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十一章 家里來了女...

          正文 第十一章 家里來了女...

              太陽斜射,透過門前梧桐葉,射在地上斑斑點點,有兩顆小圓點正巧照在小芳屁股蹲兒上,一翹一撅,上上下下緊夾著渾圓大腿邁進了小賣部,留下兩根兒馬尾辮搖啊搖的。

              龍根樂呵呵跟了上去,褲襠內卻是一陣翻騰,扇了那玩意兒一巴掌,暗罵道:“折騰個球,給老子消停點兒!”說著又跟了進去,低頭盯著俏挺屁股蹲兒,心里琢磨開了。

              這穿上褲子咋還比沒穿好看呢,剛瞧見,兩坨白花花的墩子,托得跟倆白面饅頭似得,要摸上去肯定舒服。龍根咽了咽口水兒。

              “喲,這不小芳嗎?”沈麗娟的聲音響了起來,說不出的喜慶。

              沈麗娟一直對小芳不錯,輩分兒雖大,卻一直將小芳當成小妹兒看待,因為小芳是村里難得的文化人兒,知書達禮,人乖嘴甜,父母也都是實誠人兒,老實的很。自然贏得沈麗娟歡喜。

              “是啊,麗娟嬸,最近生意咋樣啊?”小芳抿嘴一笑,倆小酒窩掛在臉上,甜得緊。

              “還行。”沈麗娟樂呵呵的,汗衫里兩團白花花的大奶.子來回直晃悠,兩顆小點兒撐的老高。“買點兒啥?嬸兒給你拿去。”

              小芳指了指手里的錢,咧著一排米白的小碎牙,呵呵道:“還能干啥?給我爹買煙唄。嬸兒,就那個五塊錢一包的天下秀,給我拿兩包。”

              沈麗娟接過錢,遞給小芳兩包煙,又從一旁的袋子里抓了一大把瓜子遞了過去。

              “嬸兒,你這是干啥?”小芳有些不好意思。

              鄉下盤間小賣部可不容易,就賺倆差價,自己可不是那種占小便宜的人。

              “這有啥,吃,吃唄.....”

              “嗯,吃,吃,小芳,快吃。”龍根站在一旁咧嘴笑道,結結巴巴,摳摸著腦門兒要多傻有多傻。

              沈麗娟抿嘴一笑,捋了捋臉頰秀發,“吃唄,這有啥。嬸嬸也不是啥摳門兒的人。正長身體的時候,多吃點兒能咋的?”

              “不過小芳,你可越來越水靈吶,跟嬸兒說說,在學校里有沒有交男朋友啊?啥前兒給嬸兒帶回來瞅瞅唄.....”

              “嬸兒,說啥呢?”小芳惦著腳嗔怪道,胸前兩團棉花球輕輕一顫,兩坨酡紅色云彩浮上了臉龐,端的是白里透紅與眾不同。

              沈麗娟笑了笑,眼角余光瞄向了一旁留著哈喇子的龍根,心里泛起了嘀咕。

              這小子直愣愣的盯著人大姑娘看,不會是看上人小芳了吧?

              小芳離開后,龍根徑直回到屋里,弄的沈麗娟想套點兒話出來也難,龍根則想著剛剛離去的小芳。

              小芳不同于沈麗娟,更不是黃翠華能比擬的。未經人事,還是個苞兒呢。那水滴滴嬌嫩嫩的,跟剛出籠的嫩豆腐似得。偏偏還是個胸大腰細屁股翹的主兒,再加上那張俊俏的臉,活脫脫的西施再現啊。

              “不知道小芳還讀大學不,不讀書了肯定有人上門提親。小爺要接著裝傻指定沒戲,還得早日把生米做成熟飯。對,晚上的露天電影就把小芳給整了.........”心里還在盤算著,龍根呼哧呼哧進入了夢鄉。

              松垮垮的褲襠處慢慢頂了起來,不知道夢里又遇見了啥,越頂越高,差點兒把褲衩都給頂爛了。

              .......

              “哎喲,熱死我咯。”小賣部柜臺邊來了個女人,唇紅齒白,臉門兒像是跟沈麗娟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得。

              非得說的區別,就是年輕。估摸這比沈麗娟還得再年輕個三四歲,那肌膚水嫩水嫩的,太陽照了照,便紅了起來。肉乎乎的臉頰跟紅蘋果似得,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給,這冰淇淋剛從鎮上捎回來的,好吃得很,你給嘗嘗。”沈麗娟從冰柜里拿出一個冰淇淋遞了過去。

              那人接過冰淇淋闖了兩口氣,徑直坐了下來,搖著大蒲扇。汗水珠子順著臉頰留進細長脖頸。天熱穿的也不多,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粉紅色的奶罩子看得清楚得很,脹鼓鼓的,比鎮上那婆娘做的大饅頭還大。解開領口敞氣,一片雪白漏了出來。

              “嗯,姐,你這冰淇淋還真不錯,味道真好。”那人抿了抿嘴,樂滋滋的贊了一句。

              沈麗娟微微一笑,有些寵溺的看著女子。問道:“麗紅啊,今天你咋有空過來呢?你這也是,來前兒也不說說,你瞅瞅這家里也沒個肉啥的。”

              原來是沈麗娟的妹妹,難怪二人長得這么像,還漂亮的沒話說。

              沈麗紅聞言,卻是四處瞅了瞅,跟做賊似得。

              “姐,小龍沒在家吧?”

              “在呢,屋里睡覺呢。”沈麗娟不明所以,“你啊,有啥事兒就說唄。”

              “也對,小龍聽著了也沒事兒,也不懂。”沈麗紅似想起了什么,接著說道:“姐,我可先說好,這一次我可打算在你這里長住,你瞅,我把包都給帶來了。”說著,拎了拎一旁的行李包。

              沈麗娟手一頓,皺眉道:“咋的,又跟家里干仗了?哎喲,你說說你這性子咋這么爆呢?”

              “我可知道,二牛那人粗暴是粗暴了點兒,可絕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那老公公,婆婆不也都挺懂事兒嗎?你咋就不收收性子,非得跟人急呢.........”

              “姐——”沈麗紅喚了一聲,打斷了沈麗娟。

              “我的親姐呢,你咋胳膊肘往外拐呢?我可是你親妹妹啊,你總得聽我說完吧.......”沈麗紅也急眼了。

              自己這頭還沒說完呢,就被沈麗娟一陣噼里啪啦的斗,這心里堵得慌。

              “麗......麗紅嬸嬸,來,來了啊。”門簾一掀開,龍根傻乎乎的走了出來,沖著沈麗紅直笑,兩眼始終盯著沈麗紅胸前兩團。

              暗自咽了口水兒,下面立馬就有了反應,跟種馬似得,見不得女人,還沒脫褲子呢就想日人。

              “小龍啊,睡醒了啊。來,過來坐坐,嬸嬸給你吃糖。”沈麗紅從一旁抓了兩顆水果糖,沖著龍根直晃悠。

              龍根咧著嘴走了過去,褲襠那玩意兒在褲襠里直晃晃,兩眼盯得直冒綠光,這奶.子,跟那啥似得,脹鼓鼓的跟小娃娃玩的氣球塞里面一樣。

              一旁的沈麗娟給急眼了,自己哪能不知道這臭小子還裝傻呢,自己倒是無所謂,寡婦嘛。可妹妹不成,才嫁人一年多呢,不能讓這小子給敗壞了。

              一把搶過糖塞給龍根,道:“小龍,麗紅嬸嬸來了,家里沒啥菜,你去,去河里整兩條魚回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