的實戰經驗比較多,法術和速度就在一次次的作戰當中越來越越精湛,那自然是沒有話說。

              安藤翰仔細一看,才發現李一飛手里拿的似乎是自己的劍,氣急敗壞說道:“你居然偷拿了我的劍,這種小偷小摸的事情,你做的倒是開心,還敢在主人面前使用。”

              李一給不慌不忙對的將劍收起來道:“哦?這劍是你的,我看了看臺子上放的兵器,恐怕沒有幾件是你們安藤家的吧,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搶來的,再說,我看你并不識貨,對一些不值一提的爛兵器鐘愛有加,對這把玄鐵鑄就的寶劍卻棄之如蔽履,這等寶劍當然要跟著能識它的主人。”

              安藤翰一時氣短,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財寶和收藏,基本上也都是來歷不明,要么偷要么搶,所以他自然是說不出話來。

              他看自己之前的方法不管什么用,氣急敗壞的說:“你毀了我的機關,我今天不管用什么辦法也不能讓你走出這個密室,實話告訴你,只要我催動機關,這里就會坍塌,你是絕對逃不出去的。”

              李一飛并不怕這個,只不過要是坍塌了,以自己的速度出去絕對來得及,但是王文道長和他的小師弟神魂受損,他也不可能置她們于不顧。

              李一飛面無表情的說道:“那你是要眼睜睜看著安藤雨也死在這里了?”

              安藤翰瞬間瞪大了眼睛說:“你說什么?雨兒在你手里?不可能。”在安藤翰眼里,字跡最大的寶貝就是安藤雨,他一手培養他性格狠辣,甚至說必要時六親不認,自己交給他的任務就是必須要當上安藤家族的族長,如果他當不上的話,那他也就不配做自己的兒子。

              準確的說,他就是給自己爭得面子的一個棋子,如果他可以做到,那么自己就是他的父親,如果沒有,那他什么都不算。

              李一飛看他臉上表情千變萬化,也不再猶豫,從須彌空間直接將安藤雨拉出來,直接扔到地上,自己一腳踩上去,安藤雨哀嚎一聲,安藤翰頓時趔了一下身子說道:“雨兒?”

              安藤雨向他發出呼救:“救我,救我!”

              李一飛說道:“他現在修為全毀,沒有機會從我手里逃出去。”

              安藤翰臉一下就變了大聲喝道:“你有什么用處?既然你的修為已經被毀了,那我留你也沒有什么用了,以后族長的位子肯定沒有你半點機會,你就一起死在這里吧,不中用的東西。”

              李一飛也是微微訝然,沒有想到他居然是這種反應,安藤雨之所以那么叫著陰狠毒辣,也只能說有其父必有其子。

              安藤雨在李一飛的腳下,痛苦的呻吟著:“父親,只要您救我,我一定能當上族長,只要您救我,我不想死。”

              安藤翰這個時候說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狗東西,本來我的寒淵丹就要煉成了,都是你招來李一飛,壞了我的好事,這么多年真是白白培養你了,不過現在我也用不到你了,今天把你們都殺了,煉成丹藥,我自然能飛快提高我的修為,成為安藤家的主宰。”

              安藤雨眼神惡狠狠的說:“原來你說讓我做安藤家的族長只是騙我的,我只是你的一個棋子,安藤翰,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雖然被李一飛踩在腳下,安藤雨還是憤憤的捶著地,叫喊出聲。

              安藤翰哼笑一聲說:“我兒,你也不用恨我,等會你死了,就可以盡最后一份孝心,煉成丹藥,供我提升修為。”

              李一飛松開踩住安藤雨的腳說:“隨你便,山洞倒塌是你的損失,但是就憑這個困住我不太可能。”

              安藤翰自信的說一聲:“那兩個道士你也不顧了?”

              李一飛面無表情的說:“安藤翰你這么做也不怕遭報應?你可能不會猜到,報應居然來的這么快。”

              說完李一飛蹲下去,手上在安藤雨的身上點幾下,安藤雨瞬間全身抽搐起來,所有的真氣在迅速回歸,他伸伸手,手上立刻有了力量,發現自己回歸了原來的狀態,安藤雨眼睛里帶著滿滿的恨意站了起來說道:“安藤翰,我要殺了你。”

              安藤翰本來準備催動機關,沒想到安藤雨居然沖上來,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由于自己的很多本領,安藤雨都是掌握的,一下就破了自己的結界,拿著匕首就沖了進來。

              安藤雨雖然等級不夠,但是,剛才安藤翰被自己的真氣柱,重重一擊,現在真氣受損,也占不了什么上風,就看他們兩個自相殘殺誰更勝一籌吧!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