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都市修真小農民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第一天結束

          第五百五十五章 第一天結束

              紫魂并沒有受什么太嚴重的傷,就是被真氣直接打到了場外,所以一下就從地上起來,看起來動作簡直從善如流,嘴角還噙著一抹笑意,套袖立刻就沸騰了,這場那么長時間的比賽,也總算是有始有終,終于有了一個結果,好歹也算是說的過去。()

              不過羅姬的水平,說來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堂堂排行榜幾年的第一,擁有蓬萊最好的武器以及陣法,還有矛羽的親自指導,卻是險勝那紫魂,實在是有點虧了她的水平了。

              矛羽跟李一飛一樣,臉上的表情可以說是相當凝重,一般水平的人是看不出來,紫魂的實力還是有所保留的,他并沒有用盡全力比這場賽,完全是抱著能勝就勝,不能勝也能達到別的目的的意圖。

              而李一飛再清楚不過了,他的根本目標或許就是自己,現在不過是先敗下陣來,隱藏自己的實力等到復活賽,重新進入人們視線,照樣能夠把自己打的措手不及。

              “你的輕功特別好,而且攻擊快準狠,他那能力對你可沒多少效果。”滄元目光不著痕跡的瞟了一眼李一飛后背,嘴中嘖嘖的贊嘆道。

              “不過剛才羅姬如今打敗了紫魂,倒是挫了挫矛羽家明異那一派的人的銳氣啊,但是我記得沒錯的話,你的能力要比羅姬強上太多了,以后怕也是再無人敢小覷你了。”滄元視線投向對面羅軒等人所在的地方,戲謔的笑道。

              “我對這些不感什么興趣!”李一飛淡淡朝遠處站著的羅姬看了一眼說道。

              “可別這么說,既然來比賽,你肯定就是要拿個名次回去的,這種事說出來又沒什么!”

              “我只是想進入前十而已,這前十是第一還是第十,對我來說沒多大關系。”李一飛笑道,他可不想介入場上任何一方勢力的較量之中,他參加這次大賽,也僅僅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但就他自己而言,對于這樣的比賽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期待,雖然知道自己就是為了整場比賽第一名過來的,但是自己的目的畢竟不能說的太過明顯。

              滄元笑了笑,他也是聽出了李一飛話中的意思,也就不再說這個話題像沒事人一樣,從臺下站了起來,嘴角噙著抹顏色,轉口道:“呵呵,等大賽結束后,我們或許并不會有什么機會見面了,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繼續保持聯系,對我來說,比賽時不遇見你是我的幸運,遇見你這樣的對手,同樣是我的幸運,我以后應該會去對付修羅界的爪牙,如果先生你也想要加入的話,完全可以加入。”

              聽到滄元提到這句話,李一飛心頭頓時跳了跳,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隨口敷衍道:“到時候再看吧,不過那些畜生實力恐怖了點,想要得手,怕是不太容易。

              “反正試試吧,那些狗崽子的危害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滄元嘆了一口氣,雖然明知成功率頗低,可他還是不愿放棄。

              李一飛含糊的點了點頭,隨意的與滄元交談了幾句,然后便是被場中不停交流著的各個族派的族長。

              李一飛沒有怎么看在眼里,當然他的一舉一動自然也無可避免的在人群的中心,畢竟一個生面孔,在比賽當中拔得頭籌,實在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在李一飛之后的比賽,依然精彩兇險,但對比于李一飛那場比賽,仍然只能是小巫見大巫了,不過之后的比賽,就算是以李一飛等人的眼力,都是看得暗中不斷點頭,能夠走到這一地步的人,實力幾乎都是屬于拔尖的存在,戰斗起來,自然是有種令人目不暇接的熱血沸騰的感覺。

              其后的戰斗中,李一飛也是見到羅姬的出手,她的實力在與他交戰之后,明顯有著較大的長進,只是還是差的太遠,他看得出來,剛才的紫魂,雖然在她的攻擊之下,無奈落敗,但是紫魂如果使出來自己全部的本事,結果還不知道會怎么樣。

              “大家安靜一下,今天的比賽,到現在就結束了,明天第一組出場的選手,經過我們數字對比決定為滄元與羅軒,明天早上希望諸位準時到場,觀看比賽!”矛羽聲音冷靜的說著,其他幾位大仙皆是表情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羅軒,滄元這兩位內院之中最耀眼的明星,就算是以李一飛如今已經贏了一場的聲望,與他們比起來,都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在這決定發出之后,本來收拾東西要走的各位觀眾,瞬間又激動了起來,大喊明天要用最快速度過來占座位。

              兩位當事者,面容中不乏有些驚訝,但是也被叫到臺面上,提前亮相。

              而作為全場最矚目的焦點,兩人的出場,自然也是瞬間吸引過了所有的眼球,當下沸騰的吶喊聲,再度在場中震耳欲聾的響徹而起。

              率先出場的滄元,他這一次的對手,在強榜排名十幾,實力也是達到筑基后期級別,這等排名與實力,在比賽之中,已經是極為靠前,不過,從后出場時臉龐上有些苦澀的模樣來看,似乎依然是對自己竟然抽中羅軒作為對手而極為的郁悶。

              滄元實際上對于名次要求更是不高,他最希望的就是直接遇見李一飛,獵奇的心思比較重猜就是希望能和李一飛這樣的對手交手,試一下感覺,但此時遇見羅軒,顯然說明,自己和李一飛再沒有交手的可能,畢竟羅軒的實力在那里擺著,除非他棄權,自己能贏的可能性很小。

              緊接著,站在羅姬身旁一臉擔心表情的羅軒在聽到上場消息的那一刻,瞬間臉色冷了一下,渾身充滿著戰意沖上了臺面。

              兩人站在臺上的效果,并未太過出乎李一飛的意料,羅軒那極為霸道的氣勢便是死死的將對方籠罩。

              按照道理,提前預熱的選手,上臺并不是為了站在那里傻愣著對視,更重要的是,要讓他們各自露個招式,也算是給今天一天的比賽結個尾。

              羅軒先是朝著滄元鞠了一躬,隨即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手掌瞬間化成指爪,像是鋼鐵鑄成,翻然就是幾個招式,手爪攻擊痕跡猶如天馬行空一般,毫無行跡可尋。

              感受著從羅軒的手掌之下,喉嚨處傳來的森冷勁風,滄元還是吞了一口口水,雖然實力已經算是靠前的一幫,仍然是感受到,這是一場不到十分鐘便是分出勝負的戰斗,看臺上的所有人,都是嘆息著搖了搖頭,不愧是排行榜前三的超然存在。

              兩個人雖然能力相差不大,可戰斗起來,那差距,卻是猶如天整一般,即使是實力稍弱的人,也是能夠一眼瞧出其中差距。

              滄元嘆了一口氣,即刻表情恢復嚴肅,蹲馬步抱拳,真氣自拳頭涌出,隨即一聲大喊,拳頭知己砸在了已經破爛不堪的高臺上,激起數百層碎石,隨即,和拳再次站直。

              這一動作已經表明了滄元的決心,就是不管怎么樣,他絕對不會認輸。

              滄元的實力也不弱,光憑著一對肉掌,便是令得眾多臺下的參賽者黯然而退,這等實力,果然恐怖,然而也在慶幸這兩強遇在了一起,果然非同一般。

              “參賽選手離場,觀眾有序離場!”主持人洪亮的聲音在碎石落下的一瞬間,同時停止。

              此令一出,羅軒立刻飛身到了羅姬身邊,只見羅姬眼芒微微閃爍,片刻后,驟然變狠,羅姬惡狠狠的自言自語的道:“管他呢,不管究竟遇見誰,你都必須全力以赴,前三的名額,你可必須占一個!否則,你以后也可以不用來找我了!”

              羅軒服從的點點頭,表示自己一定可以拿到名次,羅姬這才微微擠出來一個笑容,表示自己現在可以讓他跟著。

              李一飛嘆口氣,對于羅軒的這種行為實在沒什么話好說。

              這場比賽方才在無數人意猶未盡的目光中宣告結束,雖說有著一些參賽揮并非很好,可不管如何說,這場大賽也是整個蓬萊仙島最高規格的比賽,那強強交手的精彩戰斗,足以令得其他人為之驚嘆。

              眾人也清楚,真正精彩的戰斗,并非是這第一日的淘汰賽,而是第二日乃至第三日的比賽,經過今日的這輪淘汰,能夠遺留而下的人,只有接近一百號人,能夠走到這一步不管是否有著僥幸的成分,至少說明他們之中沒有一個庸手。

              這種級別的戰斗,其精彩火爆程度,自然是遠非第一日的淘汰賽可比,第一場或許也只是試試水,好多人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甚至說,很多絕招,都還沒有搬到場子上面來。

              所以,所有的觀看,都是抱著意猶未盡以及期待,等著第二日更加精彩的交鋒。

              隨著夜色的來臨,經歷了一整天喧嘩與火爆的場子,也終于是回復了寂靜,星星點點的燈火點綴在龐大的院中,人群開始慢慢消散。

              在這邊耽誤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李一飛覺得,現在已經是時間去外面看看黃廣為情況怎么樣,現在全部人數退場,那邊一定忙的不可開交,是時候過去看看了。

              “先生,咱們過去嗎?”羅蓉帶著我樹風到了李一飛面前。

              “嗯,點在過去,不過今天晚上又有時間忙了,蓉兒,你明天有比賽,就先去休息吧!”李一飛知道羅蓉有比賽,怕她身體吃不消,特意安排她過去休息。

              “沒關系,我不用休息,和你們一起過去!”羅蓉帶著滿心的熱情。

              李一飛沒說什么,跟滄元打聲招呼,就帶著兩人出去了。

              本書來自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