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山野奸...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山野奸...

              晚風習習,吹散白天留下的燥.熱,多了兩分清爽。村頭又拉起了白色幕布,天剛擦黑,就響起了陣陣破裂的音響聲。

              壩壩電影一直持續三天,今晚是第二個晚上。村里人十有八九都趕上去湊熱鬧了,一來鄉下沒多少電視,沒見過外面的天兒;二來,長夜漫漫閑來無事,除了上炕整婆娘,還能干點兒啥?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去月經來的幾十天,足足得日三百多個日夜,婆娘整的久了也就膩了。歌詞里不說“野花香”嗎?因此,天剛黑,村里的人幾乎去了一大半。不看白不看啊,這一看才知道,電影里的婆娘比自己天天日的婆娘要漂亮的多,那細皮嫩肉的要讓自己去日,還舍不得掏雞.雞呢。

              凡事皆有例外,便如守著小賣部的沈麗娟姐妹倆,買東西的雖不多,也得守著。兩姐妹看著電視,磕著瓜子兒,嘴里嘮的全是龍根褲襠里那玩意兒。咋就那么大呢?

              又粗又長跟搟面皮的搟面杖似得,想想沈麗娟姐妹心有余悸,當初怎么就一棒給塞進去了,下面那洞那么小,咋就沒把自己給捅死了。

              “姐,沒啥。讓小龍日了就日了,反正是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再者,我也聽老人說,那玩意兒越大的人,生命力越旺盛,生的崽兒白白胖胖,不生病。”這兩日沈麗紅也接受了事實。不僅享受了作為女人的美妙滋味兒,還能借種下崽兒,何樂而不為?

              一想起龍根褲襠那陀毛茸茸的家伙事兒,再想想自己家那男人,感情自己結婚兩年來,躺在炕上被人整就跟撓癢癢似得,小洞一寸之后全都是嶄新的......

              “咦,耳朵咋這么燙?誰在說老子壞話不成?”河灘邊上,一道影影綽綽的身形亮了出來,正是龍根。

              龍根穿著一條寬松褲衩,一件兒白色的汗衫,朝著河灘上上游去,一路小聲嘀咕著。

              “小芳咋的了,還約我在棗樹林見面,不會是真要我負責吧?摸奶.子又不能懷孕。嗯,先去看看再說,一有機會把小芳給整了,要有人提親把小芳給帶走了,那老子就虧大發了。這盤菜小爺沒吃剩下,誰他媽.的都別想碰!”

              剛剛敲定主意,龍根就瞧見了前頭坐在棗樹林邊兒上的小芳,夜風拂亂小芳秀發,一股淡淡的清香飄散出來,夜光下,那張俊秀的俏臉又美了兩份,小蠻腰,蒙古包.......

              “小,小芳,來啦....”龍根沒好意思裝傻,把人都給摸了再裝傻自己就太不是東西了。只是一說話,總感覺有點兒對不住人小芳。

              鄉下注重風氣,未出嫁的少女對名聲名節很是看重,黃花大閨女被人給摸了,連下面也搓弄了一陣兒,心里能沒有疙瘩?

              “小龍,你腦子是不是好使了?村里人說,你撒......尿那個東西.....是不是也是假的。”小芳垂下了頭,肯定早已紅了臉。

              龍根摸了摸腦袋,腆了腆肚子,褲襠鼓起兩分。正欲開口!

              突然之間,棗樹林中傳來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響,細細聽了聽,低聲喘息呻吟之聲清晰入耳,龍根瞬間明白過來。感情有人在吃野食,打野戰呢。

              他奶奶的,也太他娘的會選地兒了吧,干上一炮,起身摸兩顆棗吃了,能填肚子,能補身子,兩全其美啊。

              “我....”小芳頓時紅了臉,正欲轉身離開,卻被龍根捂住了嘴。

              龍根吃定小芳不敢掙扎,一來棗樹林有人偷.情,容易被發現;二來,自己這力道就算兩個小芳來個霸王硬上弓又能咋的?

              “小聲點兒,咱聽聽看,學習學習經驗。走,跟我來....”拉著小芳,龍根輕輕拉開棗樹林周圍布置的欄桿,躡手躡腳的鉆了進去。

              小芳羞的面紅耳赤,埋著腦袋任由龍根拉著,那雙有力的大手一握,仿佛有了安全感一般。

              “嗯,哼,啊!”“啪啪啪”!

              棗樹林正中,接著清涼月光,隱隱看見兩團白花花的肉體緊緊摟在一起,采用了觀音坐蓮的姿勢,女人正仰著脖子,瘋狂的扭動著碩大的屁股蹲兒,時而上上下下猛烈撞擊大腿根子,時而瘋狂甩動馬達臀,躺著那男人揉捏著兩團白花花的棉花球,發出一陣“咿呀,啊呀”的嚎叫聲。看樣子爽的不行了。

              龍根看的津津有味兒,月色下那婆娘的赤條條的身材凹凸有致,奶.子大屁.股翹的主,皮膚白嫩,一頭烏黑如瀑布般的長發隨著嬌軀顫動甩了起來,夜風一吹,飄散開來。

              “咕嚕”龍根咽了咽口水兒,伸手把褲襠那玩意兒給壓了下去。這求玩意兒見不得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更何況看著人現場直播只能干擼,那滋味兒太難受了。

              “小龍.......”正在沖刺時,許是二人銷.魂蝕骨般的聲音太過放蕩,小芳臉一紅,手心一片溫熱,拽了拽龍根,想要離去。

              這時候的龍根兩眼都瞪直了,哪里有空理會小芳?

              只見,棗樹林正中兩人兒已經進入了狂風驟雨般的沖刺,小臀尖猛烈撞擊著大腿根子,兩顆鳥蛋發出“啪啪啪”的悲鳴之聲!

              “啊.....呼......”

              風停雨止,女子撅著屁股趴在男子身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第一回合宣布告一段落,男子伸手捏了捏翹臀。

              三五分鐘一過,女子又直起了腰,伸手擼了擼男子褲襠那陀黑漆漆的玩意兒,有些不滿道:“咋的又硬不起來了?晚飯你不吃了兩根兒牛鞭么?一炮才日了二十分鐘就不行了。”

              “咳咳咳,這個年歲大了許久沒運動。休息一會兒。”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輕咳了兩聲。

              龍根眉頭一皺,女人的聲音倒是挺陌生,這男人的聲音咋就那么熟悉呢?一時又想不起是誰。

              “我給你摘倆棗子吃了,咱們再干一炮。成不?”女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成。那就再整一回。”男子的聲音有種視死如歸的氣勢。

              龍根見狀,躡手躡腳拉著小芳出了棗樹林,要再待下去極有可能被發現。自己倒是無所謂,小芳可咋整?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