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十四章 借種找我

          正文 第十四章 借種找我

              從陳天明玉米地里溜出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快落山了,龍根赤條著身子,手里裹著一捧玉米棒子,腰里別著兩條魚回家了。

              美美的吃了一頓王八,甲魚。啃著燒玉米棒子,龍根那個心情美啊。看來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先給自己來了個天萎,再來一記響雷,沒爹沒媽.的孩子,這褲襠突然就鼓了起來,美女蹭蹭的往懷里鉆。

              天黑了,小賣部也就沒了啥生意,妹妹串門兒來了,沈麗娟早早的關了小賣部,坐在屋里看電視。

              本來今晚有露天電影來著,可不知咋的,放電影的人沒來,只能坐在家里看電視了。村里其實也沒幾臺電視。幾個當官的都有,平民百姓家里,就沈麗娟跟李小芳家里有電視了。沈麗娟是因為當初龍根爸媽給了幾萬塊錢,開了超市,添置了一臺電視。

              一開始好多人往沈麗娟家里鉆,一來是想看電視,二來嘛,是個男人都想打沈麗娟的主意。可沈麗娟也不是好惹的主,來一個攆一個,記得陳二狗沒結婚之前也來過,硬是被沈麗娟拿著菜刀給攆走了。

              如今,倒是清靜許多了。

              “麗紅,你還沒給我說說,你咋的離家出走了呢?”沈麗娟一邊剝著瓜子,一邊問道。

              沈麗紅扭了扭小蠻腰,兩團奶.子輕輕一顫,捋捋領口,翻著白眼道:“姐,你說咋那么難聽呢?咋的在你眼里我就是個惹事兒的主啊?”

              “可不?你這死妮子啥時讓爹媽省心過?”沈麗娟盤根問底,“老實交代,是不是跟二牛吵架了?”

              沈麗紅熬不過,正色道:“姐,本來這話我也說不出口的。卻不得不說。”

              “咋啦?”見沈麗紅認真表情,沈麗娟心里有些發毛。

              這個妹子,漂亮不假,十里八村的人當年都想上門提親,可這妮子就看上了村里老實巴交的二牛。二牛倒是沒啥,天天就跟公公婆婆干仗去了,為此,自己跟著爹媽遭了不少罪。這一瞧,生怕出了啥大亂子。

              “姐,你別一驚一乍的成不?弄的我都不好開口了。”沈麗紅白了一眼沈麗娟。

              “姐,你瞅我嫁給二牛也快兩年了,這肚子里也沒個啥反應的,二牛爹媽不樂意了,前兩天就跟我在家死磕,我這肚子沒動靜我也著急上火,完了還不能跟人橫!后來我仔細想了想。”

              說著,沈麗紅抖了抖奶.子,又撅了撅屁股,伸手拍了一把,啪啪的響聲。龍根在一旁只瞪眼珠子,現在就見不得婆娘在面前得瑟,一得瑟準要日人!

              “你瞅,我這身段兒咋可能不能下崽兒呢。琢磨了一通我一狠心就帶著二牛去了鎮上醫院,一檢查我沒事兒,全都妥妥的。二牛可就不行了,身體強壯,腎衰竭,那可是要死人的。醫生說了,頂多再活半年!換腎就得大幾十萬!”

              “二牛家那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就那幾畝田,也沒個手藝,哪來的錢?”沈麗紅神色頓時暗淡不少,幽幽道:“后來咱們一合計,這事兒不能外傳,還得給老劉家留個后,想了想吧,二牛爹媽就給我塞了一萬塊錢,讓我出來借種了,希望懷個大胖小子回去.....”

              沈麗娟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哎,這二牛命咋怎么苦?多老實的人兒,咋就得了這該死的病呢?哎!造孽呢!”

              沈麗紅聞言也是唏噓感嘆,二牛待自己不薄,卻患了這病,這不是要人命嗎?

              “麗紅,二牛要去了,你咋辦啊?跟著姐姐我一樣........”沈麗娟眼圈一紅,眼淚就撲簌撲簌掉了下來。

              根生去了,自己守活寡沒再嫁;現在妹妹又遇上了這樣的狀況,不也得步入自己的后塵嗎?

              “姐,這事兒先放放,后面再說。二牛是個好人,二牛爹媽也就嘴叼了些,對我還是不錯的,我琢磨著出來晃兩個月,懷個孩子回去!剩下的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沈麗紅眼圈也紅了起來,忍著沒有落淚。

              沈麗娟點了點頭,抹了把眼淚。人命天定,你哭又能咋的?

              “姐,這事兒你就別跟爸媽學了。省得他倆擔心,啊?”沈麗紅又叮囑了兩句。

              沈麗娟只是點點頭,妹妹長大了,懂得為人想了,心疼爹媽了。只是一想到妹妹又要守活寡,這心里就堵得慌,兩行淚花子又流了下來。

              “姐,你這是干啥啊?哭啥?”沈麗紅幫沈麗紅擦了擦淚珠子,認真道:“姐,你明天就給我找你們村里的強壯男人來,我就不信了,我沈麗紅天天躺在床上給人日,連日一兩個月還懷不上崽兒!”

              沈麗娟臉一紅,莫名的朝龍根看了一眼,嗔怪道:“說啥呢,妹子,把自己當啥了。咋盡做賤自個兒呢。說的跟城里的妓.女似得。”

              “姐,我顧不得那么多了!我一定要給老劉家留個后!”沈麗紅一臉堅決。

              龍根由一開始的雞動,變成感動。

              鄉下的妹子怎么了?土又咋了?可人有人情味兒啊,重感情啊。明知道自家男人都快死了,卻拼死,頂著萬人草的名也要給人生個崽兒。這份兒魄力哪兒去找?

              再想想當初跟著自己廝混那女朋友,咋就跟畜生一樣呢?知道自己是天萎后,跑的影兒都沒了,還轉學校了。他媽.的,人跟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麗紅嬸兒,懷孕的幾率大概是千分之一。從科學的角度上講,月經過后的一周之內是懷孕幾率最高的,反之,月經前一周懷孕幾率最小。你一個月天天跟人做,怕不好吧.........”龍根開口說道。

              “啊?姐,這.....”沈麗紅見龍根吐字清楚,分析的頭頭是道,這哪里像傻子啊?“小龍,小龍鬼附身了吧?”

              龍根無語搖了搖頭。

              “麗紅,小龍早就好了,只是在外人面前裝傻而已。”沈麗娟低聲道,“這事兒你別傳出去,知道就行了。不僅不傻,而且聰明的緊,今早還把陳天明那老禿驢給揍了一頓呢。”

              “啊?好,好了?”沈麗紅掩著小嘴,難以置信。“被雷劈了還能好?”

              龍根叉開雙腿,暗地里一使勁兒,邪笑道:“雷劈了算個啥,你瞅瞅我這褲襠,還天萎都好了,要借種的話找我好了,全村人就我這個大,保管讓你下崽兒!剛瞅了瞅你這屁股墩子,生兒子兒子指定成,不信你問問表嬸兒。”龍根一臉篤定,開玩笑,就這玩意兒,一個頂別人五六根兒。害怕下不了崽兒,就怕她沈麗紅遭不住日!

              “呸!”

              沈麗娟俏臉一紅,啐了一口。就這玩意兒,昨晚把自己整得死去活來,嗯,不過還是很舒服的....

              “姐,你,你們.....”沈麗紅指著龍根二人,看著沈麗娟臉紅,頓時明白了什么。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