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只是騙他們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只是騙他們

              “什么?你是說,你剛才是騙他們的?這樣是不是不太好!”黑石這個時候才終于反應過來!

              李一飛笑而不語,默認了他的問話。

              “我再問你,看你的那些鄰居吃飯,你看出什么了?”李一飛扶了扶身旁的欄桿問道。

              “看出什么?也沒什么啊,他們沒怎么吃,都和你說話呢,都是我吃的,看出來其實他們不是特別喜歡這里的菜!”黑石黝黑的大手摸了摸他的下巴,一副思考出來什么東西的樣子。

              李一飛現在真的是十分的苦惱,黑石的理解方式和自己的完全不在一條線上,他回過身來道:“他們的性格和人品,你覺得怎么樣?”

              李一飛心下道:“幸虧這是自己的兄弟,換一個人也不和他講這么多!”

              黑石這下愣住了,面上一副思考的樣子:“老實說,我還真沒有想過他們的人品,只是你一說,俺確實發現了一點,他們總是不相信俺,俺做的事情,他們老是覺得俺別有居心。”

              “知道為什么這么想你嗎?因為他們自己是這樣的人,所以以為你也是,當他們發現你比較實在的時候,選擇了利用你,這點很殘酷,但就是事實!”李一飛面色有些冷厲的說道。

              “這……怎么會這樣,我們那么多年也都是相安無事!”黑石往后倒了倒,椅住了了身后的欄桿。

              “那是因為你們不存在利益上的沖突,一旦有沖突,這一切立刻就會暴露出來,今天下午的事就是最好的證明!”李一飛冷冷的說道。

              “對于黑石來說,或許這才是最好的方式,讓他認清周圍人的真面目,也省的的他總是被別人利用。”李一飛心下仔細思忖道。

              “唉,雖然說你說的我不想承認,但是把以往種種和今天的事情聯系起來,我也發現,他們確實動機不良,總是在算計!”黑石聲音壓低了一度,有些微失望的說。

              “這下你還覺得我不該騙他們嗎?”李一飛聳了聳肩膀問道。

              “他們不就是想知道這些嗎?干脆告訴他們好了,他們知道了,也就完事了!”黑石有些沮喪的說道。

              “你可以對這些東西無所謂,可是野心勃勃的人,是從來不會覺得滿足,尤其是陰險狡詐之人,會趁此機會聯合起來,直接吞并你的店取而代之都是有可能的!當然作為一個商人,我的想法或許比較商業化,但是怎么做還是在于你。”李一飛冷哼一聲,告訴他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并不會干預他做決定。

              黑石陷入了沉默之中,大黑臉變得更加漆黑,李一飛說完這句話就開始慢慢朝樓下走去。

              “李一飛兄弟,俺黑石聽你的,畢竟你比俺知道的多!”黑石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樣,追了下去。

              “并不是你要騙他們,對于沒有辦法完全信任的人,一定要給自己留有余地,如果你通過種種事情,知道一個人值得被信任,這個時候,你可以盡量多說一點!”李一飛一邊下樓梯一邊說。

              李一飛通過兩天的交流,真心的把他當做兄弟,所以才會掏心掏肺的對他說這些,不然一般人想聽這樣的勸告也沒有機會。

              “俺黑石雖然是大男子漢,可是俺也是害怕,周圍鄰居關系不好,俺會和他們相處不愉快!”黑石對于未來頗有些擔憂的說道。

              “這倒不會,不過飯桌上那個年輕一些的男老板,你倒是可以和他交交朋友,他屬于從眾型型性格,估計今天的這一場也是其他幾個煽動他才來對付你!”李一飛抬起一只手,一邊向前走,一邊說道。

              黑石點點頭,記下他說的。

              “那我們明天的活動怎么辦?”黑石試探性的問道。

              “這不用問,肯定還要繼續辦,其他店怎么搞不關我們的事,我們的事情照原計劃進行就可以了。”李一飛已經走下樓梯朝柜臺走去。

              “今天晚上寫傳單的時候,記得加一條——最后一天!份量比今天加印兩百份!”一邊走他一邊說道。

              “哦哦,好嘞,我記下了!”黑石又陳述一遍,爭取將他所說的內容全部記下來。

              “二樓雅座結賬!”李一飛的聲音擲地有聲的說道。

              “好嘞!”柜臺的伙計算盤打的啪啪作響。

              “你們這條街,總共有多少家餐廳?”李一飛打量了一下店里面的陳設道。

              柜臺的伙計略一思忖說道:“這個嘛,差不多有三十幾家吧!”

              “生意好的除了你們還有哪幾家?”李一飛又看了看他。

              這伙計雖然不懂他問來要干嘛,但是知道他是大客,還是想了想,乖乖的回答了他的問題,“其實沒幾家,這里的仙吃東西,吃的主要就是個情調,誰還有多餓的時候啊,這條街上也就是我們家和仙記比較出名,其他的都是一般!”

              小販說起來竟是有些自豪,畢竟能在這么一家店里面找到工作,意味著他的能力也很強。

              “您一共是花費了二百一十七兩,您來兩次了,給二百一十兩就可以了!”小廝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中的算盤給他看看。

              李一飛并不看,從身上直接拿出了二百二十兩給他說道:“不用找,剩下的給你當小費!”

              說完轉頭欲走,這小廝異常欣喜的說道:“您慢走,歡迎下次再來!”

              其實給他的小費當著不算少,在蓬萊,像這樣的小廝一天的工資也就是二兩銀子,蓬萊地仙比較多,而且這里也沒有什么重活,基本上都比較悠閑,只有一部分兵器法器鍛造師比較辛苦!

              “李一飛兄弟,你剛才問那些做什么?”黑石表示狐疑,以為李一飛要去把這附近的店品嘗一個遍。

              “沒什么,就是想做我的老本行!”李一飛撇嘴一笑說道。

              “老本行?”黑石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進得屋去,只見三個老板討論的熱火朝天,看李一飛回來又都噤了聲。

              李一飛并不看他們,只是看得幾個小朋友以及羅蓉樹風都已經吃的差不多了,就說道:“幾位吃好喝好,我李某就先走了,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一群人收拾收拾很快就出了店去,一出店門,羅蓉就笑出了聲:“先生,你不知道,這些老板,剛才討論的可熱烈了,他們以為你是江湖騙子,以為黑石大哥就是湊巧!”

              李一飛也笑了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不過,你怎么沒有事先和黑石大哥商量好,剛才他的臉色,都快要急了!”羅蓉有些不解的說道。

              “黑石大哥性格耿直,你覺得萬一和他串通好了,他還能好好的配合著把這出演完嗎?”李一飛回答完問題就把云伸手招過來。

              眾多小朋友排成隊到了云上面。

              “怎么樣,今天有沒有把你們嚇壞了?”李一飛彎下腰問她們!

              沒曾想幾個小朋友居然笑的十分開心,其中一個小朋友說道:“我們看了可高興了,爹爹一直說我們滿了十五周歲才可以去看家族里面的比武大賽,可是我們對比武的場面十分向往,今天可算是看到了!”

              “是這樣,我們家族里面規定,女子滿十五周歲才可以去看各種形式的比武,小的時候只是練功,但是還是很期待看到這種打斗的場面的。”羅蓉的向往之情更是溢于言表,很顯然,她也是沒有見過!

              “哦?你們定期還有比武大賽?”李一飛一邊駕著云一邊問道。

              “嗯,是的,應該快要到了!”羅蓉點點頭說道。

              “大賽的時間在半個月之后,由族長舉辦,基本上每年的前三名都會被當成族長候選人的參考,而羅姬小姐,羅軒和羅山少爺自從五年前的大賽開始之后,就一直占據前三名,無人能敵!”一直沒有任何言語的樹風這個時候卻是說道。

              李一飛也點點頭,上次的大會也是能看的出來,這幾個人是矛羽家族里面天賦比較高的人,有點意思!

              李一飛將所有人送回了住處之后,回去發現白水黃廣為以及大黑都還是在各自修煉,坐在一旁將之前老頭送給自己的丹爐拿出來,之前老頭說,這個丹爐可以看到任何想要看的人,只要神識足夠強大。

              自己的神識自從突破到金丹期之后,似乎更加強大了一些,所以他今天打算將這個丹爐拿出來用用,不管怎么說,先看個人試試吧!

              第一個看的就是之前的明異老頭,他意念一動,用真氣將香爐點燃,果然煙霧縹緲間漸成一副畫面,正是明異老頭坐在板凳上,不知道因為什么發怒正在訓斥手下的人。

              李一飛想:“這老頭真是沒有一天消停,想想看他,真是沒有什么意思!”

              正欲撤走,卻聽見關鍵的一句:“他矛羽算什么,當年我和他技藝上也沒有什么差異,可那幾位上仙,偏說我技術不如他,根本就是私下里和他有關系,所以故意幫著他這么說,你看,這么多年他為蓬萊做過什么,狗屁不懂,前一段時間修羅界還來犯,簡直就是巨大的恥辱!”

              旁邊一個婦人,在一旁聽他講著,還幫他順著氣。

              “哼,你不知道,他還找了一個人類修士要幫我們一起對付修羅界,我們地仙的顏面真是都被她丟光了,這樣我們在人類修士面前還怎么存威嚴,還有你,不能再出去鬼混了,這前幾名一直被羅字輩幾個人給占著,你今年就給我爭口氣,把前三搶過來,我也殺殺矛羽老頭的威風!”

              底下跪著的人大氣不敢喘一下。

              李一飛聽他說話,心中氣憤,將香爐的香揮了一下,明異的身影頓時消失不見!

              “這就是你為什么當不上族長的原因!”李一飛嗤笑一聲說道。

              這時李一飛心生一計,或許自己可以嘗試從香爐看一下云青梅的情況,不知道這香爐能不能穿越不同的時空。

              意念一動,香爐上的煙又開始飄動,只是不似剛才那樣立刻顯現,二十像播放老電影剛開始時的馬賽克,正在跳動著慢慢變清晰。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