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三十章 搬起...

          正文 第三十章 搬起...

              “要致富,先修路”這話本身沒啥問題,相反很有道理,至少龍根是認同的。

              早在到鄉下之前,想自己當初可也在大都市上過學的,任何一個地區想要快速發展,首先要解決的必然是交通!只有快速、安全的交通才能推動經濟進步。鄉下修路雖不敢說致富,卻也能方便鄉下人。

              “陳天明啊陳天明,想整老子?嘿嘿,老子連你婆娘兒媳婦兒一起整了!”龍根壞笑一聲,沖沈麗娟姐妹眨巴了兩下眼睛,跟著陳天明去了。

              鄉下修路是件大事兒,全村幾百家人,幾乎家家出動一個勞動力,否管男女老少,都得刨刨土,割割草,真正需要抬的石頭少之又少。村里青壯年多的事兒,哪里輪得上龍根,一個傻子呢?

              明眼人一眼瞧出來了,陳天明想要報復。卻沒人敢吱聲兒,誰讓人陳天明是村里的一把手呢?

              龍根倒也不含糊,留著一嘴的哈喇子,見人就咧開嘴笑,就跟一傻子似得。這才走了幾步路,就見著了兩個老相好,陳香蓮跟吳桂花。更湊巧的是,這倆人都是老陳家的人。

              見龍根也來修路,吳貴花愣了愣,扛著鋤頭沖陳天明打了個招呼。

              “爹,龍傻子咋也來修路了?”

              陳天明將手背在身后,腆著大肚子,腦袋微抬,目光呈向上四十五度,嚴肅道:“怎么?傻子就不能修路了?”

              “沒聽說過,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嗎?瞧龍傻子長得多壯實,光吃飯享受了,屁事兒不干,那怎么行?咱們村里可不養閑人!”

              “哼!”

              吳貴花重重的哼了哼鼻子,扛著鋤頭一邊兒去刨土了,心里卻是嘟嚕開了。

              前兩日老爹被龍根給揍了,在村里可鬧得沸沸揚揚,就老爹這睚眥必報的性格,不把龍根整死決不罷休!自己下面這洞口剛剛給堵上,小龍要死了,自己可咋辦?不行,我得想個辦法幫幫小龍!

              陳香蓮也跟吳貴花打著同樣的主意,當了八年的寡婦,好不容易尋了根兒大棒槌把洞口給堵上,終于不流水了。如今大哥卻要把小龍往死里整,陳香蓮自然不愿意。

              可也不能直接對大哥說,龍根褲襠那陀雞.巴大,日過我,日得很爽,你不能整他吧。

              “天明哥,我這兒缺人手抱石頭,你把龍根給我派過來,快點兒,可累死我了.....”陳香蓮急中生智,抹了一把額前汗水,催促道。

              陳天明不高興的哼了一聲,咋大妹子都跟自己作對呢?

              龍根自然知道陳香蓮的好,笑哈哈的跑了過去,抱起小石塊往路上扔,眼睛卻盯著陳香蓮的真空胸膛。

              因為天熱,陳香蓮也懶得戴奶罩子,一揮鋤頭,出了汗,兩顆大絲瓜沾滿了汗水,貼在汗衫上,輪廓驟然清晰起來;貓著腰,揮舞著鋤頭,撅著肥臀,屁股縫兒完美的印在了褲子上,兩條大腿微微撇開。

              “小龍,你可把嬸娘整慘了哦,屁.眼兒給你捅的,早上拉屎都成問題。好不容易擠了一坨出來,還帶血。嗯,不過挺舒服的。”

              等龍根一靠近,陳香蓮見四處無人低聲說道:“等嬸娘休息兩天,再給你日好不好?昨晚實在是太痛了....”

              “嘿嘿”奸笑兩聲,又恢復了那傻里傻氣的模樣,伸手在陳香蓮屁股墩兒上掐了一把,小聲道:“把陳天明給我整過來,狗東西就想著欺負我,老子要把他給廢了。”

              “這,不好吧,那是我大哥....”陳香蓮犯嘀咕了。

              做妹子的整整大哥也就算了,可要幫著奸.夫把大哥給整廢了,也不太好吧。

              “球的不好!你做不做,不做老子以后就不日你了,讓你天天被黃瓜草!”

              龍根低聲罵道。這婆娘腦袋咋轉不過彎呢,自己日了他,就是他的男人了,這胳膊肘咋還往外拐了?

              “我....”陳香蓮眉頭一擰,犯難了。

              “龍傻子,快點兒搬石頭,你狗日的磨蹭什么呢?不想吃飯了是不是?”

              正在這時,陳天明叫嚷了起來,氣哼哼的走了過來。正愁找不到機會找茬兒呢,這小子居然偷懶,嘰里咕嚕跟香蓮妹子說話,這不往槍口上撞嗎?

              龍根假裝嚇了一大跳,忙道:“村,村支書,我,我在干活呢。可是,可是這塊兒石頭太大了,我一個人搬不動,要不你跟我一起搬一下?”

              將計就計,狗東西不想算計老子嗎?老子給你來個順水推舟。跟老子比力氣,小爺不僅褲襠這坨家伙事兒大,日了你的婆娘,這手腕有的是勁兒,你可別....嘿嘿!

              “沒出息的玩意兒,這么大個,卻是個銀桿臘槍頭,球用?”陳天明罵罵咧咧走了過來,心里卻是笑開了花。

              這傻小子居然讓自己幫忙一起搬石頭,不找死呢嗎?自己一年四季干過村里一大半的女人,沒點兒力氣能行?

              石頭有些大,四四方方跟塊大豆腐似得,至少得有三百來斤,這石頭的確不小了,龍根一個人還真抱不動。

              “來,你掀這邊我用鐵鍬撬!”陳天明圍著石頭打量了一眼,選了個高點,自己稍微用點兒力氣,這石頭就得滾到龍傻子那邊去,沒點兒力氣肯定把持不住。砸實了,大半個腳掌可就廢了!

              龍傻子嘿嘿笑著,應承了下來。光著膀子上去了。

              “嘿唷,一二三,起.....”兩人吼了一聲,石頭起來了。

              陳天明見龍傻子將石頭頂在手臂上,鐵鍬猛地一撤,正打算看笑話來著,卻不料,石頭像長了眼睛似得,居然朝著自己翻滾了過來,砸向了雙腿!

              “哎喲,哎喲喂,老子的腿.....”陳天明哀嚎一聲,兩眼一瞪,痛暈了過去。

              “啊...村支書,你,你沒事兒吧....石頭咋的砸你了呢.....”龍根嚇的一臉慘白,抓扯著陳天明的衣袖,使勁兒搖晃。一臉擔憂,心里卻是樂開了花兒。

              這樣砸下去,這雙腿算是廢了!

              “支書,沒,沒事兒吧。”

              “大哥,你咋的拉,快,快醒醒....”陳香蓮嚇的俏臉兒煞白。

              “爹,你.....”

              一會兒,陳天明身邊圍了好多人,將龍根給擠了出來,吳貴花悄然將龍根拉到一邊。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