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幾臺戲一起看

          第五百四十一章 幾臺戲一起看

              李一飛對于她的反應感覺有些驚奇說這些話當真不像羅姬的風格,他暗暗驚疑道:“沒想到羅姬居然還有這些想法!”

              不只是李一飛,在場的眾人的眼光都已經被他們吸引過去,矛羽更是一下從板凳上坐了起來,畢竟自己的孫女上來就給別人一巴掌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羅姬,莫要任性,回去!”矛羽立刻大喊出聲。

              羅姬看了矛羽一眼,又撇回來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羅軒,黑紅的的衣袍瞬間甩動一下,整個人接著朝前面走去了。

              下面人立刻議論紛紛,讓羅軒也覺得很不好意思,面色嚴肅的跟上了羅姬的步調,在場的人都知道羅軒和羅姬之間的關系,所以也不感到十分驚奇,除了李一飛以外,在場的每個男人對于美艷的羅姬都是有賊心沒有賊膽,所以只能遠遠的看著。

              想到這里李一飛不禁發笑,說不定有一部分男人還在期待為什么被羅姬打的人不是自己,這樣的女人,就算是被她打一下似乎也值了,李一飛卻無心于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實在和自己沒什么關系。

              自己很關心的是神威這邊的情況,使用了禁術,這些個什么所謂的評委還是一句話都不說,那李一飛可要懷疑一下這場比賽的質量了。

              之間出云家族的人,剛忙上前將倒在地上的神威扶了起來,連神威老爸也靠了上去,生怕自己的寶貝兒子出了什么問題。

              神威被地上的仆人從地上扶了起來,臉上的血管全部爆了出來甚至已經突破了臉上那層薄薄的皮,鮮血幾乎流了出來,他滿是血絲的眼睛往這邊看了一下,本來就丑陋的臉,此時簡直就是陰森可怖,坐在前面兩排的仙女受了驚嚇,立刻驚呼出聲。

              神威更是陰森可怖的瞪了一下前兩排的仙女,順便看了一下坐在一旁神態悠閑正在審視整個比賽場的李一飛。

              李一飛一點都不掩藏,直接是一個挑釁的眼神看過去,神威幾乎暴走,要不是有人駕著他,說不定他早已經沖了過去。

              現場的觀眾幾乎暴走不能控制,所有的人議論紛紛,一時間話題無數,根本不知道議論哪個才好,更有一部分人直接拉幫結派,各種觀點各占一派。

              “出云,你說說,這是怎么回事吧!”山海大仙的聲音如同潮水一般排山倒海的撲過來,震的在場的所有人,一時間聲音像是海水退潮一般,漸漸低了下去。

              出云本來一臉疼惜的看著神威,這時山海大仙發話,他也不得不轉過頭來,“這,我們也是無奈之舉!”

              “出云,你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錯誤的,用這種方法對比賽的公平性暫且不談,這對神威的傷害可想而知!”另外一位大仙立刻這么說道。

              “什么暫且不談,出云的這種方法嚴重帶壞了比賽的風氣,以后比賽要是每個地仙都用這種手段,那贏了我們覺得也沒什么意義!”另外以為大仙拍了一下桌子說道。

              “人你帶回去吧,我不希望接下來的選手還出現這種情況!”山海大仙看了看在場的眾人相當嚴肅的說道。

              這時整個場子沒有任何人敢接他的話,也沒有任何人敢發出任何聲音,正在這個時候,裁判及時出聲:“下一組選手入場!”

              場上不可避免的又開始有一些竊竊私語。

              “咳!”淡淡的咳嗽聲蘊含著斗氣在全場每人耳邊響起,頓時,竊竊私語開始降低,片刻后,便是完全消散,一道道目光抬起,望向高臺上最中央處的山海大仙,目光中充滿著敬畏與尊敬,作為這蓬萊仙島之中實力與權力都最為高貴的山海大仙面前,都是對其保持著敬意,更何況他們這些學生。

              矛羽朝山海大仙看了一眼,示意自己有話要說,山海點點頭表示同意。

              “既然人數已經齊全,那么大賽便也是能開始了。”矛羽淡淡的笑道:“不過在比賽之前,還是要提醒一下,咱們這次比武大賽雖然風氣開明,可我還是希望諸位,在比賽時,盡量勿下殺手,你們都還年輕,并不是和什么必須消除的惡勢力斗爭,大家甚至說都還是一家人,雖說比賽也是有著競技場這種略為血腥的場所,可本意只是錘煉你們,并非是要你們拼個你死我活,所以,還望諸位下手掌控分寸。”

              聽得矛羽的話,一些參賽微微點了點頭,不過更多的,卻是持不置可否的態度,這種比賽,為了能夠進入前十,誰不會全力以赴?全力之下,勁道難以控制,意外總是難免會有。

              目光在那些參賽臉上掃過,矛羽無奈的搖了搖頭,如今比賽風氣已經逐漸彪悍,在那競技場中,原本一些不知拼殺的菜鳥們,也是成長為戰斗經驗豐富的草原惡狼,現在想要遏制他們的兇性,可是有些困難了點啊。

              更重要的是這場比賽和蓬萊以后的繼承人選有關,不用說更是要拼了命的力爭上游,正在這個時候,下一組選手慢慢的走上臺去,下一組選手顯然在蓬萊沒有什么名頭,兩個人一上臺,場下的所有人瞬間揮揮衣袖,表示沒有什么看點。

              所以人瞬間又回到了之前的找對手階段,李一飛也是覺得沒什么看點,開始在場上四處搜尋,明異到這個時候依然沒有出現,矛羽家族的其他幾個長老都已經在臺下正襟危坐了,就只有明異還是不見蹤影。

              視線對著后方一掃,便是剛好見到一對怨毒的目光,看其模樣,竟然便是當初敗于自己手中的神威,看他這般模樣,似乎依然對他懷恨在心,而且,在這份懷恨之中,也是有著幾分不服氣,或許他也是如同外界一般,認為自己輸在李一飛手中,十分丟人。

              李一飛淡笑一聲看著他說道,“有什么不服,盡管來!”

              那神威臉色頓時僵硬,而且那僵硬之余,甚至還略有一分蒼白。雖然總是對自己敗于李一飛手中耿耿于懷,而且或許是因為不愿承認的緣故,神威一直將自己失敗的最終原因歸咎于李一飛身上。

              不過,在這一霎時,其心中卻是升起了一股極淡的恐懼,似乎,雖然他嘴上并不愿承認,可其心中深處,的確實實在在的對李一飛有著一分恐懼心理。

              嘴角掛著的那抹玩味笑容,臉龐抽了抽,微微低垂下眼睛,對他滿不在乎的樣子。

              那目光猶如一頭孤注一擲的兇狠餓狼般:“該死的混蛋,這一次就算是拼了命,也要讓你失去爭奪排行榜前十的機會!”

              平淡的望著那垂頭的神威,李一飛把玩著手中的竹簽,難不成他還能將自己的對手收買,收買又有什么用,他自己就是沒有什么本事,心中并未有太多的擔心。

              在當初自己還沒有突破金丹期,他便是能夠打敗神威,并且將神威找來的金丹期修為打的落花流水,現在自己修為又增長不少,他肯定更不是自己如今實力又是精進不少,勝過他,已經不再需要類似上次一般,將自己同樣搞得精疲力竭。

              李一飛已經沒有時間再和他有任何糾纏了,實在沒有什么意思,李一飛此刻已經感覺到明異準備的選手現在似乎還在修煉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不過既然他一直沒有出現也就算了,什么厲害角色自己沒有遇到過,只要他出現,李一飛瞬間就可以把他的實力看一個底朝天,沒有什么必要擔心。

              現在比賽已經開始了一場,但是還是沒有對自己的店鋪有任何的宣傳效果,自己現在最擔心的應該是這個問題。

              他跟坐在那里看的五味雜陳的羅蓉說一聲之后,就出去找黃廣為了,這邊的一切應該都是黃廣為在打理,也是黃廣為在交流,本來自己出面也能和這邊的主持人說話的時候適當幫自己的店打打廣告雖然自己是事實上的老板,但是,還是黃廣為過來說比較好,正好自己也可以放松一下,關注一下知道白水情況的那幾個人怎么說。

              黃廣為還在攤子旁邊有模有樣的宣傳著:“來嘍來嘍,瞧一瞧看一看,都是正宗的天朝吃食來嘍,看一看!”

              幾十米的攤子在黃廣為的宣傳之下,也確實有很多地仙圍在一旁等著排隊來買,就是找的伙計動作似乎有些笨拙,跟不上過來付錢的人的速度。

              只能說李一飛選的地方還是有很多講究,還是起了很大的所用,就只是看這邊的人流量就可以明白這個地方的人流量到底怎么樣,幾乎可以說,所有的人都要經過這個地方,將攤子擺起來時候,基本上可以做到沒有任何一個漏網之魚。

              盡管人很多黃廣為幾乎忙不過來,李一飛還是叫住他:“過來一下!”

              黃廣為趕緊笑臉相迎,跟手頭的客人交涉好,然后趕緊從一旁下來對李一飛說道:“李哥,你關鍵時刻喊我過來干什么,沒看見我這忙的狠嗎?”

              “我是想讓咱們這的人更多!”李一飛淡淡的說了一句。

              “行了,李哥,你可真是掉到錢眼里面了居然還要人更多,現在人已經多的我們兩個完全顧不過來了,你自己看看多少人,我光是收錢都收的手疼!”黃廣為有些埋怨的說道。

              “少廢話,那邊的主持人你過去交流一下,讓他說話的時候注意宣傳咱們的店鋪,我不方便過去,更何況是參賽選手!”李一飛面色嚴肅的對他說道。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