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七章 偷窺無罪

          正文 第七章 偷窺無罪

              “噓!”龍根一把拉過驚懼的沈麗娟,退到后屋。

              “表嬸兒,你知道就行了唄,大喊大叫的是干嘛啊?”龍根翻了個白眼,這才注意到沈麗娟被撕爛的碎花長裙。

              陳天明那王八蛋勁兒挺大,順著領口撕了下來,粉紅色的咪咪罩整個現了出來,飽滿的雙.峰上還有著昨夜留下的紅腫,許是力氣大了兩分。

              順著小腹往下瞄,平坦的小腹下,隱約兩根卷曲毛發露了出來,底邊是粉紅色的繡花小褲褲,包裹著那一方神圣之地,上面留著昨夜剩下的白色斑點。

              “咕嚕!”龍根又咽了一口口水兒,下.體毫無征兆的硬了起來,瞬間撐起一頂巨大帳篷。

              “小龍,你腦子好了?”沈麗娟沒注意到龍根異樣,驚奇道。

              龍根點了點頭,“早就好了,只是裝傻而已。”

              “那....那你那個....”沈麗娟指向了龍根褲襠,俏臉緋紅。

              這可是亂.倫的事兒啊,道德淪喪,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兒呢。

              “咳咳咳,”龍根面露尷尬,本想接著裝傻,可沈麗娟又不是笨蛋,瞧著表情肯定知道自己被他給算計了。當即道:“這個,天萎也不萎了。昨晚,昨晚不好意思了啊....”

              “啊呸!”沈麗娟輕啐一聲,白了龍根一眼,沒好氣道:“好啊,死小龍,連你表嬸的便宜都敢占了....”

              “昨晚你不也挺舒服嗎?”龍根小聲嘀咕道。

              沈麗娟紅著臉不吭聲了,心說道:“是啊,是挺舒服的。那么大的家伙,想不舒服都難呢......”

              龍根不知沈麗娟心中所想,一時意動,情不自禁抓住了沈麗娟那顆大木瓜,輕輕揉了起來....

              “嗯哼...”一聲舒爽的悶哼聲響起。

              龍根邪惡笑道:“表,表嬸兒,我要吃奶....”

              “不,不行。下面還痛呢。”沈麗娟連忙攔下龍根,一臉驚恐。“過兩天,等表嬸兒休養好了再給你吃啊。又紅又腫的,怎么行?”

              聞言,龍根神色立馬黯淡不少。

              下面紅腫,要靠休養的話,沒十天半個月可不行,十天半個月還不得把自己給憋屈死?

              “表嬸兒,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往下面擦點兒藥酒,我去河里給你逮兩只王八好好補補,你這戰斗力太差了,一個小時都堅持不到.....”龍根一邊說著,一邊出了門兒。

              沈麗娟俏臉一紅,啐了一口,暗暗道:“一個小時還短了么?要怪只能怪你那玩意兒太大了....”

              “咦,不對!這臭小子又把老娘給調戲了,結果自己的事情倒是一樣沒告訴自己!不行,我得問問清楚,既然腦子都好了,還裝什么傻啊.....”沈麗娟關上門,窸窸窣窣換起了衣服。

              .......

              清水河,橫穿整個村的一條小河。

              小河不大,可里面有貨。尤其是夏天雨水過后,河里憑空多了魚蝦,個頭挺大,就連王八甲魚也有不少。

              龍根頂著太陽,找到一處石灘,褲衩一脫,“撲通”一聲竄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陣水花,漸漸歸于平靜。

              一兩分鐘之后,水面上露出一個黑溜溜的腦袋瓜子,不是龍根又是何人?手里憑空多了兩只甲魚,個頭還不小,怎么也得有三斤重了。

              “嗯,這回可以好好補補了,表嬸得補,小爺也得補,這小.雞.雞還是有些小啊....”龍根暗暗嘀咕著,穿起了褲衩。

              河邊是一片十來畝的玉米地,長勢極好,這季節正是吃嫩玉米的時候,龍根起了念頭。

              這十來畝的玉米正是陳天明那老混蛋家的,仗著是村里最大的官兒,用盡手段將河邊這十來畝地收入囊中。一年下來,這十來畝的玉米怎么也得有一萬多的收入了。

              “趕打小爺女人的主意,得,先整兩包谷回去燉湯喝,剩下的賬咱們慢慢算.....”話音剛落,龍根便竄進了玉米地。

              因對陳天明的巨大恨意,龍根偷玉米很有水平,專找又大又嫩的下手,玉米地正中被龍根踩踏了好大一片地。

              “嘿嘿,先燉一鍋湯喝了再說,剩下的用來烤著吃....”興奮之余的龍根吹起了口哨。

              “嘩啦啦,嘩啦啦....”河邊一陣水響,驚動了龍根。

              悄悄放下玉米跟王八,龍根躡手躡腳的撥開玉米葉子,尋著水聲望去。

              “次奧,又是這個騷婆娘再洗澡!”龍根暗罵了一句,順手扳倒兩根兒玉米,蹲在玉米叢里觀望了起來。

              河邊上,黃翠華正端著水沖涼,身條有些臃腫,卻白皙水嫩得很。蓋因這黃翠華是城里來的人,模樣不僅好看,包養的還挺好。加之又是村支書陳天明的媳婦兒,自然好吃懶做,皮膚細膩倒也正常!

              “嘶!”龍根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珠子瞪得跟牛鈴鐺似得,暗罵道:“這婆娘才幾天不見,木瓜咋大了那么多?”

              不怪龍根驚嘆,實在是黃翠華這對奶.子太過震撼人心,雖然早已生養,可兩大饅頭卻依然堅挺飽滿,渾圓。美中不足的是,原本粉嫩嫩的櫻桃珠子有些黑了。

              終歸是歲月不饒人吶。

              “嘿嘿,陳天明啊陳天明,你丫兒做夢也想不到,老子把你婆娘看了個遍吧,等著瞧,老子遲早要給你日了!”龍根使勁兒搓了搓褲襠那玩意兒,只一小會兒便硬了起來。

              家伙事兒大沒假,可這飯量也大!一兩個根本不夠自己吃的!龍根必須要尋找炮友了,長此以往還不得爆體而亡?

              “哎喲!”

              龍根一聲慘叫,蛋蛋驟然疼了起來,仔細一看,卻是一只螞蟻夾了一下,立馬就紅了起來。

              “誰,給老娘出來?敢偷看老娘洗澡?出來!”黃翠華被驚動,披了一件衣服遮住三點一線,找了過來。

              龍根逃跑不及,被逮了個正著。只得“嘿嘿”傻笑,暗罵該死的螞蟻,夾哪里不好,非得夾小.雞.雞?

              “哦,原來是龍傻子,”黃翠華松了一口氣,不過是一個傻子而已,看了也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

              “呵呵,翠華嬸,你,你在干什么啊?怎,怎么不穿褲子啊?”龍根傻笑著,眼角余光卻瞄向了黃翠華的雙.峰。

              大,實在是太大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