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tkpml"><mark id="tkpml"></mark></video>
    <source id="tkpml"><noframes id="tkpml"></noframes></source>

        1. <input id="tkpml"><big id="tkpml"></big></input>
        1. <source id="tkpml"><mark id="tkpml"><u id="tkpml"></u></mark></source>
        2. <tt id="tkpml"><kbd id="tkpml"></kbd></tt>

          比奇屋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大家一起...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大家一起...

              田翠芬慢慢解開衣裳,目睹那銷魂蝕骨的場景,哪里會不動心?也顧不得正在偷窺了,一只手隔著布料摳動著下面那條小縫兒,騰出一只手揉搓著兩團飽滿的酥胸。嘴里發出“嚶嚶呀呀”的母貓兒懷春之聲。

              “啊啊啊.....”

              吳貴花用盡全身力氣迎合著龍根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撞擊,白花花的大屁股蹲兒被撞的變形了都,兩片粉嫩的面包磨的紅腫,若非小溪不斷流出潤滑液,恐怕面包片兒都給磨沒了。

              “啪啪啪”!龍根兇狠而蠻橫的送入巨棒,來來回回的磨插,兩手握著屁股蹲兒使勁兒往外翻,屁股縫兒黑漆漆的,屁眼兒一縮一縮的,上面沾了一些白色的斑點。

              “吼!”

              龍根發出一聲猛獸般的嚎叫,兩只手死死掐住大屁股,感受著擎天之柱的急劇膨脹,眼珠子一紅,開啟了腰腹加速度模式,砰砰砰....

              “啊.....”

              來自靈魂深處的呻吟顫抖,吳貴花無力的趴在地上,撅著屁股任由精華流入體內,小溪深處,一股暖暖的流水,滑進體內.....

              “嘶......”

              持續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精華釋放方才結束,“啪”的一聲,抽出的二弟依然堅挺如斯,雄赳赳氣昂昂,跟打了勝仗的大公雞一樣,抬頭挺胸。

              “啪”一聲脆響,吳貴花白嫩的屁股墩兒多了一個巴掌印,紅紅的。

              龍根坐了下來,滿意的瞅著擎天之柱,上面還帶著點點的白色汁液。暗暗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老子有了擎天之柱,害怕女人漂亮不成?”

              “哼,遇見一個老子日一個。他奶奶的.....”

              “小龍,你好猛!”吳貴花膽寒的望著站立著的巨棒,旋而道:“不過,我喜歡!以后你想怎么日就怎么日,從今以后,我吳貴花就是你的人了!”

              龍根滿意的點了點頭,伸手在垂著的大香瓜上掐了一把,櫻桃珠子粉嫩粉嫩的。

              “啊啊啊.....嗯哼....嗯....呃....”

              突然之間,龍根聽見了隱約的呻吟喘息之聲,立馬四處尋覓起來。這要被人發現了自己能日婆娘了,那.....

              “不會被人發現了吧?”吳貴花嚇了一跳,連忙找衣服套。做賊心虛正是這個理,婆娘偷人可不是啥好名聲。在古代,那可是要寖豬籠的。

              據說,寖了豬籠的女人,下輩子要變成母豬,讓好多公豬干自己。可有哪頭公豬能比得上小龍褲襠那玩意兒呢?

              龍根尋著呻吟之聲找了過去,剝開玉米葉子一瞧。頓時又樂了,自己正想再來一炮的時候,得,老天爺又給自己送了一俏媳婦兒來。這不就是魏文武的二兒媳婦兒,田翠芬嗎?

              自己老早就想日這婆娘了,中等身材胖乎乎的,圓圓的臉蛋兒又圓又嫩,彎曲的睫毛下鑲嵌著兩顆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泛滿了桃花春意。胸前脹鼓鼓的,走起路來,大屁股一撅一撅的,胸前兩只大白兔跟著跳動起來,令人遐想無限。

              此時的田翠芬,斜躺在玉米地里,花白襯衫扯下一大片,白皙脖頸下,一大片玉白色,兩座高峰聳起,圓圓的奶子攤在胸前,兩顆粉嫩的櫻桃珠子,圓嫩嫩的。

              “咕嚕”龍根咽了咽口水兒,才軟了兩分的大棒槌又是一硬。

              田翠芬這婆娘這半坐在玉米地里,褲衩扯下一小截,只夠伸進一只手摳弄。白花花的大腿根子就在眼前,白嫩渾圓,小腹處一簇雜草跳了出來。

              “小,小龍,快,幫你那棒子借你翠芬嫂子用用,往,往我這里面捅捅,癢,這里癢得難受....”田翠芬摳弄著下面那條泛濫的小溪,身子猛地一顫,一聲悶哼。

              那根兒黑漆漆的擎天之柱就在眼前,圓圓的,長長的黑色棒子,從正中毛茸茸的雜草堆里挺立起來,圓乎乎的滿身腦袋兒吐著蛇似得,盯著自己。巨棒下面掛著兩顆原子彈,有雞蛋大小,憑空增添了兩分威猛氣勢。

              塞進去,這一棒子塞進去,那自己.....田翠芬身子一軟,含情脈脈的看著龍根,媚眼盡泛桃花春意,扭動著白花花的大屁股求日!

              “嘿嘿,”龍根壞笑兩聲,一把抱起田翠芬走到吳貴花跟前兒,扔在地上,上下其手,三倆扒光了田翠芬,一具肉乎乎的白嫩身子露了出來。

              兩具赤條條的白嫩身子盡在眼前,龍根摸了摸下巴,邪邪笑了笑,村里的兩大俏媳婦兒,被自己脫得光光的擺在一起,多好的風景啊。成就感十足,下面那陀東西又是一挺,威武壯觀!

              吳貴花的身體偏向于s曲線型,上凸下翹,柳條細腰,給人很大的視覺沖擊,配合著標準的瓜子臉兒,絕對的大美人兒妖女一個;田翠芬則是不一樣的騷媚,渾身上下沒啥曲線,就奶子大,屁股圓,身子白。一張圓圓的臉蛋兒跟小學生似得,就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會勾人兒。

              “大妹子,是,是你啊......”吳貴花有些不自在,這么赤條條的偷人,還被人給看見了,多難為情啊。

              田翠芬此時醉眼朦朧,就像堵住下面那條流水的小溪,哪里管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道是摸的爽了,“嗯”了一聲,還是回了一句。

              “貴花大姐,這棒子舒....舒服吧....我,”舔了舔嘴唇,下面猛得一股熱流趟了出來,“我,我也想用用.....”

              吳貴花一臉臊紅,這棒子的滋味自然是好,可自己也不能說啥啊?你想用可還得人小龍同意呢?沒看見那黑黢黢的棒子長在小龍身上嗎?跟自己說算個啥?自己屬于這根兒巨棒,可巨棒并不完全屬于自己啊?

              “哈,”龍根壞笑兩聲,蹲了下來,一手摸著田翠芬跟白面似的大香瓜,玩弄著櫻桃珠子,輕輕一捏,響起的悶哼聲再次刺激二弟抬頭挺胸。“這有啥?不就想吃吃我這大棒槌的味道么?”

              “見者有份,大家一起來啊!”

              “嗯,哼...啊...輕,輕點兒....”田翠芬胖乎乎的小手一碰到那巨棒,嚇得手一縮,這啥玩意兒啊,又大又粗,滾燙的緊。

              “啪啪”兩聲,田翠芬屁股蹲上多了兩紅手印。抓住腳踝一扯,田翠芬一下倒在地上,胸前掀起一陣白花花的肉浪,兩顆小點兒搖來晃去。

              “滋溜...吧嗒....”

              龍根眼睛直噴火,趴在肉乎乎的白嫩身子上,大嘴一張,吸入一顆粉紅的櫻桃,舌尖一卷,砸吧在嘴里,吧嗒吧嗒直響。

              “嚶嚀.....”田翠芬悶哼一聲,扭動著大屁股,緊咬著嘴唇。
          我去操