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十三章 只給你日

          正文 第十三章 只給你日

              “啊?貴花嬸嬸,疼,疼...別扯我小.雞.雞啊......”龍根一臉吃痛表情,將吳貴花驚愕表情盡收眼底。心道:“小樣兒,小爺不信見了這么大的神兵利器,你不動心。哼哼!”

              現在龍根就樂意跟婆娘們接觸,呆在村里好些年,李家長,東家短的龍根也了解一些。鄉下人嘛,沒電視,不看足球,不打籃球,更不沒公園可逛。農忙過后,就在炕上干婆娘了,哪家男人的雞.雞短,哪家女人.奶.子大,都知道個七七八八。

              吳貴花就是個不能滿足的主兒,結婚都兩年了,這肚子也沒個反應,肯定是陳二狗不行啊!

              吳貴花死死拽著那根兒熱乎乎的大棒子不松手,比玉米棒子還長,大黃瓜都沒這個粗,這玩意兒要用來填自個兒下面那洞再合適不過了。

              “小龍,你,你這玩意兒沒給其他女人用過吧?”吳貴花四處望了一眼,見沒人,拽著龍根就往玉米地中間鉆。

              吳貴花不說閑話,并不代表就沒個念想啥的,男人跟女人其實一樣,男人想日,女人想被日。都有各自的需要,吳貴花是女人,也免不了俗。

              自家那男人跟球一樣,每天晚上都要趴自己身上摸摸搞搞,每次自己脫了褲子,來了興趣,得,他就軟了。跟棉花糖似得,輕輕一舔就沒了。如今見到這么大一肉.棒,不用白不用!

              “用?用啥,咋用?”龍根摸著腦袋,疑惑的望著吳貴花,“貴花嬸嬸,小.雞.雞不都用來撒尿嗎?還能給女人用?”

              “哦,我知道了,貴花嬸嬸,你肯定不能尿尿,要借我的小.雞.雞撒尿吧,行,你說咋用小龍給你用!”龍根想了想拍著胸脯,一臉誠摯。

              “嗤!”

              吳貴花頓時給樂了,要不怎么說是傻子呢?這都不知道,難道女人沒小.雞.雞就不能撒尿了。

              吳貴花也懶得跟龍根解釋,麻溜的脫掉了汗衫,兩團白花花大饅頭掉了出來,不,比大饅頭更大,更圓,上面那顆櫻桃珠子還紅嫩的緊。

              “咕嚕!”

              龍根咽了咽口水兒,不脫衣裳不覺得,脫了才知道吳貴花的大,這才是有愛奶大啊.....

              “貴花嬸嬸,我,我要吃奶....小龍,小龍好久都沒吃過奶了....媽,媽媽也,也不見了....你給我吃奶嘛.....”

              吳貴花抿嘴一笑,臉頰一紅,把汗衫仍在一邊,接著說道:“小龍,來躺下,嬸嬸爬在你身上,你再吃奶好不好?”

              “嗯,好!”龍根答應的干脆。

              從沈麗娟那兒開始,龍根便駕輕就熟,又有黃翠華那樣的坐.臺小妹兒指導,當然知道吳貴花想干嘛,這心里卻樂得不行。

              一天日了倆婆娘,還都是陳天明家里的,這可咋好意思呢?

              龍根這邊意yin著,吳貴花已經脫了褲衩,也沒啥不好意思,吳貴花也盤算了,傻子嘛,做了啥都不知道,就當躺在地上睡了會兒覺。

              “哎呀,這婆娘下面卷毛匆匆的,茂密的緊。需求量肯定巨大!哎喲喂,這水嘩嘩的流,得浪成什么樣了?”龍根嘀咕著,臉上卻是一臉殷切,望著兩團雪白面團,咋呼道:“嬸嬸,吃,吃奶....”

              “啪!”

              “啊.........”吳貴花緊閉著雙眼叫了起來,那個巨大的棒子給下面塞了個滿滿當當,緊實無比,宛若一條大蟒蛇鉆到了最深處似得,連靈魂也跟著一陣顫抖。身軀一軟,趴在了下去。

              “吧嗒吧嗒....”兩團雪白肉山砸了下來,龍根兩手一抓。猛得搓了起來,大雪球圓潤俏挺,還嫩的慌,那兩根兒櫻桃小點兒硬了起來,咬在嘴里無比舒服。

              “嚶嚀”!

              一聲輕呼,吳貴花慢慢坐了起來,柳條腰輕輕擺了起來,兩手拖著香瓜大小的奶.子,上上下下輕輕動彈了起來,一開始許是水流得不多,有些痛,慢慢的就快了起來,小臀尖啪啪啪的撞在龍根大腿上,跟地里的蟲叫聲還挺合拍,啪啪啪的好聽的很。

              “嗯,啊,嘶..”吳貴花呻吟不斷,龍根也忙活個不停,一手抓著大奶.子,一手拖著半邊屁股蹲兒,一巴掌下去多了五個手指印。

              緊實,有彈性,跟白面似得干凈。沒生養過的婆娘下面就是緊!小龍根被裹了個嚴嚴實實,水珠四濺,腦門兒都頂紅了。

              “啪啪啪”

              “啊啊啊”

              半個小時眨眼就過去了,吳貴花已經進入了沖刺階段,俏挺的屁股一撅一撅,胸前兩團大雪球跟著跳躍起來,兩顆小紅點不斷撞擊在一起。

              龍根兩手緊緊捆著柳條腰,腰身猛然大動,不斷向上猛沖。“砰砰砰”的聲音響了起來,吳貴花雙手摟著跳躍的兩顆大木瓜呻吟不斷。

              “嘩嘩嘩”一陣水聲漫過,吳貴花累的精疲力盡,趴在龍根胸膛上,哈嗤哈嗤喘著粗氣。跟快不行了似得。

              龍根卻沒管得許多,翻身而起,把吳貴花壓在下面,兩腿往肩膀上一搭,扶著怒蟒一般的二弟,對著那黑洞狠狠給刺了進去,一直捅到底!兩手抓著大木瓜,狠狠掐了一把。

              “啊!”吳貴花驚叫了一聲,睜眼發現龍傻子似乎不一樣了。來不及多想,下面又給塞的滿滿的,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充實感涌遍全身。

              “嬰寧,嗯哼....”

              “啪啪啪”

              又是一陣疾風驟雨,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才慢慢停了下來。

              “小龍,你是不是不傻了?咋懂得老漢推車,老樹盤根呢?”吳貴花道出了疑問。

              龍根穿上褲衩,一巴掌扇在吳貴花屁股蹲兒上,邪邪笑道:“臭婆娘,咋了,現在反應過來了?”

              “不準說出去啊,不然老子以后就不日你了。”

              吳貴花猛地點點頭,保證道:“放心,我一定不會說出去,以后只給你日!明天咱們還在這兒見?”做了回真正的女人,吳貴花方才領悟到其中美妙,怎么會說出去呢?那才是真傻!

              “啪!”龍根又在白花花的屁股蹲兒上掐了一把,賊笑道:“臭婆娘,癮還挺大。行,明天接著日你!”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