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真放過

          第四百八十四章 真放過

              “你別以為你厲害,就敢把我怎么樣,你前面幾次沒有殺我,就是忌憚我們出云家的能力,今天我量你還是不敢!”神威一邊小心的避退,一邊說道。()

              “那你未免想的太多了,之所以不殺你,只是不想給矛羽老頭帶來麻煩,至于你們出云家族,我根本沒有放在眼里。”李一飛說話間已經站在了挾持著羅蓉的人身邊,腳下一踢,那人瞬間哎喲一聲在了地上,將羅蓉推了出來。

              李一飛扶了她一把道:“先去旁邊站著等我。”

              剛才直接掩藏在磚石瓦礫中的阿萬已經撥開磚塊慢慢爬了出來,李一飛剛才給他的那一擊不輕,夠他消受的了。

              “行了,不跟你啰嗦了,交人吧!”李一飛活動活動手指,將頭抬起來對他說。

              神威本來向后退著,聽他說這句話,瞬間心生一計,上前勒住樹風的脖子,將原本挾持他的人踹到一邊說道:“你保證不傷害我,我就把他們放了,否則,我就勒死他!”

              樹風掙扎一下,悶聲說道:“你放開我!”他憑借神識找到李一飛的方向對李一飛說道:“主人,你不用管我!”

              李一飛并沒有聽樹風說的話,因為他不可能放任樹風的性命不顧,看了一眼樹風東張西望的眼睛道:“本事學的挺快,行,我答應你,把他們兩個放了吧!”

              雖然說自己看神威很不順眼,但是終歸還是不能把他弄死,弄死他事小,兩個家族的矛盾挑起來就不好解決了!

              神威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道:“李一飛,你答應的那么爽快,不會是假的吧?”

              李一飛看他一副堅信這其中有詐的表情,哼笑一聲說道:“你不信啊?那沒辦法了,那也只能和你拼個你死我活了,就看我能不能從你手里將樹風的性命救回來!”

              說完故意卷了卷袖子,一副不顧樹風的性命要沖上去的樣子,還特意惡狠狠地看了一眼挾持著黑石的人。

              黑石唔唔的不知道要表達什么,那人卻是咽了咽唾沫,脖子僵硬的看了看神威,略帶埋怨的說道:“神威少爺,咱們走吧,他都給了咱們活路了,還愣在這干嘛!”

              “實話跟你說,我對你的小命不感興趣,但是你也不要以為是我怕了你們出云家,我告訴你,下次你再來找茬,有的是辦法治你,帶上你的人趕緊滾吧!”李一飛滿臉不屑的說道。

              神威這下才終于相信,仍然是不放松樹風的脖子,朝著還在打斗的眾人說:“別打了,都停下!”

              打斗的人聽見聲音,瞬間停了下來,看了一眼神威。

              “撤!”神威不甘心的大喊一聲,這才不甘心的撒開樹風的脖子,一群人撤了回去。

              樹風和黑石這才被放了下來,羅蓉趕緊上去將他們嘴里身上的繩子解開,又把蒙住眼睛的布和塞在嘴巴里的布條都幫他們清理。

              黑石終于喘上了一口氣,剛喘一口氣就破口大罵:“他娘的神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還罵俺黑石,俺和他這事還沒了!”

              “行了,黑石大哥,你別和他一般見識了,跟他動氣不值得!”羅蓉小小的手臂就想要扶他起來。

              黑石嘿嘿笑著站了起來。

              “樹風,你沒事吧?”羅蓉有些擔憂的說道,剛才看到了他被神威勒住脖子,羅蓉就為他捏一把汗。

              樹風只是輕輕的咳一聲,搖搖頭,自己輕輕的站了起來!

              之前打斗的幾位大嬸以及店老板也是直呼過癮。

              “看來我還是寶刀未老啊,出手還和以前一樣利落!”

              “你沒看到我,我感覺我又回到了當年比武招親的時候,誰都打不過我,那個時候我還是水蛇腰小圓臀,現在不行了,屁股大的像個臉盆!”

              “得了吧你,騙騙別人還行,我又不是沒見過你你以前什么樣,我都在家當賢妻良母多少年了,還是打打架好,還能活動活動筋骨!”

              ……

              幾人又是嘰嘰喳喳說上幾句。

              李一飛看天已經擦黑,太陽馬上就要落山,只有絲絲縷縷的彩霞在太陽面前遮著,一拍祥和安平,好像剛才從來沒有發生過事情一樣。

              李一飛緩步走進店去,順便了黑石道,直到走進店鋪之內,李一飛才緩緩開口道:“黑石大哥,你和眾位老板交流方法的時候,只要說一些淺的方面說出去就可以了,不要把核心說出去,這樣你才可以在這條街道上立于不敗之地。”

              黑石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后又有點猶豫的說道:“可是,都是街坊鄰居的這樣好嗎?”

              “不是讓你不告訴他們,而是告訴他們可以,但是,你要為自己留一手,好留一個退路,當然我只是建議,最后做決定的還得是你。”李一飛淡淡的皺起眉頭說。

              黑石嘿嘿一笑道:“俺知道了,到時候俺看看情況吧!”

              “行,今天晚上的飯局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趁機剛說清楚!”李一飛看了看這滿屋子的狼狽說道。

              隨后李一飛組織著眾人將所有的東西收拾一遍,向黑石使了個顏色,黑石趕緊稍稍嚴肅一些道:“眾位今天辛苦了,我黑石做東,請大家去醉仙樓吃一頓!”

              在場的人自然是沒有什么意見。

              和上次一樣,訂了醉仙樓二樓的雅座,一共四桌,幾個店老板以及黑是李一飛等人坐在一起,大嬸兩桌,小朋友一桌,今天的一場戰斗將一群小孩子嚇得不輕。

              李一飛倒是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早晚有一天或許修羅界還會來犯,到時候的場面還不知道是什么樣子,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她們沒有辦法一直活在象牙塔里。

              幾道菜刷刷上齊,自然是比昨天還要多,但是有一道菜還是和昨天一樣——如意樹,看見這棵樹,李一飛招手將小廝叫過來:“去,叫你們這技術最好的師傅過來!”

              小廝還是之前的小廝,一看又是李一飛這個大客,所以,不敢怠慢,季度的獻殷勤。但是此時也是面露難色,“先生,我們這技術最好的是阿須,可是……阿須他昨天病了,所以這一次來不了了,您看行嗎?”

              聽他這么說,李一飛想起阿須幾乎被嚇傻的樣子,淡笑一聲說道:“行了,去叫吧!”

              “哎,好嘞,您稍等!”小廝一溜煙出去了。

              小廝剛出門。以為扎著發髻看起來十分美艷的老板迫不及待的先出聲:“咱們來說說這個方法的事情吧,啊?黑石!”

              這句話正和其他三位老板的意,三個老板也都抬起頭來,一時間四雙眼睛齊齊看向黑石。

              黑石拿著筷子準備夾菜的動作瞬間愣住:“啊?你們說什么?”

              這位美艷的老板再次提醒道:“我們想問你,那些方法到底是什么,最好是你能給我們講的具體一點。”

              “艷艷老板,你怎么那么急,大家那么餓,我們先吃著再討論不好嗎?其實我還沒有組織好語言,你們應該也是知道的,黑石的嘴比較笨。”

              一位看起來比這位美艷的老板長相老一些的老板,雖說老了些,但是風韻猶存,她看了看黑石嘴笨的樣子,向她使了一個眼色說道:“哎呀,艷艷老板,咱們別急著討論那么多了,今天主要就是吃飯的,先把飯吃了再說吧,這些事情不急,黑石兄弟既然答應我們了,你還怕他會食言嗎?”

              黑石聽完她說話不但沒有放松下來,反而更加緊張。

              李一飛心下道:“這個女人有兩把刷子,這句話看似是在調節氣氛,但是只有黑石才能感覺到這句話里面的壓力,這個高帽子一戴,就是逼著黑石這種老實人什么都不能隱藏。”

              這個時候,恰好解樹的師傅已經進來了,并且快速的將每個桌上的樹全部解好,這下,剛剛有些尷尬的氣氛,才算是終于好了一些,其他幾個桌子上有說有笑,只要他們這桌連輕微的筷子敲到碗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李一飛坐在黑石旁邊,朝他使了個眼色,黑石頓下手中的動作,沒明白什么意思,李一飛又看了一眼酒杯,黑石才拍一拍額頭,恍然大悟的樣子。

              “眾位,今天黑石被神威那小子暗算,多虧了各位的幫助,現在在這里敬你們一杯,我先干為敬了!”黑石說完仰脖將杯子里面的酒全部喝光。

              李一飛略微皺了一下眉頭,心下道,說的太少了,該說的話一句沒說,這要是擱到天朝絕對做不了什么大生意,頂多也就是做點小本生意,這要是放在單位里,指定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一類人。

              李一飛搖搖頭,看來今天還是不能省下心來喝兩杯,還得在飯局里面混一場。

              羅蓉似乎也是看出來了現在的局勢,她向李一飛使一個眼色,然后用神識聯系上李一飛道:“先生,黑石大哥被他們吃的死死的,蓉兒不是好斗之人,但是蓉兒不希望黑石大哥那么老實的人吃了別人的虧!”

              李一飛聽到她說的,一邊微不可察的觀察著在座的所有人,一邊對她說:“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把話題轉移到我自己身上!”

              剛說完,只看見一塊淺綠色的糕點從其中一位老板面前的盤子里,橫穿桌子到達李一飛的盤子中間,這一過程十分隱忍注目,這期間幾人紛紛抬起頭來看他,李一飛并沒有說話,十分淡定的拿筷子吃起來

              正在李一飛觀察之際,果然有人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李一飛身上,“哎?這個小伙子是人類修士吧?你怎么和人類修士扯上關系的?”

              黑石看了一眼李一飛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李一飛兄弟特別仗義,其實不瞞大家說,我的宣傳技巧,全部都是李一飛兄弟教給我的!”

              李一飛在心里哼笑一聲,“很好,一起和預想的一樣!”

              他面上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靜靜的聽這幾個人的說話。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