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正文_第五百一十章 我就先走了

          正文_第五百一十章 我就先走了

              “這……”小六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直接就被羅姬頂了回去。

              “就這么定了,我是你們這里的貴客,難道這點要求都不能提嗎?少廢話,帶我上樓。”小六看她也不是好惹得主,趕緊帶她上樓。

              小六將他們帶到三樓就感緊下來通知李一飛,李一飛這個時候剛好從樓上下來看見小六慌慌張張的樣子,皺眉問道:“怎么回事?這么急!”

              “老板,剛才那位姑娘指定要你給他們點單,可是您是老板,但是我也不敢惹那位姑娘……”小六一副夾在中間很難過的樣子。

              “行了,我這就過去,你忙你的吧!”李一飛又不是怕事的人,就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樣來,惹惱了自己,一樣讓她丟人!

              “哎,怎么回事,李哥,那大小姐不會是專門過來找茬的吧,你真要去,不怕和她打起來?這店里好好的陳設就壞了!”黃廣為一路小跑過來,湊在他身邊小聲的說。

              “打起來?我也不怕,店壞了沒關系,正好我好久沒用時光回溯了!”李一飛哼笑一聲說。

              他料定了今天她不敢出手,萬一打起來,大家知道她是矛羽家族地仙首領候選人,那她多年努力就白費了,風評立刻回變差,自己倒是沒什么損失,該來吃飯的還是會過來吃飯,這店多一段緋聞,正好作為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

              黃廣為有點鄙夷的看著他,不過黃廣為還是知道的,像李一飛這種老狐貍,有時候=表面上看上去正派的很,但自己是絕對不會吃虧,誰也沒有本事讓他吃虧,就像自己,有的時候好像占了他的便宜,但實際上還是自己虧了,由他去吧,羅姬這種深山宅女的智商肯定斗不過他。

              他也趕緊顧著自己那幾桌照顧著客人情緒,時不時的也去店門口給排隊的人送點水,無奈隊伍太長,只能送上幾個人。

              黃廣為看著排成長龍一樣的隊伍感嘆道:“唉,一群人全中了李哥的圈套還不自知,人啊,有時候就是這樣,看別人干什么,自己也要干什么!”

              兜了一圈再進去,看見陳七那里付錢的人都排成長隊,心下想,這下可有錢賺了。

              三樓的平臺也是有一道門的,為的是兩個人的環境絕對私密,李一飛敲了敲門,就傳來羅姬甜冷的聲音:“進來!”

              李一飛推門進去,任何情緒都不帶,就像服務其他人一樣,將菜單放在她們桌上說道:“幾位請看看吧,要吃什么?”

              羅姬卻是不看菜單,直接冷哼一聲道:“我當你干什么了呢?這么多天沒出現,我以為你自知能力低去修煉了呢,沒想到居然成了店小二!”

              李一飛哼笑一聲沒有說話!

              李一飛今天還不打算暴露自己的修為,畢竟和他們還有正常的比試,自己要留一手,不能讓他們探到自己的底,根據這幫人一向自信的特點,暫時他們是不會用神識探查自己,探查過一遍,他們相信自己不可能進步那么快。

              既然他們沒有看出來,自己就是店老板,那自己就正好掩飾身份陪他們玩玩。

              “你笑什么?”羅姬身子往前一傾問道。

              “沒什么,我不笑我難道還哭?”李一飛哼笑一聲說著。

              “你!”羅姬一拍桌子!

              “沒想到先生最近居然在這里,肯吃苦的精神也著實令人敬佩,我們都應該向你學習才對!”現在羅軒對李一飛充滿了探究,這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專門給他安排了住的地方,讓他游山玩水他反而不干,在這里干活。

              “過獎了,不必佩服我,我呢是窮的沒錢花,出來掙點錢,要是有錢,誰出來受這罪!”李一飛對于他的敬佩實在不愿意往身上套,沒什么意思,像他們這種人是不會明白自己想法的。

              “請各位點餐吧!”李一飛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是這里的小二,把客人服務好就是應該的,現在我的心情不好,就是因為你的服務態度不好,你想辦法解決吧!”羅姬將頭高高昂起,一副受萬人敬仰的模樣。

              羅軒輕輕拉了她一下,她卻絲毫不在意。

              “哦?是嗎?那立刻換一個人!”李一飛說這句話時,臉色已經有些陰沉,正要準備下去。

              “那我要是不換呢?”羅姬眼神一黯道。

              “那對不起,我是我們店級別最高的,不換就要加錢!一分鐘五十兩!”李一飛撇嘴笑一下說道。

              跟自己作對的結果只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你不是大小姐有錢又有面子嗎?我就讓你兩樣都丟!

              “那么貴,你怎么不去搶?”一直站在一旁冷眼看李一飛的桃青此時開口。

              “那沒關系,加錢就加錢,那你現在把菜名念給我聽!”羅姬擺了一下手,示意桃青不要說了,隨后又撇了撇嘴角!

              “不好意思,我沒有這項服務,不過我可以給你們推薦幾道菜!”李一飛也撇了撇嘴角,這種戰斗簡直不需要智,只需要瞎掰!

              “那你推薦出來我聽聽!”羅姬繼續說道,想看李一飛能搞出什么花樣!

              “炒蘿卜塊,炒白菜,大雜燴……”李一飛一口氣說了七八種店里面最便宜的菜。

              “這幾道菜是我們小店里最符合您身份的菜,可以叫過來嘗嘗!”李一飛說這話的時候眼里帶著笑意,還故意用了您這個字。

              不過羅姬沒聽出來,以為他的語氣終于好了,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看她的表情,李一飛已經將她嘲笑了十幾遍了,這要放在天朝,就這種智商,早就被騙著賣了,對自己來說,比老家隔壁的二妞還好騙。

              “那菜的味道不好,你們負責嗎?”羅姬身子往前一傾說道。

              “抱歉,這和我們沒關系,你吃的不好吃,別的客人覺得好吃,那就不是我們的問題!”李一飛淡笑一聲說道。

              “好,你剛才給我推薦的菜我不要,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會故意推薦難吃的菜給我,我要你們店里最貴的菜,馬上給我端過來!”羅姬嘴角一撇,好像看穿了一段很大的陰謀!

              李一飛哼笑一聲,心下道:看出來你能怎么樣,到現在也沒看出我是老板,你知道菜長什么樣?我說什么是最貴的,什么就是最貴的,

              羅軒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但是介于羅姬現在什么都聽不進去的反應,自己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默默跟著。

              李一飛拿著手里的菜單就下了樓,直接對廚子說:“把咱們這最便宜的菜做幾道出來!盡快!”

              說完李一飛撇著嘴角笑了起來。

              廚子趕緊說道:“好嘞!”

              黃廣為看李一飛下來趕緊問道:“怎么樣?那女人是不是很厲害?要不要把廚房里的平凡搬出來,看能不能把這大神請走”

              “厲害個屁,就是傻,我不光不把她請走,我還要好好從她身上賺一筆!”李一飛心里也是怒,他基本上很少對個女人怎么怎么樣,可是就用來沒見過她這種女人,之前酒店的大堂經理楊麗茹心思不正,也讓自己收拾的不敢吭聲,跟何況她這種胸大無腦的女人!

              “待會收錢你上去,別管我給他端的什么菜,全部按最貴的算,場地費給她收兩倍!”李一飛喝了一口水對黃廣為說道。

              “算了吧,這種狠角色也就你能對付了,就這個羅姬,她的功夫有多厲害,我可是聽你說過,一個眼神就能殺了我,我還是老老實實做我自己的事吧!”黃廣為搖搖頭,準備去干自己的事情

              “你放心,只要把你耍賴的本領使出來就行了,她不敢對你做什么,我打保票!”李一飛一臉自信的說道。

              “行,我去!”黃廣為苦惱一下還是決定上去,其實內心里還是想要會會這個女人。

              李一飛將做好的炒蘿卜,炒白菜什么的都端出來,哼笑一聲端到樓上。

              這種菜就不錯了,就算是在天朝,富豪也免不了要吃上幾次大白菜和蘿卜,這女人沒見過世面,這種東西對她來說已經是美味中的極品了!

              敲門放在桌子上,“幾位請慢用!”說完話欲走卻被羅姬叫住。

              “站住,你留在這,幫我們嘗一下菜的味道!”羅姬神面帶懷疑的說道。

              “你不會是懷疑我下毒吧?相由心生什么意思你懂不懂?”李一飛這下真是覺得非常好笑,沒想到這個羅姬居然會覺得自己在飯里下毒。

              “哼,別把自己裝飾的那么金光閃閃,你的人品我可信不過,目前還不能確定你是不是修羅界的,我們還有一場比賽,你給我們下毒的動機簡直再明顯不過!”羅姬振振有詞的分析著。

              “聰明反被聰明誤!”李一飛小聲的說一句,自己都快忍不住笑出聲了,開玩笑,自己用的著下毒嗎?你算老幾?

              無所謂,她讓自己嘗自己就嘗唄,“替客人嘗菜五十兩!”李一飛再次說出自己的要價。

              “你,你是故意的,怎么可能這么貴。”桃青氣的都要跳腳了。

              “不愿意啊,不愿意幾位慢用,我知道你們這是拿不出錢了,沒關系,我就先走了!”李一飛剛回過頭去,就被羅姬叫住。

              “慢著,誰說我沒錢了,不就是五十兩嗎?你先試菜!”羅姬聽見他小瞧自己差點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加上剛才的服務費,你現在一共應該給我五百兩,先付錢再嘗菜,這是我的小費,必須先付!”李一飛哼笑一聲說道!

              他越是不干干脆脆的嘗菜,羅姬就越覺得菜里面有貓膩,說不定真的下了毒,所以她就越想要李一飛把菜給嘗了。

              “沒問題,本小姐有的是錢,最不缺的就是錢,要多少有多少,桃青,給他五百兩!”羅姬看桃青一眼。

              桃青搖搖頭,不愿意拿出來,羅姬一瞪,她只好將錢袋子里面的錢給了李一飛。

              李一飛掂了掂手里的錢,二話不說,上前拿起來筷子,各夾了一口,放在嘴里吃掉,正好品嘗一下廚子現在的手藝!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