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九章 你才傻子呢

          正文 第九章 你才傻子呢

              半個小時眨眼而過,然,玉米地里的戰爭還沒結束,或者說龍根的侵“日”戰爭還沒結束!

              遠遠望去,青翠的玉米地里兩團白花花的身條裹在一起,叫的異常開懷。

              “啊...啊..啊..不...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我要到了.....”黃翠華緊閉著雙眼,張著小嘴兒叫喊道。

              龍根哪里肯就此罷休?兩手如鐵鉗一般夾著黃翠華的腰部,腰部猛地抽.插起來。眼里冒著奸邪光芒,卻是傻乎乎的喊著。

              “翠華嬸,我,小龍還沒,沒消腫呢。等等,等等,快了,快了....”說著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猛烈抽動。

              “啊...啊...啊..”黃翠華瘋狂的甩動著長卷發,緊咬著嘴唇發出一陣陣悶哼聲,身體突然癱軟了下來,倒在龍根壯實的胸膛上。

              “啪!”

              龍根沒留情,一巴掌下去,在黃翠華白花花的屁股上留下了五個手指印,心下一陣不滿,“這就不行了?次奧。老子還沒過癮呢。”

              “翠華嬸,小.雞.雞還沒消腫呢。”龍根的聲音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黃翠華突然睜大了眼睛,看了看龍根,又看了看龍根下面那根兒依然堅挺的巨棒,神色驚恐!

              “天哪,這什么東西,這么長時間了居然還不交貨?老娘都快被搞死了!太嚇人了!”

              “小龍,是這樣的。”黃翠華眼珠子一轉,編了個幌子,“翠華嬸還沒吃飯呢,小.雞.雞消腫是需要體力的,我已經累得不行了。實在是動不了了,你先忍忍,下午,下午翠華嬸再來給你消腫,好不好?”

              龍根冷笑。

              擺明了還把自己當傻子看呢,要擱以往自己還真信了,可現在自己還會信嗎?開玩笑!

              “翠華嬸累了啊,沒事。你躺著,小龍把小.雞.雞放進去,自己來擦藥消腫,你歇著就成。”既然把自己當傻子,那自己就再裝一回吧。“翠華嬸那里面的消腫藥還真是好使,滑膩膩的,夾著真舒服...”

              說著,龍根也不管黃翠華如何反抗,翻身而起,將黃翠華壓在身下,順手掐了一把抖動著的大木瓜,抬起黃翠華大腿,腰板一挺,殺了進去!

              “啊!”黃翠華猛地驚叫一聲,這巨棒不僅粗又長,仿佛還會拐彎兒似得,一直捅到最深處,大腦仿佛觸電一般,說不出的美妙刺激!

              別看黃翠華生養過,兩片面包都讓陳天明給日黑了,可最里面卻緊實得很。跟十幾歲的小姑娘似得。

              “啪啪啪”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龍根終于交貨,喘息了一口氣,倒了下來。

              再看黃翠華,累的大汗淋漓,一臉紅潤。叉開著雙腿,躺在玉米地里曬太陽。

              太爽了,這輩子從來沒有這么爽過!黃翠華突然感覺有些失敗,枉自己做了幾年的妓.女,卻從來沒這么舒服過!

              “啊,翠華嬸的藥酒果然好使,這么一會兒就消腫了。”正在黃翠華感嘆的時候,龍根卻在旁邊傻里傻氣的冒了一句。

              黃翠華轉過頭一看,果然是消腫了,不過就算是消腫了,也比自己家里那口子大太多了,懸吊吊的跟馬鞭似得,太雄壯了。

              “小龍啊,估計過兩天你這小.雞.雞還得腫,下次要腫了,一定要來找翠華嬸哦。而且,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告訴別人。知道嗎?”黃翠華有了獨享寶貝的心思。

              有了這根兒擎天之柱,半夜起床再也不用黃瓜,手摳了。

              “為什么呢?”龍根偏著腦袋,疑惑的望著黃翠華,“翠華嬸既然有這么好的消腫藥就該告訴大家啊,還能賣個好價錢呢.....”

              黃翠華臉一紅,這不罵自己賣.yin偷人么?要讓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陳天明還不一刀把自己給殺了?

              “小龍,你不懂。翠華嬸這個藥量少,不能滿足所有人使用,只夠你用的。所以,你千萬不能告訴別人,我也不會告訴別人的。知道嗎?”黃翠華悉心解釋道。“不然,翠華嬸就不給你用咯。”

              龍根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在黃翠華眼里,龍根仿佛還是那個傻子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傻子不僅小.雞.雞不小了,而且還變大,變硬不少。

              “哦,那下午小龍又來找翠華嬸消腫,我先回去咯。”龍根摟起褲衩有了去意。心里卻開心無比。

              不但送了陳天明一頂巨大的綠帽子,而且還贏得了一個免費炮友,啥時候來都行,生活砸就這么美妙呢。

              “嗯,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會兒再走。”黃翠華點了點頭,又躺了下來,生養過不假,可下面卻痛的要死,不休息一會兒估計路都走不了。

              “對了,小龍,摘幾個包谷回去吧,好好補補身子啊。”黃翠華接著道了一句。黃翠華不得不擔心,這么好的寶貝,自己還想長期占有呢,別用一次得緩個大半年。

              龍根聞言更是欣喜,沒想到這免費炮友如此仗義,不但不收自己錢,還給自己倒拿好處,咋好事兒盡往自己頭上掉呢?

              “嗯,那我摘幾個回去了啊。”

              龍根應了一聲,在玉米地折騰了幾分鐘,抱了十多個玉米棒子出了玉米地,腰里還別著兩只大王八。

              出了玉米地,龍根找了一條人少的路竄了進去,這條路人少,不容易被人看見。欣喜之下,龍根哼起了小調。

              “笨蛋婆娘,還把老子當傻子呢?你他媽才是大傻帽!被老子日了,還不知道。嘿嘿!”龍根奸笑起來。從超市后門走了進去,幸好沒人看見。

              .....

              村支書陳天明家,此時陳天明正躺在床上,村長魏文武正幫忙擦拭著藥酒。

              “陳書記,你說你這也太倒霉了,買個東西還鬧成這樣?”魏文武一邊擦著藥酒,一邊說道:“哎呀,這么大一塊兒皮都沒了....”

              “哎喲!魏文武,你輕點兒。疼死老子了。”陳天明怒罵不止,“這個龍傻子,太他媽.的過分了,這么大的力氣!可把老子給害苦了。”

              “哎喲喂,我的老腰...”陳天明一聲慘叫。

              全然不知道,自己嘴里的那個龍傻子,就在幾分鐘之前,剛剛把自己婆娘給日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已經扣實了。

              究竟誰才是傻子呢?反正,這會兒的龍根挺得意的。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