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撩妹撩錯人

          第五百三十八章 撩妹撩錯人

              “我對你們羅字輩的幾個人早有耳聞,準確說,整個蓬萊,都對你們羅字輩的幾個人充滿關注,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所以連帶著你,也一并了解一些,各族都認為你是一匹黑馬,有著不可估量的能力,只是沒有使出來罷了!”這人眉飛色舞的說著,將自己聽來的東西全數告訴兩人。

              羅蓉聽完有些驚訝沒想到外界居然是這么傳自己的,實在讓自己有些受寵若驚。

              沒曾想,這人卻表現的一副痛心的樣子,放棄這等與強戰斗的機會,在他眼中,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可惜了,可惜了,本來也會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增加比武大賽的陣容,沒想到居然是這種情況,外界傳聞果然不可信,看來這幾天外界傳聞的,矛羽家族找了一個人類修士參加比賽的事情也是假的咯?”

              羅蓉看了看李一飛,見他轉身靠著欄桿,正在看下面情況,羅蓉敢說出來,“可能吧,蓉兒不清楚!”

              “你年比賽名次如何?聽你的名字,你去年好像躋身前幾十名!”李一飛漫不經心的叉開了話題,不過他確實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

              “不錯,去年排名二十九,剛好擠進前三十強里面,你是?我倒是沒見過你,你的排名如何?”'滄元再次打量了一下李一飛說道,他確實沒什么印象。

              “我代表矛羽家族參加比賽,名次多少并不重要!”李一飛淡淡的說道。

              沒想到這人卻是抖激靈的想起來掃描李一飛的神識,一掃描卻是整個人瞬間驚訝,“什么……你是天朝的人,不是我蓬萊的人,難道你就是矛羽家族請來的那個人類修士?聽說你昨天把排名第十三的嚴壯打敗了?”

              李一飛斜瞥了滄元一眼,這個家伙雖說實力停步排行榜第二十九的級別,但若真是徹底施展開的話,李一飛明白,尋常的參賽選手也并不可能輕易將之擊敗。

              李一飛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其實這就相當于李一飛已經默認。

              “嘿嘿,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李一飛,我還聽說,這邊有一家飯店也是你開的,專門賣天朝的菜品,剛才覺得我的排名還行,但是現在發現比你足足低了十個名次,希望我們別在大賽開始就遇見。”

              滄元嘿嘿笑道,臉龐上倒是隱隱有著一些得意,能有幾回到這里來,并且也取得了排行榜的名次,就意味著他也是強手中的強手,雖然這名次并不算高,但這等成就,已經能夠算做是極為拔尖的了,當然,這與李一飛相比自然是有些差距,但是李一飛本人卻是已經極為滿足,畢竟為了得到這個名次,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艱辛汗水。

              微微點了點頭,李一飛心中也是有些驚嘆。這個家伙的天賦的確不凡,不過可以看出來,他的法寶不錯,恐怕如今所取得的成就,也并不算高。

              與李一飛再度交談了一會,李一飛也就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轉過頭,目光在四處掃了掃,卻是現已經有著不少人出現在了這層高臺上,這些人大多都是參與大賽的選手,其他的,則是如同羅蓉等人這般,被參賽順便帶上來的。

              李一飛的目光卻是被站在一旁的羅山以及羅軒吸引,兩人看見李一飛他們幾人的目光也是投射了過來,幾道目光對視,微微扯動一下嘴角。

              “這不是,羅字輩的前三名么,怎么少了羅姬?”滄元再次嘀咕出聲。

              “呵呵,希望你們別在大賽一開始便是撞在了一起,那樣的話,可實在是有些尷尬了,當然我也不想初賽就抽到他們,不然只有滿地找牙的份。”這滄元的語氣也慢慢變得有些凝重,一道道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也是轉移到了羅軒和羅山身上去。

              李一飛就靜靜看了一眼,沒有說話,滄元以為李一飛是害怕了,繼續補充道:“羅軒去年排第二。除了羅姬之外,沒人能與他抗衡,雖然說,你是代表矛羽家族,修為還挺高,若是比賽開始就遇見他們,那也只能說是你倒霉了。”

              李一飛輕笑了一聲,道:“哦?是嗎?”

              “怎么?你不知道他們的厲害之處嗎?速度力度,法寶以及各項功法都可以說是登峰造極一般!”滄元帶著一絲羨慕和崇拜說道。

              “沒什么!”李一飛自然不會覺得有什么,他們的法寶都是從家里面直接拿來利用的資源,尤其是矛羽家族,法寶數量之多,功法只多,自然不必說,可自己的法寶,都是一點點積累下來,功法也都是慢慢習得。

              聽完這句話,滄元的心頭不著痕跡的跳了跳,總覺得李一飛身上似乎潛藏著自己沒有發現的力量,并且李一飛已經打敗了第十三名的羅壯,那突破前十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我看你還是有希望的,反正只要進入前十,走路都和別人不一樣,你看矛羽家族的人,往哪里一站,感覺就是不一樣,雖然不能說受萬人簇擁吧,但是在坐的參賽選手,沒有任何一個人希望和他們在賽場上碰見,觀戰的各族老前輩,基本上都是提前占卜,乞求自己家族的孩子千萬不要遇到他們。”滄元搖搖頭說道。

              “每個階層獲勝的人的到的獎品都是不一樣的,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情,我可是十分羨慕,看這場上議論紛紛就屬你淡定。”滄元看李一飛不做應答繼續說道。

              “議論有什么用,強者自強,不敵就是不敵,議論也改變不了,讓我看來,與其在這里做無謂的議論,還不如想想比賽的時候怎么出招。”李一飛趴在欄桿上,看了看下面越來越秘技的頭顱說道。

              他雖然這么跟滄元說,但是自己卻并不想怎么打敗對手,想什么心法,因為修為到了他現在這種程度,已經不是需要將方法,順序之類的東西放在心里想,只需要無意中激發就可以。

              “你說的也對,我確實需要想一下布局一下作戰計劃,但是我覺得你不用再想功法,完全可以想辦法尋求突破,畢竟在這蓬萊,像你一樣修為的人不在少數,實在不是什么稀奇,除非你繼續突破,經過九道劫雷,到了元嬰期,或許你一個人類修士也可以在蓬萊有一番做為。”滄元繼續自說自話的道。

              離了大眾,進入元嬰期!對于這點,李一飛極為清楚,他同樣也明白金丹期和元嬰期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李一飛剛想著,不能老是在這里聽他講,還是要下去看看,畢竟明異到現在都沒有露面。

              就在準備下去的時候,卻是忽然感覺到高臺上微微安靜了許多,當即略有感應的偏過頭來,在其目光掃到那入場口走進來的一大群人時,眼睛頓時微虛瞇了起來。一群人徑直走進高臺,沿途之人皆是極為識相的閃避開來,人群之中,是一名衣著華麗的男子,身型魁梧,像是一座大山,身上自帶著讓人臣服的氣勢。

              這股氣勢,幾乎內院之中無人不識,除了山海大仙之外,還能有誰?

              山海身后,便是那與李一飛有過過節的嚴壯,此時的他,明顯也是發現了李一飛,當下,怨恨與陰冷的目光,同時投注了過去。

              對于他的目光,李一飛僅僅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頭,并沒有其他什么反應。

              山海微瞇的眼睛,似乎也發現了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對,聲音頓了一下,附近的竊竊私語也頓時停了下來,四周一片寂靜,嚴壯也不再看李一飛,這個時候山海大仙才看了一眼,今年略有些不同的觀眾空間,發現之前空曠的場地,現在卻滿是座位,再瞟一眼,第一排居然還有卡牌上寫了自己的名字。

              山海在眾人的凝視之下,慢慢挪動著步子過去,不消片刻就緩緩坐在座位上面。

              眾人這個時候才終于敢發出一點點聲音。

              “別各自愣著了,找座位坐好,然后準備一下,比賽馬上開始!”山海周圍話一結束,現場立刻還是有聲音傳出來,慢慢聲音漸漸變大,倒是沒有人在前面堵著了,都各自找了座位坐下了。

              話語不多,反倒是眼神代替了一切,這場上大多都是自己曾經的勁敵,或者說想打敗的對象,此刻正有數道目光在半空處交織,似乎有著猶如實質般的火花浮現。劍拔弩張的氣氛,維持在重位參賽者之間,看這情況,似乎很是有些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模樣。

              當然,對于這點,李一飛倒是沒有太多的擔心,山海坐在這里,自然沒有人敢動一下。

              “先生,剛才那人是誰,看起來對你并不友善!”一直站在一旁看著整個過程的羅蓉有些奇怪的問道。

              “沒什么,教訓過他!”李一飛簡短的說一聲,看著正在向自己這邊走過來的羅壯說道。

              李一飛再仔細看一下,才發現這羅壯的眼睛似乎沒有落在自己身上,嘴角像是流著哈喇子似的,目光落在在羅蓉那張清雅精致的小臉上,羅蓉似乎并沒有發現,修長睫毛在金光下微微抖動,朦朧如夢幻,確實有著令人心醉的能力。

              已經走到李一飛身前,嚴壯不問三七二十一直接搭訕:“小美女,哪家的啊?出來給爺瞧瞧!”

              李一飛聽見他說這個話,手猛一拍桌子,聲音之大,前后幾排都聽見了,大家一看又是昨天比武的兩個人,立刻就吸引了更多的人圍觀。

              “離她遠一點,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李一飛稍微伸了伸手臂,示意羅蓉在自己的保護之下。

              “又是你的人,我特么撩個妹,都是你的人,你成心的吧!”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