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旁門左道

          第五百五十二章 旁門左道

              “不管你多有厲害,這便是等級的差距。”望著那在氣勢交鋒中被壓得反抗不得的羅姬,紫魂忍不住的得意笑道。

              羅姬淡淡的瞥了一眼得意中的紫魂,雙手緩緩結出幾個訣法,瞬間后,輕喝聲在心中響起:“焚心訣!”

              喝聲落下,澎湃的紅色火焰猛然從羅姬體內暴涌而出,將之渲染成一個火人,瞬間后,火焰有是閃電般的縮進羅姬體內,不過隨著火焰的回體,羅姬體內真氣頃刻間暴漲,一頭黑無風自動,而因為體內真氣的暴漲,那股氣勢也是隨之漲動,一時間,居然是能夠與紫魂各自占據半壁場地。

              “旁門左道!”氣勢壓迫被羅姬扳回,紫魂臉色微微一變,嘴上卻是不屑的冷笑道。“能打敗你的,便是正道。”

              羅姬同樣回于冷笑,施展了烈焰火,她在真氣雄渾程度上,不比紫魂遜色多少,現在,也再不用擔心自己的全力一擊,會被對方用槍輕巧的卸開了。

              “紫魂,你可不能輸給這個她!”高臺上,望著那氣勢猛然間暴漲起來的羅姬,明異蒼老面孔頓時一急,顧不得許多,跳起身來就是大聲喊道,便是察覺到對面一道冷若冰山的目光直射而來,他眼睛飛快的一瞧,原來正是站在一旁的羅軒。

              本來按照他的性子,他現在肯定是要急了的,就是因為臨時被矛羽叫走,所以沒有看到眼前這一幕,不然又不知道會是怎樣一副場景。

              現在羅軒回來,定然是急不可耐,可當其看見對方那道隱隱間閃爍著金色火焰的冷漠眸子時,心中卻是升起一股寒意,感覺明異不只是想要打敗羅姬,還想趁機除掉羅姬,以絕后患。

              見到她那個侮辱詞句并未喊出,對面的那道冷漠目光,方才緩緩收回。“哼,得意個什么勁,等她敗在紫魂手中,看我如何羞他矛羽,你看什么看,看也沒用!”

              明異卻是絲毫不顧及的說道,好像什么都不怕一樣。

              一直沒有什么動靜的山海大仙隔著那么遠的距離,還是聽到了他說的話,瞬間轉過頭,瞪了他一眼,結果被對方一個目光嚇得吞下話,明異臉色鐵青的坐回椅子,在心中惡狠狠的道:老東西,別以為我這是再怕你,是我現在心情好的很,任你們隨便!

              聽得高臺上明異的聲音,紫魂盯著羅姬的目光,更是變得陰冷許多,腳尖微旋,微不可察的黑芒在腳掌處凝聚,片刻后,腳尖猛然一點地面,身形唆的一聲,瞬間欺近羅姬。

              “嗤,嗤......”進入攻擊范圍,紫魂沒有絲毫的遲疑,手臂急速抖動,雙槍猶如兩條毒蛇般,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殘影,對著羅姬全身狠狠刺去。

              “叮,叮,叮......”腳下銀芒閃爍,羅姬借助著“焚心訣”的玄妙,腳步在小范圍的輕巧移動,手中峨眉刺旋轉之間也是猶如一塊盾牌般,將整個身體都是護在其后,而那暴刺而來的無數槍殘影,則是源源不斷的刺在峨眉刺之上,一道道清脆的叮當聲響,猶如一曲異樣的音符。

              手掌緊緊的握著峨眉刺,羅姬手臂之上,青筋聳動,那槍雖然看似輕巧,可落在峨眉刺上,去宛如重石砸落一般,再加上如此密集的攻擊,就算是以羅姬的力量,也是有些感到手腕麻。

              不過好在如此高密度的攻擊,同樣極為消耗吳昊的力氣,這般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在持續了五分鐘左右后,終于是逐漸減緩,再過得片刻,槍殘影驟然消失,峨眉刺上的壓力,也是頃刻消減。

              峨眉刺狠狠的一個橫掄,羅姬退后幾步,胸膛起伏的望著對面不斷喘氣的紫魂,再低頭瞟了一眼玄峨眉刺,望著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細小白點,頭皮都是有些麻,這種攻勢,實在是太過密集了,若非是借助著峨眉刺本身寬闊之效,這等攻勢,怕是只能選擇退避...“

              這個家伙,還的確是有著一些本事...”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羅姬目光瞥著對面的紫魂,經過交鋒,對于后的戰斗手段,他倒是了解了一些

              。“紫魂,用全力啊,不要跟他磨磨蹭蹭!”聽得高臺上再度響起的催促聲,紫魂眉頭微微一皺,旋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目光陰沉的盯了羅姬一眼,手印一動,只見得一股濃郁的黑色真氣從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后將其整個人都是包裹在其中。

              黑色的真氣不斷擴散,最有猶如一個龐大的真氣團一般,并且真氣團還有節奏一般的收縮膨脹,猶如正在醞釀著什么東西一般。

              望著紫魂這般有些詭異的舉動,羅姬心中也是升起一抹警惕,體內真氣躍躍待。

              “紫魂破水!”低沉的喝聲突然從黑色真氣中傳出,旋即,黑色真氣團猛然高速旋轉而起,嗚嗚聲響回蕩在整個場地中。并且,隨著其旋轉間,羅姬錯愕的現,無數黑色水液,自其中飆射而出,轉瞬間,便是幾乎把整個場地布滿而去。

              因為不清楚這黑水究竟是什么東西,所以羅姬也是不敢讓其沾身,因此身體急速后退著,閃避那些射來的黑水。

              閃避持續了片刻,羅姬身體驟然一頓,急忙低頭,卻是現自己雙腳,不知何時已經踩進了一堆黑水之中。使勁的抽了抽腳,羅姬錯愕的現這詭異的黑水中竟然蘊含著一股不弱的吸力,并且,這黑水也是有著極強的腐蝕性,這才僅僅眨眼時間,羅姬鞋子便是被腐蝕了一層底,若非他反應快的指揮真氣將腳底包裹,恐怕整個鞋子都會在頃刻間被腐蝕。

              “整個場地都是我的地盤,你如何落腳?這場比試,你輸了!”突然間,有著冷笑聲響起,羅姬眼瞳微微一縮,只見得面前黑水爆濺,紫魂的身形從中詭異射出,手中鋒利的槍,狠狠的對著羅姬雙臂削去。

              高臺上,望著那被黑水粘得動彈不得,只能硬抗紫魂攻擊的羅姬,頓時間,一道道驚呼響了起來。

              聽得高臺上的驚呼,紫魂嘴角得意越加濃郁,手中槍速度驟然加快,然而,就在其即將擊中目標時,一股狂風猛然迎面襲來,槍落處,卻是空空如也......一擊落空,紫魂身體急忙下伏,旋即貼著黑水幾個詭異扭動,身形便是暴退了十幾米的距離,到得此時,方才抬起目光,卻是錯愕的現,場中并無羅姬的身影......

              “人呢?”看臺上,同樣是一片疑惑聲,一道道目光四處張望。紫魂陰沉著臉龐,目光微微下垂,卻是突然看見一團黑水中的倒影,身體瞬間僵硬,旋即猛的抬起頭來!只見,那天空之上,黑袍青年懸空而立,背后一對碩大的紫黑雙翼,緩緩扇動,恍若天神。

              隨著紫魂的抬頭,看臺上,所有目光也是同時上抬,當看見天空上那背生雙翼的羅姬后,皆是在此刻呆了下來......

              ”不僅是看臺上,就是高臺甚至裁判席上,都是有著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吐出,所有目光中,都是充斥著震撼與不可思議。

              滿場寂靜。裁判席上,矛羽身邊坐著的神仙臉龐上也是有些驚愕,不過其眼光自然是遠非其他人可比,因為當目光再度在羅姬背后雙翼掃過時,驚愕逐漸變化成恍然:“原來是飛行斗技,嘿,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連這等稀罕斗技都是能夠弄到手中。”

              隨著矛羽的點破,其他長老也是恍然,飛行斗技對于尋常人來說或許很少聽見過,不過以他們的閱歷見識,對于這種極為罕見的技術,我也聽說過。”

              ”悄悄的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一些長老在心中嘀咕道,他們拼死累活修煉好幾十年,方才到達現在的實力,若是下面這年齡連三十都不到的青年便也是達到這地步的話,那他們可真是有種悲憤的感覺了。

              高臺上也是有著少數人辨認出了羅姬背后雙翼的來歷,因此皆是松了一口氣,旋即眼中有些艷羨,這飛行斗技雖然比不上真正的真氣雙翼,可也是能夠令得人在天空飛行,這可是不少人一直所追求的目的,但是那真正強者的階別,是在是太過遙遠。

              等修煉到那一個階別,不知道都到了哪年時間。“原來是飛行斗技....”場中,臉色呆滯的紫魂也是逐漸恢復,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羅姬的氣息根本未曾達到金丹期的層次,再仔細瞧得那對紫黑翅膀的形態,心中也是恍然,緊繃的身體緩緩舒展了下來。

              只要出了那家店,就算他有著飛天的優勢,紫魂也并不會太過懼怕。雙腳立于幾乎將整個場地都是遍布的詭異黑水之上,紫魂抬頭望著天空上的羅姬,冷笑道:“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待在天空上,據我所知,持續施展飛行斗技,可是需要消耗不小的真氣吧?”

              天空上,羅姬手掌緊了緊玄峨眉刺,目光瞥向下面的場地,眉頭微微一皺,就如同紫魂所說。此刻的場地幾乎完全成為了他的地盤,只要一落地,就會沾上那詭異的黑水,那股腐蝕勁道羅姬能夠將之隔絕,不過那種吸力,卻是或多或少的會阻礙他的速度,而在面對著紫魂這等擅長敏捷速度的對手時,速度稍稍減弱,說不定就是會被壓入下風。

              紫魂緊握著漆黑雙槍,冷笑的望著懸浮在天空上的羅姬,身體卻是紋絲不動,羅姬有著天空之勢,他的攻擊范圍根本不能達到,若是強行彈跳升空攻擊,那便是會成為對方的靶子,所以,這種時候,保持安靜,是最好的選擇。

              “的確挺麻煩的...”背后雙翼緩緩振動,羅姬的身形降低了許多,青色真氣在體表形成淡淡的能量膜。

              漆黑峨眉刺上,也是被真氣徹底覆蓋,目光緊緊的盯著場中紫魂,淡淡的銀光突然在其腳下成形,瞬間后,背后雙翼猛的一震,借助著風力,“三千雷動”在此刻幾乎是施展到極致,乃至于除了少數人之外,其他,都是只能看見羅姬身體一抖,天空上,便是遺留下了一道若隱若現的殘影。羅姬突然間暴漲的速度,同樣是令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