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十九章 摸小芳

          正文 第十九章 摸小芳

              七月份的水田,田里泥巴都給泡爛了,一頭扎下去怎么也得有四五十公分,埋個腦袋啥的不成問題。

              陳二狗拔出腦袋來正欲破口大罵,卻發現吃了一嘴的泥,啥話都說不出來,耳朵鼻孔都給塞滿了。一張臉氣成了豬肝色。

              此時的龍根卻已經埋進了小賣部,沈麗娟守著小店,妹妹沈麗紅還躺在床上,叉開著腿不敢動彈,昨夜戰斗太激烈了,家伙大是主要因素,要任由那玩意兒一直捅下去,那洞早早晚晚都得給日爛球了。

              不休息兩天哪敢再說借種的話?

              還好,小賣部也沒啥可忙的,沈麗娟也沒種多少地,一年到頭挺閑的。

              龍根一進門兒就躺在炕上思索開來。

              陳二狗這回是被自己給整了,可陳二狗不傻啊。那陳天明又是個“聰明謝頂”的家伙,遲早得發現自己病好了,要整小芳也不能再裝傻了。可自己現在要權力,要錢沒錢的,咋弄啊?

              “先讓吳貴花那婆娘把陳二狗看著,再慢慢想辦法。”

              .....

              下午五點左右,村山那臺破喇叭,唧唧喳喳的發了一條消息,——晚上放露天電影兒。

              龍根興奮不行,看電影就好說,以往只要小芳在家,都帶自己去看電影兒,今晚肯定又得來找自己,自己不就.......

              村里青壯年開始忙活起來,掛白布,架機器,天剛剛擦黑,不少人已經端了板凳到現場了。

              “小龍,走,我帶你去看電影兒。”

              果然,小芳還找龍根了。

              龍根在沈麗娟一臉醋意下跟小芳走了。

              龍根四處瞟了瞟,沒看見陳二狗,頓時放心不少,這狗日的要不死不休,大庭廣眾之下揍自己,還真不好對付。

              “小,小芳,吃,吃糖....”龍根從兜里掏出一把水果糖遞給了小芳,嘴角滑出一溜口水兒。

              故意裝傻充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小芳的模樣太勾引人了。

              倆馬尾辮演繹著清純,胸前兩團脹鼓鼓,頂的紐扣都松了一口,下面穿著一條碎花短褲,雪白的大腿裸露在空氣中,白花花的好不誘人。

              “小龍,謝謝你。”小芳倒也不跟龍根客氣,接過糖剝了一口塞進嘴里,櫻桃小嘴兒輕輕一張,柔順濕滑的唇紋,好像親上一口。

              “小龍人太多了,咱們就坐在后面。你個頭比我高,你就在我后面。”

              龍根點了點頭,腰板兒一正,胸前脹鼓,雪白大腿,一覽無遺。粉嫩而細長的脖頸,凹線下去的鎖骨平添了兩分性感。

              “咕嚕!”

              龍根咽了咽口水兒。伸手欲摸.....

              “小龍,你拿啥頂我屁股溝兒?別頂了,好好看電影....”突然小芳說了一句。

              龍根一愣,低頭一看才發現那玩意兒又硬了起來,正巧順著繃緊的屁股蹲兒正中那頭縫兒頂了去。

              “求玩意兒,都認識路了呢。”暗罵了一句。龍根依然嘿嘿笑著,沒吭聲,褲襠又是猛的一頂。

              “小龍,你再搞啥,別頂了。”小芳皺了皺眉頭。

              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兒,頂的酥酥麻麻的,還有些溫熱,倒不是痛,只是渾身更沒勁兒似得,一身癱軟。

              “小龍,別頂,再頂我生氣了啊....”小芳臉一沉,一把抓住了那東西,馬尾辮一雙,怒瞪著龍根。

              回應小芳的依然是傻乎乎的笑,小芳低頭一看。

              “啊!”一聲驚叫,幸好電影兒聲兒大,沒人在意。然,小芳卻嚇了一大跳,趕緊松開了手。

              就說這玩意兒握在手里咋熱乎乎的呢,還一跳一跳的,不就是男人那東西嗎?初中生物課上就學了,可書上那東西也沒這個大啊,這得多大去了?

              想想剛才龍根用那東西頂自己屁股蹲兒,小芳臉上便是一陣燥.熱。

              “小龍,不準你用那東西頂我了,聽見沒?你要再敢頂我,我就真生氣了,以后就不找你玩兒了,知道嗎?”小芳臉紅一陣兒,見龍根傻乎乎的,也提不起勁來生氣。

              龍根依然嘿嘿直笑,李小芳回過頭去,依然看著電影。

              心里卻想著方才那玩意兒,想想自己還拿捏過,渾身又是一熱。

              “小芳,你真漂亮.....”

              突然之間,整個人給抱住了,屁股蹲兒那條縫又給塞了進來,自己的胸居然被龍根給抓住了。

              李小芳愣了愣才想起反抗,做夢也沒想到,傻子能說出這話。可反抗才知道龍根力氣大如牛,更緊窟咒似得給套住了,動彈不得。動都動不了,就更加不敢喊了,這要讓人看見自己以后可雜活啊。

              后面那玩意兒有給頂了進來,火熱的溫度傳來,整個身軀又是一軟。胸前兩只白兔被抓了個結結實實。兩顆小點兒給捏的硬硬的,挺了起來。

              “小芳,好軟。好摸.....”

              “小龍,別,別鬧.....”

              身體酥麻無力,可理智還在,李小芳偏著腦袋,任由龍根吹著脖頸,低聲道:“小龍,別,別摸了。我,我不舒服。讓人,讓人看見不好.....”

              “嗯哼....”兩根兩手一用力,李小芳悶哼一聲,整個人又是一軟,整個人靠在龍根懷里。

              騰出一只手來,龍根滑下了那兩條白花花的大腿根子,太白了,又嫩的慌。

              李小芳身體一熱,猛的一用力,夾緊了雙腿,抵擋龍根進攻。可大腿一緊,屁股蹲兒也跟著緊閉,把那根棒子又給包了起來。

              龍根又是一陣攪動,嘴里不知道喊著:“進去出來,插進去,拔出來,磨啊磨,日啊日.....”

              “小龍,龍,求,求你了,別整,別整。我難受了....”李小芳一聲燥.熱癱軟,根本就沒力氣坐直身體。

              這腿要不夾,那賊手就摳自己下面,摳的水直流;一夾,屁股蹲兒那根大棒子又頂的特難受,整的都不知道咋辦才好了。

              “小芳,你的奶.子好大哦,摸著真舒服。”龍根哪敢那么多,這姿勢正好,反正坐在最后也沒人瞧見。隨便摸唄....

              “別,別,小龍,我,我難受,我求求你了....要不,要不換個地方......”李小芳都不知道自己咋說了這句話。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