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幻境

          第四百一十二章 幻境

              王文道長和白水也是如法炮制,知道是酒店的工作人員,所以沒有下狠手,只是將他們打昏。()

              李一飛一個跳步,也到了兩個人面前,說道:“小心,這些傀儡馬上就會醒過來!”

              李一飛話剛說完,打昏的的幾個傀儡搖頭晃腦,悠悠轉醒。

              王文道長說道:“看來只要操控傀儡的人沒事,這些傀儡就完全沒事,就算是我們把傀儡都殺掉,那人還是可以繼續操縱他們。”

              李一飛點點頭說道:“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操縱他們的線切斷。”

              正說話間已經站起來的幾個傀儡,已經渾身加滿了力量,渾身籠罩在暗紫色的光芒里,精神抖擻的朝這邊沖過來。

              白水把劍拿出來,想想不對,又收回去說:“不好,那人給他們渡了法力!”

              李一飛撫了一下下巴說:“這樣,我們配合,我用法力讓線現行,你們兩個一個控住他們一個把線及時切斷。”

              兩個人點點頭,王文道長也甘心李一飛指使自己,因為他的決策能力不是一般的強,白水更是一心按李一飛的安排辦事。

              這時一個傀儡沖上來,正是楊麗茹,三人點一下頭,李一飛騰起,雙手使力一揮,線立刻顯現在眼前,王文道長乘勢而上,與傀儡的毒手打起來,由于傀儡已經被渡入法力,毒手的動作變得十分敏捷,且毒液的能力瞬間變強,滴在地上瞬間腐蝕成一個大坑。

              王文道長手腳并用抵擋他的攻勢。

              白水看準機會祭出清溪劍,騰躍而起,頃刻斬斷所有的線,楊麗茹瞬間倒地,卸去了身上的力氣,毒手退卻為原本白嫩的雙手。

              一個轉頭的瞬間,其他的傀儡一擁而上,上次的配合,這次幾個人相當的有默契,起承轉合之間,已經滿地都是傀儡了。

              幾個人一股作氣,整個樓層的傀儡已經全部倒地,李一飛騰空而起,給他們幾個各設一個小的結界,以防再次被控制。

              李一飛對著降頭師法力過來的地方說道:“還有什么本事都使出來吧。”

              那人果然再次說話了,聲音略帶氣憤的說道:“你果然是有兩把刷子,不過你的女人可在我手里,想要見她,先到我的幻境里闖一闖!”

              李一飛哼笑一聲:“你們的能力我還是清楚,想讓我相信就先把她帶過來讓我看看。”

              王文道長聽的一團霧水,因為兩個人是在用大象國的語言交流,白水明明白白的告訴王文道長。

              那降頭師的聲音瞬間回蕩在酒店的大堂,“那你聽聽這是誰的聲音?”

              還沒來得及思考,酒店的大堂上已經傳出來云青梅的慘叫聲,李一飛猜想這是幻想,可是聽到的一瞬間,還是感覺心猛的一緊。

              李一飛表情嚴肅,厲色如風道:“也好,今天我就會會你的環境。”

              王文道長和白水異口同聲道:“李先生,我們和你一起去。”

              李一飛表情凝重道:“不用了,這件事我自己來解決,你們留在這里去看看別的地方。”李一飛心里還是覺得,自己的女人應該自己來救,這是一個男人自尊的體現,讓王文道長和白水留在這里也是因為,不只有這降頭師一個人需要對付,還有紅狼和安藤家族。

              兩人點一下頭,酒店上方出現一道漩渦狀的缺口,李一飛輕輕一跳,便進入幻境之中,身旁光怪陸離之間,自己已經落座在一個臺子上。

              只是這般坐著可當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坐在平臺上,一腳懸空一腳踩地,半斜坐著,身子挺得筆直,沒有什么可以靠的地方,只有這么一個臺子,身旁全部是懸崖萬丈,煙霧茫茫,見不到底。

              這樣十分疲勞,周遭已經沒有聲音,是降頭師在環境外觀察自己,控制幻境,但并不在這幻境里。

              時間一久,身子上略有酸痛,李一飛正想用真氣將自己懸住,以放松筋骨,剛想動身卻發現云青梅此刻正緊緊抓著自己,雙眼禁閉,顯出痛苦的樣子,尤其是云青梅緊緊抓著他的地方,手指用力,便是她昏睡過去之后,那勁頭居然也不稍減,真是疼入骨髓。

              李一飛知道這是幻境沒有錯,因為完全感受不到云青梅的氣息,但是依然不忍心就將她扔到一邊,這臺子十分小,只能容下這么兩個人,仿佛只要李一飛一動,云青梅便會瞬間摔下濃霧之中。

              李一飛胳膊實在是已經酸了,且,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云青梅,伸手想把身旁的云青梅拉開,再低頭卻已經看不見。

              李一飛吃了一驚,站起身來,向四周一看,依然沒有云青梅的影子,山崖瞬間變成一個山洞,整個山洞之中,空蕩蕩的,連一絲聲息都沒有。李一飛突然之間,心中浮現起一陣寒意,自己看到的云青梅,或許就是真正的云青梅現在的樣子也說不定,現在這山洞黑漆漆一片,就像是一個人突然待在了墳墓中一般,猜不出這降頭師真正對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皺了皺眉,站起身來,想也不想,便開始找云青梅,周圍環境太過陰暗,李一飛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支火棍以及那把長劍。

              向前走的空擋,他能感覺到手里的長劍騰起了熟悉的冰涼感覺,游遍他的全身。

              李一飛有一絲驚嘆:“好家伙,這劍居然是把通靈的五件,可以根據主人的能力,自行進行修煉,越煉越是有靈性,最后可主人心意相通。”

              現在這把劍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燃起一陣狂熱之火,李一飛暗忖,看來這山洞里是有什么東西,說時遲那時快,身邊頓時陰風陣陣,泛著黑氣的鬼魅瞬間從暗處沖上來,這些鬼魅異常狠毒,若是被咬上一口,怕是直接就被附體了。

              這把劍像是嗅到了它們的氣息,通體開始發亮,李一飛心下想到:“一把劍竟是這么有自尊,一心想要提高修為,好能稱得上自己主人的修為。”一股兇殺戾氣,一絲噬血狂熱,李一飛沖上前去,不消片刻,在陣陣詭異的慘叫聲中,這些鬼魅斬殺殆盡。

              李一飛衣衫獵獵作響,他筆直的站在那里,恍如釘子釘在地上一般,沒有再移動一分,好像前面有驚濤駭浪,也不能動他分毫。

              李一飛從來沒有怕過什么事,現在他們居然敢動到云青梅的頭上,瞬間讓李一給覺得不可原諒。

              李一飛收起劍,想要繼續往前走,走到這幻境的出口,這幻境也就破了,像這種厲害的大法術,形成的幻境基本上都是分層次的,一層一層遞進,一層比一層難破,走到最后一層,就能夠發現出口,也就是破了幻境。

              李一飛對剛才這把寶劍的表現還是非常滿意的,心下正在想給它取一個什么名字好,邊走邊分出一縷神想。

              “匡啷”一聲,此劍霍然出鞘,碧綠的光芒籠罩了他與李一飛,他帶著凜然之氣,脫離李一飛的雙手寫在地上劃拉出火花,劍身的光芒倒映出劍的名字——龍嘯劍。

              李一飛點點頭,把劍拿到手里,心下有些明白,也聽說過這和劍,這劍是大羅門武器中的一個,也是最有靈性的一件,雖然沒有天龍印的級別那么高,但是也是頗有靈性的一件東西,自己會認主人,如果不是自己認定的主人,就會猶如千斤玄鐵一般重,一旦認定主人,便會自行進行修煉。

              李一飛心里感嘆一句,原來自己當初碰到了這么好的一件寶貝,心中略帶欣喜,但是卻來不及享受這種感覺,現在自己的女人安慰不定,李一飛錚錚男兒,卻是有這么一個軟肋,讓自己緊張。

              思想間,自己已經不是在山洞,而是在一個像極了地府的地方,只聽著周圍鬼哭之聲大作,陰風凜冽,觸體生寒,就連自己脖子后頭也涼唆唆的,全身的寒毛都似乎倒豎起來了。

              李一飛這時才猜想到,這個降頭師恐怕是利用了野地里的游魂,不過也不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李一飛仔細觀察著四周的變化,卻看見半空中的紅色骷髏頭,忽然張開了陰森森的嘴,剎那之間,只見從那嘴里閃出五道黑光,落到李一飛身前。

              李一飛不動聲色的將長劍握在手里,骷髏頭里的黑色霧氣,過了片刻,竟是抖抖嗦嗦站了起來,變成人形,眼睛里往外不停的冒著綠光。

              李一飛凝神戒備,知道眼前這妖人邪法怪異,用骷髏頭當了這些冤魂的冢,可以讓這些魂魄收放自如。

              李一飛不怕這些東西,只是對這些東西感到惡心,但仔細一看,忍不住頭皮發麻,霧氣形成的身體,不停的往外滋生著黑色的鱗片。

              只見那五道黑影漸漸長大,吐納黑氣間,越長越大,剛開始的五道黑影,現在卻是五個形容各異,但面貌同樣猙獰的鬼怪,或血盆大口,或獠牙利齒,腥臭污穢之氣,撲鼻而來。

              不到一會工夫,這五個鬼怪竟然已經長大到比李一飛還高上半個身子的巨人,在他們的后面,李一飛只是這樣傲然的站著,看著它們的動作。

              那些鬼怪在紅色骷髏頭上或點或拍,時不時的晃動一下,那些鬼怪便像吸飽了力氣,便相應地動了動,搖頭晃腦,聲音無比詭異多端。

              李一飛又看了看旁邊發著綠光的骷髏頭卻是笑了一聲,原來是想要靠著這幾個骷髏頭來續精力,然后達到對付李一飛的目的。

              不再等他們的動作,李一飛提著劍走上前去,速速解決了它們,突破這幻境才是至理,看它們動作是不小,但是本事卻是沒有幾分。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