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被偷窺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被偷窺

              七月,鄉下玉米地一打眼望過去,一片蔥郁,綠油油的好不美麗。大片的葉子撐起來,將玉米地里兩團白花花的身子遮擋的結結實實。

              距離陳天明被砸斷雙腿過去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吳貴花與龍根在玉米地也大戰了兩個回合,倆赤條條的身子摟在一起,正嘀嘀咕咕的說著什么。

              “嗯嗯,別,別捏,輕點兒....”

              吳貴花扭了扭小蠻腰,一只奶.子被龍根捏在手心,小蓓蕾輕輕一掐,一聲悶哼響起。另一只奶.子猛地一晃蕩,瞧的龍根心神一陣蕩漾。

              “嘿,剛才不還讓老子用力捅你嗎?咋的,這會兒就遭不住了?”龍根嘿嘿壞笑兩聲,又掐了一把。

              剛剛受過雨露的女人,皮膚雪白泛紅,陽光下,一張絕美的瓜子臉兒天天向上,嫩的快滴出水兒來,誰說農村的婆娘不水嫩來著?不僅水嫩,還他娘的直接大膽,脫了褲子就敢跟你干!

              “小龍,我爹那腿是你在使壞吧?”吳貴花問了一句。

              龍根撇了撇嘴,“咋啦?這也能怪我?”

              “不是,我爹那人你不是不知道,老陳家家丁旺盛,一大家子人扛著鋤頭要揍你,我看你咋辦?”爽過之后的吳貴花有些擔心了。

              自家老爹啥性格還不知道?別說砸斷他腿了,就是白他一眼都得找回場子,扭著跟你鬧騰。這回腿給整斷了,不要小龍的命才是怪事兒!

              “怕個求,要敢找老子的麻煩。來一個收拾一個!”

              龍根一臉的不以為然,自己好歹讀過書,懂得法律常識。村里人兒誰不知道,自己腦子有毛病?

              美人兒在懷,哪有不享用的道理?

              要說吳貴花的身材火辣得很,爆.乳,細腰,大屁.股。皮膚白凈光滑,跟白玉似得。偏偏還生了一張絕美的臉龐。想想褲襠那陀玩意兒猛地就是一硬。

              “來,再干一炮!”

              龍根翻起身來,把吳貴花按在了地上,剝開兩半屁股墩兒,掏出黑黢黢的棒子使勁兒磨砂,不一會兒,一股熱流嘩嘩的流了出來。

              “別,別整了,再整尿都不敢撒了....啊喲.....”

              吳貴花一聲痛叫,只感覺小洞猛地被塞滿,一直頂到花蕊深處,靈魂猛地一顫,整個身子軟了下去。

              咿呀,啊呀的叫嚷了起來,啪啪啪的響聲在玉米地正中響個不停,兩手撐在地上,兩顆大奶.子前后來回不停的晃蕩。

              “啪啪啪”

              龍根張開大手,緊扣著小蠻腰,目送黑黢黢的棒子進入小.穴,進進出出,一抽一送,帶著點點白斑。

              突然很喜歡這種背插式,小縫兒更加緊實無比,更容易將巨棒送入小洞最深處,每一次的抽送,擎天之柱都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實感,滿足感,包裹的結結實實,小腹處那股邪火燃燒的似乎更加厲害了。

              龍根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了....

              “啪啪啪,噠噠噠,砰砰砰”

              “啊啊啊.....嘶....哦哦哦....”

              “啪啪啪”

              綠油油的草地里譜寫一曲美妙的肉體撞擊樂章,伴隨著陣陣“哼哼哈哈”的無字哼唱,呻吟,喘息之聲....

              夏天,烈日炎炎,喝的水多,尿的尿多。田翠芬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趕上了村上修路,早上喝了一碗稀飯就屁顛屁顛兒的跑來了。

              剛才看熱鬧,陳天明的腿斷了,剛剛送走,大家伙兒又接著修路,刨了兩下,尿意十足,沒啥好地兒,竄進了玉米地,脫下褲子,噼里啪啦沖擊著黃泥巴,窸窸窣窣的尿了半分多鐘,這才起身提褲子。

              田翠芬年輕貌美,是村里難得的俏媳婦兒之一。婆家老爹又是村里的村長,自然不能取模樣差的兒媳婦兒。

              再者,魏文武的小兒子,魏武也是個俊小伙,是個泥巴匠,手藝活。給人修房子砌磚的。有本事得很呢,自然把媳婦兒養的白白胖胖,白花花的屁股太陽一照,直反光。晃的人心神失守。

              不過福禍相依,好日子是過上了,可田翠芬下面那小洞卻空虛的很,結婚一年多了,跟男人上炕的機會不超過十次,為啥?魏武經常在外面干活不著家,跟守活寡有求的區別?

              “癢死了,”田翠芬皺了皺眉,將面包片兒上的沾的草葉子給取了下來,面片里夾著的那地方卻癢了起來,忍不住用手一扣,“嗯哼,”猛地一聲悶哼。“啪啪啪”伸進倆手指,用力往里面捅了捅,整個人身子一軟,叉開著雙腿,一條黑漆漆的屁股縫兒露了出來。

              “該死的魏武,把老娘娶過門就不管了,要再不回來,老娘不用大黃瓜,就只能去偷人了......”

              “啪啪啪,啊啊啊....”一陣銷.魂蝕骨的聲音傳來,若隱若現,吸引了田翠芬。

              田翠芬自然清楚這種聲響意味著啥,臉脖子一紅,提上褲衩循著聲音找了去。走了兩步,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愣是說不出來話了。

              玉米地正中,掀倒一大片玉米地,玉米葉子墊在下面,兩團赤條條的白花花身子裹在上面,吳貴花跟妓.女似得,岔開雙腿,跪在地上,兩只手撐在地上,緊閉著眼里,張大了嘴巴嘰嘰喳喳的叫嚷著,說不出的爽快。

              后面一根兒黑黢黢的巨棒,像大棒槌一樣,一下又一下的插了進去,撞擊著小臀尖,發出啪嗒啪嗒的響聲。

              “原來是吳貴花這婆娘在偷人.....咦,這不是龍傻子嗎?咋的.....”田翠芬這才看清楚男人,居然是龍根。

              田翠芬嚇了一大跳,雖然嫁過來不久,可村里的閑話也聽了不少,龍根就是其中之一,褲襠那玩意兒硬不起來,還是個傻子。偏偏有個漂亮的表嬸侍候左右。可,可龍根在日女人啊?

              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田翠芬想不明白了,天萎的棒子也能如此硬,如此大?硬梆梆,黑黢黢的,比家里那根兒搟面杖還大,還粗。這一棒子捅進去,那......

              “啊.....”田翠芬感覺下面一熱,輕輕摸了一把,濕透了,粘乎乎的沾在手上,蹲在一旁看了起來。

              幻想著自己就是那被干的吳貴花,半閉著眼睛,舔舐著有些干涸的嘴唇,享受著那美妙的時刻。被填滿,徹底被填滿的欲望溝壑,那棒子一定很舒服...

              “嗯哼....”田翠芬狠狠摳動著屁股縫兒那條小溪流,情不自禁的叫嚷了起來.....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