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八章 村支書家的騷...

          正文 第八章 村支書家的騷...

              “咯咯”,黃翠華咯咯一笑,傻子就是傻子,連什么是洗澡都不知道,即便是看光了自己全身又能怎么樣呢?

              而且,還是一個天萎。一個不是男人的男人。

              龍根依然傻笑著,心里卻冷笑不止,雖然龍根不會什么他心通,可并不代表看不出黃翠華表情里的譏諷。

              笑吧,笑吧。小爺總有一天要日得你跪地求饒!他奶奶的!

              “龍傻子,你看看翠華嬸嬸這大腿白不白啊?”黃翠華突兀伸出了雪白大腿,渾圓而精致,哪里像是生養過的女人?

              龍根流出一串哈喇子,哈笑道:“白,好白。”

              “咦,翠華嬸嬸,你,你褲襠里怎么有卷發啊?”龍根突然眉頭一皺,指向黃翠華大腿根子處,幾根毛毛露了出來。

              “撲哧!”黃翠華笑了出來,倒也不臉紅。傻子嘛,哪里懂陰.毛呢?還卷發,太好笑了。

              然而,黃翠華不笑了,近乎呆滯的捂住了嘴巴,神色驚懼,仿佛看見了恐龍一般的眼神,望向了龍根的褲襠處。

              那是什么?一頂巨大的帳篷!

              帳篷頂上,一個圓圓的腦袋,初步斷定,至少得有玉米棒子那么大才行啊!龍傻子什么時候能硬起來了,這不科學啊,不是說好了天萎么?怎么回事兒!

              “不對,不對!肯定有問題!”黃翠華回過神來,緊盯著龍根,“龍傻子,說,是不是偷了我們家的玉米棒子了,怕被我發現然后藏在褲襠里了?”

              這是黃翠華唯一猜到的解釋了。

              恰好龍根就在玉米地里,而且,村里誰不知道龍傻子硬不起來?不是偷了自己家里的玉米棒子又是什么呢?

              龍根心里一陣冷笑,偷了你家的玉米棒子是不錯,可這玩意兒不是玉米棒子哦,那可是你做夢都想要的玩意兒呢。

              嘿嘿,老子不僅要偷你家的玉米,還要把你一并給偷了!

              “沒,沒,沒有。”龍根傻里傻氣的連連擺手,恐慌著連連后退,“我沒有偷玉米.....”

              黃翠華一步跨了過去,怒道:“我要檢查你的褲襠!不許跑!”

              說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揪住了龍根的衣服。

              龍根假裝失了重心,跌倒在地。

              “哎喲!”

              黃翠華一聲慘叫,摔在龍根身上,手里還揪著龍根衣袖不放。

              “還想跑?”黃翠華冷聲道:“褲子脫了,把玉米給老娘交出來!不然,非得讓你天明叔揍你不可!”

              “不,不要!”龍根差點兒給嚇尿了,哆嗦道:“我,我真的沒有偷,偷玉米.....”

              “哼,誰信你!”黃翠華冷笑一聲,一把拽下龍根褲衩。

              “啪!”

              一聲脆響!只見一根兒堅硬如鐵,約莫玉米棒大小的黑肉.棒反彈了回來。彈在龍根光溜溜肚皮上。

              “嘿嘿”,龍根傻笑如初,“翠華嬸,我說了我沒有偷你們家玉米嘛....”

              “啊?這么大?”黃翠華嚇了一跳,仿佛看見了恐龍一般,連連后退了兩步。渾身直打哆嗦。哪里還聽得見龍根的話。

              龍根心里卻是冷笑連連,暗罵道:“小樣兒,小爺的龍根可比你家玉米金貴多了。不是想看嗎?這下傻眼了吧。天萎?老子日的你投降。”

              不過龍根沒有主動行動,依然半躺在玉米地里,十里八鄉的人都知道,黃翠華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說是城里人,也不過年輕那會兒在歌舞廳坐.臺而已。眼看著漸漸老了,這才嫁給了陳天明。

              一來是看上了陳天明是當官兒的,二來嘛,就是為了陳天明家里這幾十畝的地了,一年到頭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陳天明倒也樂得自在,為啥呢?這婆娘技術好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晚上換著花樣日,令陳天明嘗遍了各種滋味兒,當真是爽得很呢。

              “天哪,這么大!大,實在是太大了!”此時的黃翠華心中掀起一陣波濤,“老娘這輩子見過無數這樣的玩意兒,可從來沒遇見過這么大的。爽,用起來肯定很爽.....”

              “嘶溜!”黃翠華舔了舔嘴皮子,下半身傳來一陣濕漉漉的感覺,癢得難受,眼里更是泛著桃花,“小龍啊,你看翠華嬸漂亮不?”一邊說著,黃翠華一邊拉開了花格子襯衫,胸前一抹白潤一覽無遺。

              龍根眨巴了兩下眼珠子,心里一陣偷笑,終于是上當了。沒曾想這頂綠帽子這么快就要送給陳天明了。

              “漂亮,漂亮......”龍根抹了把嘴角口水兒,直愣愣盯著黃翠華胸前兩顆大木瓜,生養過的女人雖有些下垂趨勢,可手感還在。

              “好,表嬸,你的奶.子好大哦,有奶水嗎?小龍想,想吃奶了......”

              “咯咯”黃翠華笑了起來,蹲了下來,抖了抖兩只大白兔,頓時掀起一陣波濤洶涌,爽快道:“來,吃吧。只要你想吃,翠華嬸讓你吃個夠,不過嗎........”

              黃翠華眼珠子一轉,盯向了龍根褲襠處那根兒擎天之柱。太大,太誘人了,黃翠華敢肯定,只要是女人就沒有不想用的。

              將黃翠華的yin蕩表情盡收眼底,龍根依然裝瘋賣傻,“不過什么啊?翠華嬸不肯給我吃么?”

              “吃,肯定給你吃。只要你樂意,天天吃都行。”黃翠華一把握住了那根兒巨棒,身軀明顯一陣,仿佛觸電般,下面那股邪火越來越盛。“只是,小龍得答應翠華嬸,把你這小.雞.雞給我用用,成嗎?”

              “用吧,用吧。只要翠華嬸想用了,叫我就行。”龍根裝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伸手扇了扇小.雞.雞,沒好氣道:“這小.雞.雞一點兒都不聽話,一會兒軟,一會兒硬的,真想一刀割了算逑,褲子都快給你頂爛了......”

              “別別別,千萬別割!”黃翠華面色大變,兩只手抓住小.雞.雞不放,正色道:“小龍,以后小.雞.雞要腫了,來找翠華嬸,我給你消腫啊.....”說著,黃翠華猶如捧著圣物一般,輕輕擼動起來,盯著那碩大的腦袋,流出了口水兒。

              龍根卻是驚叫道:“翠華嬸,你有消腫藥么?在哪兒呢,給我抹點兒唄,腫脹的實在太難受了。”

              “別急別急,翠華嬸這就給你消腫。”黃翠華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面的水,渾身開始燥.熱起來,“小龍,快,吃奶,使勁兒吃。”

              龍根點了點頭,伸手猛地搓了搓,黃翠華立即發出母貓一般的呻吟聲。

              “翠華嬸,快,快消腫,小.雞.雞好難受哦。”龍根又催了一遍,干擼著實在是太難受了.....

              仿佛有些懼怕那條巨蟒一般,黃翠華騎在龍根身上,卻閉上了眼睛,扶著小.雞.雞腦袋,抹了抹水,對準那個地方。

              “啊......啊....啊....嗯...哼....”黃翠華歡快的叫了起來,伴隨著啪啪的肉響。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